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老陈  止于 女房东 女人出轨之痛 温柔的背叛 
 万界次元群 崩坏 控制  教师 177
首页 > 资讯

第14章 钱钱钱

发布时间:2021-04-28 18:52:11

直到周诚说着,冯都未深深地吁了口气:“是挺贵的。”文玩古董价值何以?历史意义,代代传承时间,这是为什么西汉时期现在古董通常身价大增。从周诚口中可以得到琉璃杯的些许信息后,冯都文玩古董价值何在?历史意义,传承时间,这也是为什么汉代以前古董通常身价倍增。。

>>>《我能提炼古董》章节目录<<<

《第14章 钱钱钱》精选

等到周诚说完,冯都未深深吁了口气:“是挺贵的。”

文玩古董价值何在?历史意义,传承时间,这也是为什么汉代以前古董通常身价倍增。

从周诚口中得到玉杯的些许信息后,冯都未放下茶杯,摆手道:“行了,那你先去处理你母亲的事情,我也去开开眼。”

“我陪你一起?”

周诚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结果冯都未头都不带转的回了一句:“哪件事儿更重要?”

周诚闻言一笑,这才打消了再回去一趟的想法。

之后冯都未去玉器街,而周诚则装着玉佩往安泰医院赶去。

坐公交,一个小时后,周诚出现在安泰医院门口。

周诚见到孙彬时,对方刚从赵凝兰的病房里出来,两人对视后,齐齐开口,结果话说到一半,看到对方的动作,又停下了嘴。

周诚咧嘴一笑后,这才道:“你先说。”

孙彬也不客气,兀自点头后,说道:“你母亲的情况比我想象找的更加严重,脑部肿瘤,根据检查结果反馈的情况来看,以你母亲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没有痊愈的可能。”

顿了顿,看着脸色逐渐沉下来的周诚,孙彬继续说道:“站在医生的角度,我给你的建议是,放弃治疗,找一家疗养院,好好陪着她,让她开开心心的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

不等孙彬说接下来的话,周诚直接甩手道:“不可能!”

当了那么久的医生,对于病人家属的反应,孙彬早有见识:“站在朋友的角度,我当然不希望你这么做,不过想要彻底根除肿瘤,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实现,而且以目前国内的手段和设备,手术的风险性极大。”

“所以,我建议,暂时先观望,通过药物和医学手段抑制肿瘤的进一步增长,之后再决定该怎么解决。”

听到这儿,周诚的脸色这才好转许多。

“但是呢?”

听到这话,孙彬时常板着的脸上总算出现些许异样情绪:“但是代价会很高,非常非常高。”

对于周诚的情况,孙彬有过了解,所以说完这些后,便静静的看着周诚,等待着他的回复。

时至晌午光景,走廊里鲜有人经过,周诚和孙彬两人面对面站立,气氛格外压抑。

片刻后,周诚咬牙道:“没关系,我会想办法。”

得到这样的答复,孙彬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继而转变话题道:“刚才你想说什么?”

周诚沉着脸从包里掏出锦盒:“我答应你的东西。”

看到古香古色的红木锦盒,孙彬先是愣了一下,之后直接转身:“来我办公室。”

身为安泰医院的部门主任,自身又是国外留学的脑科教授,孙彬自然拥有自己的办公室,而且占地面积极大。

进门之后,周诚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周围。

整个办公室的布局显得十分朴素,除了沙发办公桌电脑等办公室里应该配备的物件外,剩下的,就只有一张不大的柜子,约有一人多高,中间用板子隔开,上面摆了诸多小物件。

看清上面的东西后,周诚当场便愣了一下。

即便不用上手,他也能确定,柜子里摆的东西绝对都是正儿八经的古玩,因为在中间靠下的一层,周诚看到了那件清代童子牧牛手把件,而且在它旁边,还摆着一对包浆浓重的文玩核桃。

不知道叶天士的前提下,周诚肯定不会把这两个东西联系到一起。

可现在,周诚有就成把握,那对文玩核桃,就是叶天士书房三宝中的第二件,怪不得当时他提及叶天士时,孙彬的反应会那么强烈。

“坐。”

