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老陈  止于 女房东 女人出轨之痛 温柔的背叛 
 万界次元群 崩坏 控制  教师 177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要不要跟我走

发布时间:2021-04-28 18:52:12

周诚的话一出口,冯都未和宁珏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那女孩儿主动看向周诚,即使冰着脸,眼神中却也看得出来些许的疑惑。“看不许?呵呵!”鸦雀无声的未道阁里,突然响了几道那女孩儿主动看向周诚,即便冰着脸,眼神中却也看得出些许的疑惑。。

>>>《我能提炼古董》章节目录<<<

《第29章 要不要跟我走》精选

周诚的话一出口,冯都未和宁珏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女孩儿主动看向周诚,即便冰着脸,眼神中却也看得出些许的疑惑。

“看不准?呵呵!”

鸦雀无声的未道阁里,突然响起一道极为刺耳的笑声。

王通一脸不屑的看着周诚,眼神里满都是讥讽:“亏你还在冯老手下学了这么久,连最基本鉴赏古董的方式都没有学会?”

一边说,王通一边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个金边袖珍放大镜。

“鉴赏古董第一步,先确定其种类,这一点不用说,长着眼睛的人都知道,这是瓷器。”

“第二点,确定其年代和产地,我也提醒过你,是大清乾隆年间官窑制品。”

“第三!”

王通把放大镜放在瓶子上,哼声道:“判断其器型,这尊瓶子是釉里红团龙纹葫芦瓶,剩下的,多说无益,凭借以上三点足以判定这瓶子的真假,你倒好,一提一摸,就说看不准?”

潇洒收起放大镜,王通一手背负身后,一手指向保险箱:“看在冯老的面子上,我可以再给你一次鉴赏的机会,像这么珍贵的稀世珍品,以你的身份,下次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看到!”

“不用了。”

周诚丢开抹布,平静道:“我说了看不准,就是看不准。”

“朽木不可……”

“闭嘴!”

宁珏厉声呵斥,身子筛糠似的不住抖动,不知是被气得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王通脸憋的通红,刚想开口辩解,旁边女孩儿一眼看了过来,王通呆了一下,挤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冯、冯老哥,这瓶子真的是?”

冯都未点点头,语气变的凝重起来:“小诚的说法基本和我的看法无二,而且,小诚连一指弹倾都用上了,你觉得呢?”

“唉。”

宁珏重重的叹了口长气,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一般:“幸亏我多了个心眼,先来了你这儿一趟,否则,晚节不保啊!”

说罢,宁珏朝冯都未拱手道:“谢谢冯老哥了。”

冯都未挥手道:“不用谢我,要谢,谢小诚。”

宁珏又朝周诚拱手,周诚急忙躬身,双手抱拳略高于宁珏一筹,受老人礼,折寿!

看着宁珏又是拱手又是道谢的一幕,王通气得三尸神跳,脸色阴沉着上前:“宁老,这小子明明都说了看不准,你怎么还要谢他?”

“这小子看不准,冯老又不肯出手,咱们再去找其他人就是了,刚好我还认识另外一位鉴赏大师,我就不信,整个鄯西省,就没几个能给出中肯评价的人。”

宁珏气急,连话都说不出口,冯都未懒洋洋抬起头瞥了王通一眼,接着道:“下一次,就别带这样的半吊子来我店里了,看着碍眼。”

“你……”

王通正想发飙,身前却突然多出一道人影:“不好意思,麻烦请你出去!”

开门迎客,关门送狗,在未道阁忙活了几年,周诚在迎来送往这件事情上,做的远比那些大酒店的经理更熟门熟路。

白裙女孩和冯都未宁珏二老无人开口,丝毫没有劝阻的意思。

目光扫过全场,王通哪里还看不出这些人的用意?

一时间怒火直窜脑门儿,阵阵哼笑后,当即黑着脸走了出去:“你还是头一个敢赶我走的人,这笔账,我记下了!”

“慢走不送。”

周诚一脸淡笑,像是没听到王通的威胁一般,等到王通出了门,这才又补上一句。

“顺带给你科普个知识点,行内的看不准,是给面子的说法,用外行人的话来讲,刚才那只葫芦瓶,是赝品,假货,一文不值的破烂!”

一言既出,周诚转身回到店内,独留王通站在街上,脸色青一阵红一阵,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不多时,王通冷哼一声,转身就走,而未道阁对面,一家挂着庆元堂牌匾的店子里,快步跑出一个打杂的,沿着王通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周诚回去的时候,宁珏在女孩的轻声安抚下,状态已经逐渐恢复平静。

见周诚回来,宁珏脸上突然划过一丝狡黠:“小周啊,我刚才跟你老师商量了一下,你看有没有时间,来我这边打打下手什么的?”

“没兴趣。”

“为什么啊?”

听到这答复,宁珏立即不解道:“你去我那儿,总比整天呆在鸾凤街好吧?跟下九流的人整天打交道,能有什么出息?”

瞥了宁珏一眼,周诚淡然道:“就是因为有太多抱着这样想法的人。”

静默喝茶的冯都未嘴角微微上扬,但送到嘴边的茶杯很好的遮掩了这份笑容。

宁珏被一句话堵得开不了腔,扭头看了眼身边的女孩儿,突然咧嘴一笑道:“你们俩应该还不认识吧?跟你介绍一下,这是徐雪娇,我的得力助手,同时也是我的学生。”

冯都未“啪”的放下茶杯,脸色明显有些不太好看。

“姓宁的,过分了啊?”

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

前思后想也没料到这老东西居然还有这么一招,忒不要脸了!

“雪娇可是个好女孩啊,我亲眼看着长大的。”

此时的宁珏就像是乡下的媒婆一般,极力推销着身边的这个女孩儿:“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性格温柔腼腆,谁能娶了她当老婆,那绝对是一辈子的福气。”

见周诚抬头,宁珏心中暗道有戏:“还有啊,雪娇对古玩颇为精通,你们俩肯定不会缺少话题。”

周诚善意一笑,心里却止不住的吐槽,这冰山脸,温柔腼腆?

闹呢?

更何况,再好的女生,对自己而言,又有何意义?

在安泰医院,在孙家,还有一个更值得自己守护的女孩,周诚从不觉得自己是个专情的男人,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四个字,是从小到大,母亲跟他重复的最多的一句话。

“不好意思,宁老。”

周诚又看向徐雪娇,笑意暖暖:“我上有生母下有老师,人生大事就不麻烦您老操心做主了。”

从头到尾表情鲜有变化的徐雪娇听到这里,眼神越发冰冷。

盯着周诚许久,宁珏撮着牙花子好半晌,总算憋出一句话:“难不成,你喜欢胸大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