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老陈  止于 女房东 女人出轨之痛 温柔的背叛 
 万界次元群 崩坏 控制  教师 177
首页 > 资讯

第8章 出手童子牧牛手把件

发布时间:2021-04-28 18:52:11

出了医院,周诚便按照孙文倩结论的号码打了过去的,结果对方正电话通话中,等了几分钟后,电话终于等到连通。只但是,对方的反应很是意料周诚的预料,直接来了一句。“但是不明白你只不过,对方的反应很是出乎周诚的预料,直接来了一句。。

>>>《我能提炼古董》章节目录<<<

《第8章 出手童子牧牛手把件》精选

出了医院,周诚便按照孙文倩给出的号码打了过去,结果对方正在通话中,等了几分钟后,电话终于打通。

只不过,对方的反应很是出乎周诚的预料,直接来了一句。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从哪儿得到我电话的,但是,我没空。”

然后,对方第二次挂了电话,根本没给周诚说话的机会。

愣了愣,周诚再次拨出电话,这一次,他先声夺人,直接道:“清代老物件,黄花梨木制,童子牧牛的手把件,还有,是孙文倩让我找你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将近半分钟后,这才回复道:“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报上地址,周诚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半个小时后,这家距离医院不过百十米距离的小餐厅里出现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医生。

由于这里距离医院不远,所以经常有医生来这里吃饭,大家倒也见怪不怪,可看清对方白大褂上的标识后,眼神全都变得古怪起来。

安泰医院距离这里可是隔着一个奉化区,对方大老远跑到这儿来吃饭?

注意到对方,周诚立即招手道:“这里。”

看年纪约莫有二十七八岁的医生皱了皱眉,转身走了过来。

“手把件在哪儿?”

“你准备多少钱出?”

“是现金还是网上交易?”

一连三问,问的周诚压根儿不知道该先回答那个问题。

见状,对方坐到周诚对面,扶了扶圆边眼睛,皱眉道:“你和小倩是什么关系?”

闻言,周诚这才伸手道:“我叫周诚,江市大学考古系学生,是在医院认识的孙文倩。”

对方只是点了点头:“你好,我叫孙彬,双木彬。”

人家不乐意握手,周诚倒也不在意,直接从书包里掏出手把件:“东西在这儿。”

见周诚要往桌子上放,孙彬当即抬手制止:“等下!”

周诚的手顿时僵在半空,孙彬从怀里掏出一块方手帕垫在桌子上,这才示意周诚放下。

趁着对方端详手把件的时候,周诚这才得空打量对方,不论长相,这人性格中隐约带着些许傲然,不管是进门还是言谈,似乎都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但他给人的感觉又和周瑞之流大相庭径,仿佛像是深刻在骨子里的高傲,不自然中便流露出来。

盯着孙彬看了许久,周诚脑子里突然崩出一个字眼。

贵族气息。

“清初是木雕工艺的巅峰期,而你这个把件刚好是清初所制,雕工十分完美,看大小,应该是大件上的边角料,而且品相很差,甚至还有裂缝,看在小倩的面子上,这手把件我勉强可以收下。”

一番评价过后,孙彬随手将木把件放回到帕子上,显得有些不太满意。

见状,周诚上手抓起木把件,心中默念:“确认修复!”

在周诚下达指令的同时,他的脑中,冰冷声音响起。

“扣除精粹十点,剩余精粹三十点。”

“清童子牧牛手把件,黄花梨木材质,具有黑、紫、红三种颜色,底部刻有仁爱二字,与另外两件手把件出自同一人之手。”

听到“仁爱”二字的时候,周诚突然想起曾经在野史上看到的一个记载。

见周诚愣神,孙彬蹙眉道:“如果觉得价格低了,你可以将东西收回去。”

周诚闻声抬头,盯着孙彬看了一会儿后,突然笑道:“不知道孙医生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人?”

“谁?”

“清代医学家叶天士!”

孙彬眉心位置倏然皱出一个“川”字:“叶桂?”

“就是此人。”

周诚把玩着童子牧牛,淡然道:“野史记载,清代名医叶天士,名桂,号上律老人,极其钟爱古玩,曾自号有文房三宝,手捻葫芦,精雕核桃,以及黄花梨木手把件,而在这三件物件上,分别刻有忠孝、礼义、仁爱六字,表示自己对儒家学问的热爱。”

话说到这里,周诚把手把件颠倒过来,露出刻在牛腹部的“仁爱”二字。

在周诚提出叶天士的名字时,孙彬神色便有些惶然,再加上这么一番言论,他竟突然伸手将童子牧牛手把件夺了过去。

“这就是那件手把件?”

