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女房东 女人出轨之痛 温柔的背叛   万界次元群 崩坏
控制  教师 177 食戟 抗战游侠 程仪秀婷
首页 > 资讯

第10章 钱半斤

发布时间:2021-04-28 18:52:11

“上次真的谢谢您你。”“的话也不是你来的能及时,我母亲可能会会遇上危险。”前去安泰医院的救护车上,周诚脸色诚恳看向对面的孙彬,周诚手边,是一副担架,上面躺在打了镇静剂的“如果不是你来的及时,我母亲可能会遇到危险。”。

>>>《我能提炼古董》章节目录<<<

《第10章 钱半斤》精选

“刚才真的谢谢你。”

“如果不是你来的及时,我母亲可能会遇到危险。”

前往安泰医院的救护车上,周诚脸色诚恳看向对面的孙彬,周诚手边,是一副担架,上面躺着打了镇定剂的赵凝兰。

对周诚而言,什么都比不上母亲安全,所以孙彬此行,是恩,得记。

至于孙彬为什么会认识周瑞,周诚并没有问。

因为没必要,也无意义。

孙彬的身份,周诚隐约能猜出来一点,毕竟周瑞的那个反应,足以表明许多问题。

孙彬稍微点头,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机器上,眼神格外凝重。

在其位行其责,在这一点上,孙彬做的显然很不错,足足十多分钟,他才抬头看向周诚。

“病人的情况十分严重,以她的身体状况,手术的成功率甚至不足一成。”

看着昏睡的母亲,周诚神色瞬间变得凝重许多。

“我需要提前声明,即便病人的身体素质恢复一部分,手术的可能性也不足三成,毕竟车上设备有限,我只能根据经验给出临时判断,至于最佳的解决方案,必须经过专业设备检查后,再召开一次座谈会跟专家们商议。”

“好的,谢谢你。”

周诚诚恳道谢。

“这是你我之间的交易。”

孙彬说的丝毫不讲人情,周诚则重重点头表示了然。

到了安泰医院,由孙彬带头,直接把赵凝兰的一切相关事务全部安排妥当,而且病房也给安排了一件单独的大病房。

当然,这样的代价也不低,最起码童子牧牛给周诚带来的六万块钱瞬间见底,还搭上五千块中的一半。

把瓦砚卖给冯老师,周诚得到了十万块现金,其中九万交了医院的医疗费,剩下的一万还给孙文倩五千,剩下的五千如今只剩下两千五。

捏了捏兜兜里的纸钞,周诚看向正在围着病床忙活的孙彬:“孙医生,麻烦你先安排护士帮忙照看一下我母亲,我出去一趟。”

“专人照看,一周五百。”

孙彬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周诚嘴角抽了抽,末了,还是点出五张递了过去,结果孙彬又来了一句:“去缴费处交钱。”

交了钱,周诚捏着两千块直奔鸾凤街。

作为江市头一号的古董市场,鸾凤街上鱼龙混杂,历朝历代什么物件都有,当然,是真是假,那就要看个人本事了。

鸾凤街说是街,其实占地面积并不小,林林总总算下来,应该有横二竖二四条街道。

这四条街道,又可以分为瓷器、铜器、玉器、杂项,但这只是沿街摆放的摊位,开在鸾凤街里的古董铺子里,基本涵盖各种老物件。

和外面那些小摊小贩一样,摊位上,吆喝声不断,但凡遇到有意购买的主顾,摊主们无不口绽莲花,恨不得把一块三五十块钱的工艺品吹成秦始皇帝或是商周帝王亲手用过的物件。

所以,在无数真假文玩古物中挑选到自己喜欢的,而且还是正儿八经的珍品,全靠一双招子。

眼尖的,就能在水货里挑到宝贝,没眼力见儿的,就只能老老实实当个棒槌,花钱买教训。

进了玉器街,周诚一边闲逛一边打量周遭摊子上的东西。

不多时,周诚目光一凝,站在了一处摊位跟前。

长宽一米开外的摊子上,林林总总摆了十多件玉器,外面围了一大圈的人,如果周诚没有记错的话,这家摊子的摊主应该是钱半斤的摊子。

钱半斤本名钱老六,钱半斤是外号,年纪大概有三十来岁,经常穿着一个脏兮兮的大褂子,逢人就对外说自个儿是玉器里的行家好手,可实际上知根知底的人都清楚,这货妥妥的一棒槌。

但不可否认的是,钱老六的摊子上,好东西的确不少。

周诚还没走到跟前,就已经听到了摊子上传来的批判声。

“先不说这玉佩的真假,就冲这上面这道裂缝,就绝对不值钱。”

“钱老六,牛吹得未免也忒大了吧?”

“还隋朝的物件,你怎么不说这是汉代的呢?”

听到熟悉的声音,周诚仗着年轻力壮,硬生生挤了进去。

刚到摊子前,周诚便看到了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人正捏着一块玉佩神色为难,

而在中年人左右两侧,各占了一个人,左边那人算是周诚的老熟人,庆元堂的老板余正德,右侧那人,周诚并不认识,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注意力全在玉佩上。

刚才的一番话,正是余正德说的。

“苏先生,话我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该怎么决定,还是您自己做主。”

说着,余正德回给钱老六一个挑衅的目光。

被称作苏先生的中年人把玉佩递给右边老人,老人摆手没有接下:“这玉佩,雕工的确精细,但是也正是因为过于精细,所以我也有点看不准。”

抬手扶了扶眼镜,老人指着玉佩上那条黑线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条黑线,应该是做旧时,不小心沁进去的蜡。”

老人说话不像余正德那么直白,但话里话外,都暗指这块玉佩是现代工艺品。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可谓是把这块玉佩批的一无是处,身为卖主的钱老六黑着脸,心情明显不太好。

听完老人说的话,苏先生重重叹了口气,只能把玉佩又放回到了桌子上。

“既然这样,那就再去看看别的吧。”

“钱大哥,这东西我能上手吗?”

就在三人打算转身离开时,旁边突然多出一道的声音。

听到声音,三人齐齐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休闲服的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摊位旁,眼神中带着些许询问。

钱老六愣了一下,下意识点了点头。

见是周诚,余正德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周诚!哪儿都有你!”

提及冯都未,站在旁边那老人眉头倏然皱起,反倒是那苏姓中年人带着几分好奇道:“这位是?”

余正德冷笑连连:“苏先生应该不知道吧,这位年轻人可是冯老先生的关门弟子,据说一身本事尽得冯老先生真传。”

苏先生闻言顿时眉头一挑,正想说话,余正德又补上一句:“但昨天的时候,还收了一件童子牧牛手把件。”

注意到众人全都一脸好奇的看向自己,余正德不屑一笑:“关键是,那个手把件,其实是断了脑袋的残次品!”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