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老陈  止于 女房东 女人出轨之痛 温柔的背叛 
 万界次元群 崩坏 控制  教师 177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游泳池

发布时间:2021-04-28 12:01:04

时然身子未转,手中动作不停地,可说进出口的话却透着淡漠,“苏偃,这里也没别人,你无须受了委屈自己再次当演员。”苏偃环着时然的手僵直了了几下后,缓缓地地松手手,他后退两步。“苏偃环着时然的手僵直了了几下后,缓缓地松开手,他退后两步。。

>>>《一吻囚爱:前妻请回头》章节目录<<<

《第25章 游泳池》精选

时然身子未转,手中动作不停,可说出口的话却透着冷漠,“苏偃,这里没有别人,你不必委屈自己继续演戏。”

苏偃环着时然的手僵直了了几下后,缓缓地松开手,他退后两步。

“时然,我没有在演戏。”

时然将西红柿倒入锅内翻炒,等到火候差不多了,接着倒入提前准备好的炒鸡蛋碎,用锅铲轻轻翻炒,未过一会儿,一股混杂着西红柿的酸甜和鸡蛋的醇香的味道弥漫。

味道鲜美,色泽莹润,还未出锅,那股勾人的香气四溢开来。

如果三年以前,有人来告诉时然她会做饭,那么她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毕竟作为一个千金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整日练练舞学学琴逛逛街,才是最正常的。

可是嫁给了苏偃之后,她跟着阿姨认真学习,勤勤恳恳的锻炼自己做家务的能力,真正做到了一个妻子应该做的。

现在再来看看,只觉得讽刺至极。

厨房里的菜香越来越浓郁,苏偃从旁边的碗筷橱里拿出一个碗底印着草莓的的白净瓷碗,示好般的放到了时然方便的地方。

时然想不到今日的苏偃脾气竟然这般好,万般讶异之余,她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气力和他争吵。

今日林林总总加起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搞得她是有些心力交瘁。

二人无话,安安静静地吃完晚饭。

苏偃:“我去看看宝宝。”

既然苏偃去看宝宝了,时然决定还是不要一起跟着过去了。

毕竟以两个人目前的相处模式来看,如果硬生生的扮演一些父慈母爱的深情戏码,未免有些尴尬。

而且,要不是苏偃拿着于家威胁,时然无论如何都不会跟着他回来的。

越想越生气,既然他要演戏的话,那自己就奉陪到底喽。

把孩子哄睡之后,苏偃径直来到主卧。

主卧浴室里传来一声惊呼,紧接着好像响起了一道重物落地的闷哼。

糟了,时然!

苏偃心口紧了一瞬,再也顾不上别的跑了过去。

时然洗完澡,刚围上浴巾,准备擦擦头发,熟料浴室太滑,一下子就摔倒了。

她捂着遭受重击的屁股,正疼的龇牙咧嘴,不妨浴室的门被人大力打开。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惊慌的男人,实在是想不明白本该在哄宝宝睡觉的男人,为何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进来了?”

苏偃左右上下环视周围的环境,最终得出结论,刚才那一声惊呼就是因为时然摔倒了。

放下了悬着的心,

一伸手,苏偃打横抱起地上的小女人。

“哎!”

时然根本就还没有反应过来,她赶紧伸出胳膊勾住苏偃的脖子,生怕自己掉了下来。

废话,要是掉了下了,自己的屁股也别想要了。

原本就因为摔倒而有些松散的浴巾这时候也来凑热闹,缓缓地缓缓地,就要松开。

时然赶紧腾出一只手,阻止了岌岌可危的浴巾。

此时此刻,她和苏偃挨得极近。

男人身上那股清淡的沉木香味,萦绕在鼻尖,若有若无。

头一抬,视线划过他性感的喉结,再上移,便是下巴坚毅的线条和冷硬的轮廓。

“你……放我下来。”

“……”

“听到没有啊,我让你放我下来。”

男人对她始终不理不睬,朝着床走去。

时然的心口跳动的越来越快……

他们之间也就隔着几层面料,姿势,动作都很暧昧。

男人身上的温度仿佛隔着衣服传递到她的身上,烫的她心口发热。

自从她怀孕了以来,得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没有和男人亲热了。

时然略微有些不自在,可是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

她混身上下,宛如被泼了冷水一般。

正巧苏偃走到床边,把她轻柔地放了下来。

她顺势一滚,用被子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冷冷开口。

“苏偃,你还要再继续演戏吗?你不累吗?”

男人脸上的温情顷刻之间化为乌有,恢复了一贯以来的冷冽。

“时然,我最后再跟你说一遍,我没有再演戏。”

时然将头歪向一边,明显不信不信男人的鬼话,“我真的累了,实在是没有精力,你完全可以去找你的初恋情人。”

男人低着头,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床上的女人,明明两个人隔得这么近,可是心却那么远。

男人一直不说话,时然的心更冷了。

也对,只要一提到他的初恋情人,自己又算什么呢。

她冷笑一声,猛地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伸出一双纤细的玉手,轻抚着男人的胸膛,语气中带着一抹勾人的魅惑。

“难不成,咱们苏大少,爱上了我。”

随着女人的靠近,一股清新好闻的体香传来,勾起男人心中一阵阵的激荡。

就好像有一把小小的羽毛,在人心中上上下下地挠个不停。

可是,女人略带嘲讽的话啊,一下子就让苏偃清醒了过来。

爱上了时然?

怎么可能,这个女人心狠手辣,无恶不作,当初用计赶走白雨,又想方设法地嫁入苏家。

她的所作所为,让人厌恶。

自己会爱上她,怎么可能。

苏偃在心底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自己不可能会爱上这样一个女人。

“爱上你,怎么可能,只是为了苏家的名声着想,我才不和你离婚,我警告你,不要慌胡思乱想。”

一把推开了挂在身上的女人,离开的背影颇为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

只是沉浸在失望情绪的女人并没有注意到罢了。

第二天,原本请假回老家的吕阿姨回来了。

吕姨看着夫人重新回到了别墅,而且还生了这么可爱的龙凤胎回来,很开心地说:“夫人回来了就好呀,以后一家人在一起,快快乐乐的,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自从时然嫁到苏家,一直都是吕姨照顾。

吕姨照顾人很是妥帖,对她一直以来都很好,她和吕姨的关系一向不错。

与其说吕姨是一个保姆佣人,还不如说她是一个邻家阿姨一般亲切,所以自然和她很是亲近。

她不忍心看到吕姨失落:“谢谢吕姨了,我们以后会好好生活的。”

吕姨拉着时然的手,真诚得道:“你看,少爷正抱着小少爷哄他喝奶呢。虽然手法不太熟练,可是满脸的都是对儿子的爱意啊。小然,不要怪阿姨多嘴啊,我这活了大半辈子了,看人一向很准。你看少爷多喜欢孩子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夫妻之间最重要的还是相互包容。”

吕姨眼中的期待不假……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