进了办公室,孙彬随口招呼了一句,自己便开始低头研究锦盒里的玉佩。

周诚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待着孙彬的回复,脑子里想的则是母亲的事情。

好半晌后,孙彬这才轻轻合上盒子。

“七十万。”

“没问题。”

早在来的时候,周诚对玉佩的价格有了大致的推测,此时孙彬给出七十万的价格,其实已经超出市场价一部分。

两人之间的交易,十分干脆利落。

孙彬看完东西,不到五分钟,周诚的手机上便接到一条银行发来的收款短信。

七十万整,不多不少。

手指摩挲着玉佩,孙彬十分罕见的好奇道:“以你刚大学毕业的情况而言,就算师从冯都未,也不应该次次都能找到这么好的古玩吧?”

打开锦盒又看了一眼,孙彬蹙眉道:“这块玉佩品相好的离谱,你从哪儿得来的?”

能让性子冷淡的孙彬主动发问,就已经是个稀罕事儿,更何况还是接连两次发问。

周诚咧了咧嘴:“捡的。”

孙彬顿时没了问下去的念头。

不过几行字的短信,周诚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良久后,开口问道:“以你第二个建议,这七十万,能让我妈在这里待多久?”

“半个月。”

看着脸色并无笑容的周诚,孙彬又补上一句:“最多二十天。”

“我明白了。”

话音落下,周诚直接起身,临出门时又回头问了一句:“麻烦帮我照顾好我妈。”

孙彬没有说话,只是稍微点了点头道。

从孙彬办公室离开后,周诚去了病房一趟。

大概是听到有人进门的声音,赵凝兰立即看了过来:“小诚,我怎、怎么到这儿了?”

“妈,咱们转院了。”

在母亲面前,周诚从未沉过脸,当即便笑着道:“这里是安泰医院,我有个朋友在这里工作。”

“你哪儿来、来的钱?”

注意到赵凝兰的脸色有些不对,周诚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是、是不是古、古董?”

知子莫若母,一言概之。

听着赵凝兰的质问,周诚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妈,你只管安心养病就行,我有分寸的。”

“分、分寸?”

病床上的赵凝兰挣扎着起身,但几次都没能成功,周诚急忙上前扶起她。

“你爸失踪就、就是因为古董才遭遇的那、那些,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不、不要碰这种东西!”

赵凝兰罕见的板着脸,厉声斥责道:“上次的事情我、我还没说你,你为、为什么还这样?”

约莫是因为赵凝兰情绪过于激动的原因,旁边的机器开始蜂鸣作响,不到半分钟,便有护士冲进病房。

“你好,病人需要冷静,请先出去。”

周诚被硬生生推出病房,赵凝兰犹自带着几分怒气喊着:“把瓦、瓦砚带回来!”

站在医院门口,周诚深呼吸数次,心情这才渐渐平复下来,母亲的意思他能理解,可是能在短时间内赚到大钱还不违法的办法,除了买彩票赌玉石外,就只有古董。

彩票靠运气,赌石不仅靠运气而且还要有足够的财力,算来算去,只有古董合适。

毕竟有老师教给他的那些东西和脑子里的声音,捡漏,并不难。

而眼下最大的问题是,经过早上的事情,鸾凤街上肯定有人开始留意他,再出手只会让人心生怀疑,唯今之计,必须找到一个不会有人关注身份的地方。

皱眉思索片刻,周诚掏出那个已经用了五年的手机。

“老师,是我。”

“已经看过你母亲了?身体如何?”

电话那头传来冯都未爽朗的声音,听得出来,冯都未此时心情还算不错。

听着老师的话,周诚语气平淡道:“比以前好了一些,那只玉杯已经被交易了?”

“三百七十多万。”

周诚嗯了一声,半开玩笑道:“钱老六那张脸,应该已经笑成一朵菊花了吧?”

“可不是。”

冯都未乐呵呵应了一句,这才问道:“有事?”

听着电话里的沉默,冯都未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抬手制止了钱老六递过来的烟,冯都未继续问道:“小诚,遇到什么麻烦事儿了?”

“老师,我想去地下市场一趟。”

顿了顿,周诚声音中带着几分决然道:“想要用一下你的入场券。”

冯都未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左右看了一眼,又压低声音对着话筒说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

“我知道。”

其实早在两年前,周诚就知道老城区是什么地方:“但我必须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