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女房东 女人出轨之痛 温柔的背叛   万界次元群 崩坏
控制  教师 177 食戟 抗战游侠 程仪秀婷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俩老头

发布时间:2021-04-28 18:52:12

“也不是余正德?”看见周诚手心的珠子,倘是冯都未,也有些诧异:“那还能是谁?王正德刘正德?”“都也不是。”周诚把第十七枚珠子递过来冯都未:“不是一个叫翁待举的人。”第周诚把第十四枚珠子递给冯都未:“而是一个叫翁待举的人。”。

>>>《我能提炼古董》章节目录<<<

《第27章 俩老头》精选

“不是余正德?”

看到周诚手心的珠子,倘是冯都未,也有些不解:“那还能是谁?王正德刘正德?”

“都不是。”

周诚把第十四枚珠子递给冯都未:“而是一个叫翁待举的人。”

第十四颗珠子上,赫然还刻着“翁待举”三个字。

系统出品,必出精品,其上包浆色泽和手串中的其他十三颗珠子相差无几。

由于昨天没有鉴定次数,所以昨天拿手串的时候,系统并没有提醒,直到刚才,周诚刚一碰到手串,脑内的声音便如约响起。

“发现北宋黄花梨木手串,是否提取精粹三十点。”

“残缺北宋黄花梨木手串,是否花费十点精粹修复。”

当周诚确认修复后,手里便多出了这么一颗珠子。

黄花梨木的珠子在桌上滚了两滚,最后停在冯都未手边,周诚说道:“这个人老师你还提及过,渐山七贤之一,曾参与编纂《道南源委》一书的翁待举,他的字,就是正德!”

看着手串,周诚颇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估计连余正德自己都不知道盘了十年的手串会有这么个来历,估计当时也是看到了其上的“正德”二字后觉得有缘,这才出重金收下。

殊不知,当时的余正德可是捡了个天大的漏,可他只看到了手串的表面,四处炫耀沾沾自喜,然后,输掉了。

冯都未也愣了:“你说这手串是怎么来的?”

“余正德打赌输给我的。”

周诚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道:“说成捡的也不为过。”

盯着手串和单独的那个珠子许久,冯都未这才哑然失笑道:“你小子,最近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啊?连打赌赢得手串都是古董?”

周诚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这事儿无论如何都解释不通,好比说,这第十四颗珠子是从哪儿来的。

幸好冯都未并没有在意这个问题,捏着手串把玩了一会儿,笑道:“你是想拿这手串把瓦砚换回去?”

周诚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以物易物,着实有些不合规矩。

“行。”

冯都未很是爽快的答应下来:“不过公归公私归私,北宋时期对得上号的手串,少说也得二十万打底才是,瓦砚抵了十万,我再给你十万!”

“老师,不用这么麻烦……”

周诚刚想拒绝,门外突然走进来几人:“姓冯的,遇到什么好东西了?还花十万块买?你那点棺材本,够你糟蹋的吗?”

已经起身的冯都未身子一拧一扭,又稳稳的坐回到太师椅上,二郎腿顺势翘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周诚眉头一挑,随手把书包拿下茶桌,而后抓着抹布在茶桌上一抹一擦,又分别挑出一对茶杯分别摆在冯都未跟前和桌子对面。

“实在不行就跟我张口,我帮你买口棺材。”

“巧了,我昨个儿还联系棺材铺呢,把你的尺码都报过去了。”

冯都未晃着脚,脸上挂着不屑:“让人家送货上门还是你自提?”

站在门口那人约莫有五十来岁的样子,一身唐装,红光满面,领导派头十足,身边还带着一男一女两个跟班。

“还是留着你自己用吧。”

唐装老人大大咧咧往冯都未面前一坐,手指敲了敲桌面:“小周,倒茶!”

闻言,冯都未哼了一声,不客气道:“小诚,赏这老狗一碗茶!”

周诚苦笑不止,但还是给这老人倒了茶。

能跟冯都未对着呛的,自然不是普通人,想当初周诚第一次见这位,差点就拜服下去,结果冯都未指着对方一顿怼呛,还把他把玩的一块玉髓抢过来,给了周诚当见面礼。

然后,周诚用那块玉髓换了母亲的第一次手术费,八十万。

之后,从冯都未的口中,周诚得知了这位老人的名字,宁珏,对外的身份是古董修复专家,玉石瓷器方面的鉴赏大师,对内,周诚知道的并不多。

唯一的了解,还是冯都未说漏嘴讲出来的国家二字。

国字沾边,能是普通人?

等到周诚倒了茶,宁珏抽了抽鼻子,这才露出些许满意神色:“看你那张老脸乐的,又坑你小徒弟什么东西了?”

“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坑了?”

冯都未重重回了个鼻音,而后一捋袖子:“看到没,我徒弟孝敬的。”

看到已经被戴上的手串,周诚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家老师什么都好,唯独在宁珏老爷子的事情上,各种攀比怼呛,丝毫没有为人师表的样子。

看到包浆精美的黄花梨手串,宁珏眼睛大了几分,嘴上丝毫不留情面:“不就是一串黄花梨吗?有什么可炫耀的?我那几个徒弟,谁给的东西不比这玩意儿好?”

“是吗?”

冯都未一勾手指,那颗被他放在掌心的珠子滚了出来:“那如果是北宋时期,翁待举的手串呢?”

宁珏眼睛瞬间瞪得好似牛瞳:“老东西,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黄花梨制品出现在明清时期,北宋哪儿有?”

“蹲办公室久了,蹲的脑子里都是屎吗?”

冯都未哼了一声:“黄花梨木制品只是自明清时期成为皇室贡品,北宋时期,这东西还是药材,不值什么钱,所以才会有人舍得在上面刻字!”

一边说着,冯都未“不经意”露出手串上正德二字,又“不小心”把刻着翁待举三字的珠子掉在了桌子上。

本来还一脸嫌弃的宁珏突然伸手朝着那颗珠子抓去,可冯都未早有防备,不等他抓到,便又捡了起来。

宁珏老爷子的手停在半空,微微颤抖,一脸不甘心。

“喝茶喝茶。”

冯都未美美的品了口茶,而后故作疑惑道:“咋的,犯抽搐了?”

愤愤放下手,宁珏哼了一声,高冷道:“不就是一个北宋黄花梨木的手串吗?有什么稀罕的,我迟早也……”

“说详细点,渐山七贤之一的翁待举的手串。”

又被冯都未怼了一句,宁珏张了张嘴,好半晌才蹦出一句:“我迟早弄个更好的。”

冯都未二郎腿颠的那叫一个起劲儿,可见心情非常不错:“你看我徒弟送的这礼物,简单低调,但意义深远,历史悠久,啧啧,可不像某些人的徒弟,二十斤的黄金寿桃,闪瞎我的眼咯。”

站在宁珏身后左侧那青年,脸刷的黑了下来。

好好嘚瑟了一阵,冯都未这才心满意足昂了昂头:“说吧,这次又有什么事儿?”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