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老陈  止于 女房东 女人出轨之痛 温柔的背叛 
 万界次元群 崩坏 控制  教师 177
首页 > 资讯

第7章 建议

发布时间:2021-04-28 18:52:11

病房里,赵凝兰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绝然。“无论怎么说,那都是你父亲留给我你的,你怎么能卖了?”“我而已先当在老师那里,等有钱的人了,我会赎回去的。”周诚抓着赵凝兰干瘦“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你怎么能卖了?”。

>>>《我能提炼古董》章节目录<<<

《第7章 建议》精选

病房里,赵凝兰嘶哑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决然。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你怎么能卖了?”

“我只是先当在老师那里,等有钱了,我会赎回来的。”

周诚抓着赵凝兰枯瘦的右手,轻声安慰道:“如果你不放心,我这就想办法把东西赎回来?”

赵凝兰重重的喘息着,苍白的脸上满都是细汗:“赎回来!必须、必须赎回来!”

“好,我知道了。”

好不容易安抚好赵凝兰躺下,周诚勉强笑道:“你歇着,我先去给你买吃的。”

帮母亲掖好被角,周诚抓起白菊花出了病房。

门外,孙文倩一脸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周诚把花丢进垃圾桶后,主动道:“明天我们就出院了。”

“啊?”

孙文倩愕然:“可是阿姨还在生病呀?”

“我的意思是换一家医院。”

周诚咧了咧嘴,把包里的一叠钱递了过去:“还有,这是借你的钱,虽然可能不够,但是我会慢慢还的。”

“周大哥,我不着急用钱的,你先……”

孙文倩立即摇头,结果话还没说完,周诚已经把钱塞到了她手里。

“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

顿了顿,周诚又补充道:“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你有个堂哥在安泰医院?”

孙文倩柳眉紧蹙,脸色显得有些为难:“对的,只是我那个堂哥……”

抬头看了周诚一眼,孙文倩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这样吧,我先跟我堂哥打个招呼?”

“麻烦了。”

周诚回头看了眼病房,而后勉强笑道:“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可以直接说,我都可以接受的。”

听着周诚的这些话,孙文倩陷入了左右为难的艰难局面。

“好吧,其实是这样的,我那个堂哥有点怪,不仅讨厌人家走后门,而且遇到那些送礼塞钱的都不会有好脸色。”

一边说着,孙文倩一边低头摆弄护士服。

刚解开第二个扣子,孙文倩鬼使神差般抬头看了一眼,刚好看到周诚下落的眼神。

见状,孙文倩扭头就往厕所跑:“你、你等我一下。”

周诚笑着目送孙文倩离开。

好半晌后,脸上沾着水滴的孙文倩去而复返,手中多了一块系着红绳的玉佩:“他喜欢收藏古董,你把这个给他,我再提前打声招呼,他应该会帮忙。”

接过那块犹自带着体温的玉佩,周诚不由自主的看向孙文倩细嫩的脖颈。

那里,空无一物。

而在五分钟前,还有一条红绳在上面挂着。

“唐朝和田玉云纹玉牌,发现三百精粹,是否提取?”

三百?

周诚怔了一下,那块汉代瓦砚才不过五十精粹,而这块唐朝玉牌居然有三百精粹?是材质的原因?还是年代的原因?

忽略了脑中响起的声音,周诚直接把玉牌递了回去:“不行!”

看着递回来的玉牌,孙文倩当即辩解道:“为什么不行啊,既然你要转到安泰医院,就肯定得给阿姨看病吧?”

“我那个堂哥脾气真的很奇怪,没有古董,他是绝对不会理你的。”

提及自己那个堂哥,孙文倩也有些郁闷。

顿了顿,孙文倩昂头看着周诚:“有这块玉佩的话,最起码请他出手的可能性会大一些,而且你把玉佩卖给他,就有钱给阿姨治病了。”

说完,孙文倩又朝周诚扮了鬼脸道:“回头我再找他要回来就行啦。”

面对孙文倩苦口婆心的劝说,周诚仍是斩钉截铁的两个字。

“不行!”

见周诚说的认真,孙文倩只得接过玉佩:“那你怎么办?还有医药费,安泰医院的医药费也挺高的。”

闻言,周诚呲牙一笑。

“如果是其他东西,我可能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是古董的话,还真不算麻烦。”

一边说,周诚从背包中取出那件童子牧牛的手把件。

孙文倩看着周诚变戏法似的从包里掏出这么个物件,愣愣的看了半分钟后,皱着柳眉道:“学长,我说的不是现代工艺品,是古董。”

“我那个堂哥虽然是医生,但眼界极高,在收藏界混迹几年,少有打眼,你拿这东西,是绝对混不过去的。”

“谁说这不是古董了?”

周诚微微一笑,把古董往前递了递:“你忘了我的老师是谁了?”

孙文倩这才想起来,周诚曾说过,他的老师是江市赫赫有名的古董收藏家冯都未。

“那这是?”

注意到孙文倩的动作,周诚微微挑眉,把东西放到一旁的台子上:“上手看看?清代童子牧牛黄花梨木把件。”

听着周诚报出来的名字,孙文倩下意识瞪大了眼:“这么贵重的东西,冯老师会送给你?”

“当然不是。”

周诚目光炯炯,脸上带着笑道:“我去找老师当瓦砚的时候,有个小孩子上门卖东西,我做主收了下来。”

“收?”

孙文倩愣了一下:“清代的物件,你哪儿来的钱收啊?”

“准确的说,应该是捡漏。”

朝孙文倩晃了晃那件木把件,周诚笑道:“三百块。”

孙文倩下意识张大了嘴:“三百块买了一件清代手把件,你没开玩笑吧?”

见孙文倩没有看的想法,周诚只得暂时把手把件握在手里:“当然不是。”

惊讶了好半晌后,孙文倩又意识到另一个问题:“对了,你说过那块瓦砚是你爸……”

孙文倩还没说完,周诚已经抬手制止:“只是当,等有了钱之后,我会再赎回来的。”

闻言,孙文倩只得重新把玉牌挂到了脖子上:“那我把堂哥的电话给你,不过,要我说,你这手把件,想要请动他的话,估计有点难。”

目光落到牛头处那道极为显眼的裂缝上,孙文倩随即展颜一笑:“不过没关系,等你需要的时候,随时给我打电话就行啦。”

注意到孙文倩的眼神,周诚嗯了一声,这才转身出门。

等到周诚离开,孙文倩脸上的笑容很快淡去。

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不多时,电话便被接起。

“周大哥去找你了。”

“关于他母亲的事。”

十多秒后,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极其平淡的声音。

“我的规矩你跟他说了?”

“说过了。”

顿了顿,电话那头继续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家?”

“不着急。”

不等对方继续开口,孙文倩又补上一句:“没其他的事情的话,我就先挂了。”

“两个星期后,你跟我去一趟苏家。”

很快,对方又说道:“这是爷爷安排的。”

孙文倩微微蹙眉,好半晌后,这才应声道:“我知道了。”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