注意到孙彬话里的措辞,周诚挑眉反问道:“那件?”

“六万,请务必把这件手把件卖给我。”

不等周诚开口,孙彬已然继续说道:“小倩说你有事情求我,不管是什么事情,我答应了!”

面对孙彬前后完全相反的两种态度,周诚心有所想,但还是说道:“我妈得了病,脑部疾病,因为某些原因,我想让我妈转院到安泰医院。”

“没问题!”

孙彬满口答应下来,指肚细细摩挲着手把件。

顿了顿,周诚语气凝重道:“文倩说你是脑科专家,所以我还需要由你担任主治医师。”

孙彬抬头看了周诚一眼:“这是第二个要求。”

“我知道,所以我向你保证,再帮你物色一件古董。”

“明朝以上,有史可寻的物件。”

一边说,周诚身子前倾,语气诚恳道:“这童子牧牛,你应该很喜欢,所以决定权在你手上。”

孙彬嘴角微微上扬,眼神玩味的看着周诚:“你就不怕我撂下手把件,扭头就走?”

“相信,同时我也相信你不会走。”

周诚低头,目光落在童子牧牛上:“你可能是个好医生,但你绝对不是好商人。”

提及这一点,孙彬哑然失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表现的确有些过格了。

“既然你这么开了口,那我就选玉器吧。”

周诚松了口气,伸手道:“很高兴认识你。”

而孙彬仍自只是点头,似乎注意力全部都在手把件上放着:“交易愉快。”

等到周诚提起书包离开,孙彬这才抬头:“有趣。”

刚才他可是仔细把手把件看了一遍,最开始时,这手把件牛头位置有一条裂缝,而水牛肚子位置,也没有字迹。

片刻后,孙彬掏出手机:“冯老有个叫周诚的学生?”

电话那头很快便传来一番言论,听完后,孙彬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将童子牧牛手把件挪开后,下面还垫着一张纸条。

把纸条上的一串数字报给电话那头的人后,孙彬又补上一句:“打六万一过去。”

听着这么古怪的数字,电话那头的人也没多想,直接答应下来。

而周诚离开小餐馆后,没多久手机便收到一条信息。

看着银行发来的短信通知,周诚愣了一下,想也不想便掉头去了医院门口的银行。

周诚回到病房时,孙文倩正在陪着赵凝兰说话。

因为是脑部疾病,赵凝兰说话断断续续,外人听起来会格外费力,可孙文倩却耐心十足的听着,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感觉。

“吃点东西吧?”

周诚一开口,正在聊天的两人齐齐看了过来。

提了提手中的馄饨,周诚咧嘴一笑:“刚买的馄饨,正热乎着。”

扶着赵凝兰喂了吃的,周诚这才从包里掏出一千块钱递给孙文倩

孙文倩则一脸茫然:“周大哥,你上午不是才给了我钱吗?”

“这是你堂哥多打给我的,可能是按错了,你帮我还给他。”

孙文倩这才意识到是自己误会了,吐了吐舌头,将钱接下。

“小倩,你之前接触过古玩行当?”

周诚非常突兀的问了一句。

“也不算是接触过。”

孙文倩笑颜如花,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毕竟有那么一个堂哥,就算不想接触也不行呀?”

周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手上动作未停,把东西摆在桌子上。

“先吃点东西吧。”

“你跟阿姨吃就行,我还得去其他病房看看。”

孙文倩再度报以微笑,这才起身离开,周诚起身将其送到门口。

等周诚回到病床边,赵凝兰动作艰难的抬手:“她是个好、好女孩。”

周诚点了点头,目光中隐有神采流转:“的确。”

一夜无话,周诚照旧在陪护床上躺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七点,周诚下楼锻炼,顺带给母亲买吃食,回去的时候,孙文倩已经帮着赵凝兰上过了厕所。

看着忙前忙后的孙文倩,周诚深吸了口气,急忙上前帮忙。

然而就在周诚准备喂赵凝兰吃饭时,病房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不等周诚起身,一道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哟,正吃着呢?”

周瑞乐呵呵的站在门口:“你们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