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女房东 女人出轨之痛 温柔的背叛   万界次元群 崩坏
控制  教师 177 食戟 抗战游侠 程仪秀婷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小小的眼睛,大大的疑惑

发布时间:2021-04-28 12:01:04

吕姨了睡了,客厅里只开着几盏昏黄的壁灯,照映着男人稳中求胜的步伐,一路延展到卧室。苏偃将身上惹恼不自认小女人轻轻地地放下自己,干脆连灯都没开,苏偃就那么眼睛一错很不错地看苏偃将身上惹火不自知小女人轻轻地放下,索性连灯都没开,苏偃就那么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小女人。。

>>>《一吻囚爱:前妻请回头》章节目录<<<

《第27章 小小的眼睛,大大的疑惑》精选

吕姨已经睡了,客厅里只开着几盏昏黄的壁灯,映照着男人稳健的步伐,一路延伸到卧室。

苏偃将身上惹火不自知小女人轻轻地放下,索性连灯都没开,苏偃就那么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小女人。

月上梢头,窗外树影斑驳,一阵阵月光洒下,照亮了室内床上姿势暧昧的两人。

女人一头乌黑秀发铺在身下,苏偃抬手轻柔的替她撩开脸上的几缕头发,声音低哑:“时然,你真美。”

低头嗅一下,那股若有若无的奶香味扑面而来。

此时此刻,身下的女人就像是一盘美味的糕点,色香味美俱全,让人垂涎欲滴。

很想尝一尝……

时然的心跳的很快,男人脸上的神情有些危险,让她有一种未知的恐慌。

一瞬间,自己就好像是一只落入野兽陷阱的小狐狸,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只能任由野兽为非作歹,为所欲为。

想到此,她微微侧转了一下头,躲开那股灼热的视线。

这个姿势更方便了男人,一低头,就看到女人动人的下颌,小巧的耳垂,透着一股可怜巴巴的意味,让人很想……

很想肆意的凌虐……

蓄势待发!

自从时然怀孕以来,他就没有再碰过女人。

有的时候实在是想了,就靠着双手纾解。

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小女人就像是毒药,一旦沾上了,就戒不掉。

其他女人在他的眼里宛如白开水一般索然无味。

就连白雨,他也感到兴致缺缺。

美味的猎物就在眼前,哪有不吃之理。

他不再忍让,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低下头,照着那小巧的耳垂就咬了下去。

先来一道餐前甜点。

唔,味道果然就如想象中的一般美味。

转移阵地,接下来就该享受正餐了。

大战一触即发……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哇呜,啊,哇,”

被自家宝贝打断,男人脸上的表情简直比黑如锅底还难看。

“噗嗤。”实在是男人脸上的神情太过好玩,时然一下子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她抬手催了崔上方的男人,“好啦,宝贝哭了,你快去看看他。”

苏偃狠狠地看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女人,眼神中传达来的意思颇有几分: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

时琪琪小朋友眨着大大的眼睛,似乎在好奇。

平时她做噩梦醒来时看到的都是妈妈,怎么今天是这个男人呢。

看着女儿乌溜乌溜的大眼睛,苏偃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时然,小时候肯定和琪琪一样可爱,简直就是缩小版的时然啊。

他笨拙的抱起了小宝贝,耐心的哄着,想赶快把小宝贝哄睡着,床上还有一个大宝贝等着他呢。

但是事情偏偏就没有他想的那般美好。

小宝贝今晚上尤其兴奋,等到苏偃好不容易把她哄睡着了,床上的大宝贝已经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苏偃没有把时然弄醒,把女人轻柔的揽到自己的怀里,满足的喟叹一口,接着也睡着了。

一夜好梦,时然一睁眼就九点多了。

昨晚没拉上的窗帘严丝缝合,遮挡住了外头的日光。

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身旁早就没有了苏偃的影子。

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她就止不住的想要脸红,更多的是好笑。

更加有些惆怅,苏偃,你对我究竟是不是真心的呢。

等到时然吃完了早午饭,别墅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自从时然生了龙凤胎之后,苏偃已经好久没有去找过白雨了。

给他打电话,苏偃就总是推脱自己公司业务繁忙,再给他打电话,就彻底不接了。

危机感袭来,白雨实在走投无路,这才来到苏家探查虚实。

尖锐刻薄的声音传来:“诶呦,让我来看看时家大小姐最近过的怎么……等等,你脖子上的痕迹哪里来的!”

时然白皙的皮肤上一个紫红的痕迹格外明显,眼前的场景刺激着白雨脆弱的神经。

一看就是吻痕,阿偃哥哥从来都没有亲近过自己!

嫉妒排山倒海而来,彻底席卷了白雨的理智:“贱女人,肯定是你诱惑阿偃,你这个狐狸精!我撕了你!”

时然身子一闪,躲开了宛如疯婆子一般的白雨。

痕迹?

刚开始时然还有些不懂,等仔细回想了一下才明白痕迹到底是指什么。

昨晚两个人刚刚开始亲热不久,宝贝就醒了,应该不是那个时候弄上的。

那就是……

怪不得昨晚她睡着之后,总觉得自己就像一张烙饼一样,被人翻来覆去折腾,时而喘不上气,时而又酥又痒。

她还以为是做梦的缘故,原来是苏偃……

看着摔倒在地上,一身狼狈的白雨,她冷静反击:“夫妻之间,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再说了,就算我主动的又怎么样?至少,我能成功的挑起他的兴趣,不像你,恐怕是就连主动也挑不起苏偃的丝毫兴趣吧。”

这戳到了白雨的痛脚,她从地上爬了起来,扑上前就要打时然一巴掌。

被及时赶来的吕姨阻止了,吕姨相比较一般女人来说高大了些,瘦弱的白雨在她的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

“时然,都是你这个贱女人,要不是你,我早就和苏偃结婚了,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你不得好死,你那两个野种也去死吧。”

果然是恶人先告状,侮辱她可以,但是恶毒诅咒她的宝贝孩子,就一定不行。

“啪!”时然被激怒了,反手打了白雨一个巴掌。

苏偃从书房中出来,眼前的场景一目了然。

被打了一巴掌,白雨脑子嗡嗡的,看着苏偃英雄一般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连忙告状:“阿偃,快来救救我,时然要打死我!”

时然看着男人一步一步站定到她的身前,讥讽开口:“怎么?你要替你的初恋情人报仇吗?来啊,你打我啊。”

男人深邃幽深的眼眸深深地看了时然一眼,就在她以为苏偃会开口训斥自己的时候,男人对着吕姨说:“吕姨,麻烦你把她扔出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