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老陈  止于 女房东 女人出轨之痛 温柔的背叛 
 万界次元群 崩坏 控制  教师 177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夺回时氏集团

发布时间:2021-04-28 12:01:04

苏偃听见这句责问,心里轻轻不很舒服。荒谬,啊荒谬,为了找时然,这两天他堪称是殚精竭虑,茶饭不思。而时然呢,居然和别的男人一同报名参加岳父的葬礼,两人上次还在搂搂抱一抱可笑,真是可笑,为了找时然,这两天他可谓是殚精竭虑,茶饭不思。。

>>>《一吻囚爱:前妻请回头》章节目录<<<

《第23章 夺回时氏集团》精选

苏偃听到这句质问,心里微微不舒服。

可笑,真是可笑,为了找时然,这两天他可谓是殚精竭虑,茶饭不思。

而时然呢,竟然和别的男人一起参加岳父的葬礼,两人刚才还在搂搂抱抱,亲亲我我。

现在,竟然还在质问他?!

有没有搞错,他们还没离婚呢。

他眉头微蹙,深邃的眸子里闪过几分晦暗不明的情绪,没有理会宋溟。

而是转身一把拉住了正在兀自神伤的小女人,用力一带,就把女人按在了自己的怀里。

陷入到悲伤情绪里的小女人一时不察,被吓得惊呼一声儿,“你干什么呢?”

小小的粉圈往男人的胸膛上砸去,到不像是吵架,更像是打情骂俏。

苏偃低头,一脸深情地看着时然,“不是说好了,等我公司的事情忙完了,在陪你一起来吗,连这么一点时间都等不及,丢下我就先来了,看我回家不好好收拾你。”

莫名其妙地被喂了一嘴的狗粮,周围的人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

一阵切切私语传来,“不是说时然要和苏家离婚吗?这又搞得哪一出啊?”

“诶呦,这你还看不出来啊,人家小两口的感情好着呢,怕不是两口子吵架了,时然发脾气呢?”

“也对啊,你看这股亲热劲儿,哪有半点要离婚的前兆啊。”

站在人群中默默听着的时若若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她暗暗地呸了一声,什么狗屁时然!

苏偃哥哥明明就要和她离婚了。

看着人群中间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她心跳如鼓,脸上不自禁地就泛起了红潮。

男人身上那股上位者的冷冽气质,是那么的吸引人,他站在人群中间,就像是一个热乎乎的火源,纵使飞蛾扑火,也不断地牵引着她的心跳,她的眼神,她的注意。

这样优秀的男人,合该就得属于她!

时然那个贱人,她不配!

嫉妒如潮水一般淹没了她,看着那个男人,她不免臆想自己正被他抱在怀里。

光是想想,她就一阵心痒难耐,全身上下仿佛有千万条细小的蚂蚁爬来爬去。

又麻又痒,还夹杂着一股强烈的快感。

毫无意识地,一丝娇喘从她口中溢出:“嗯~”

站在一旁的刘如玉摸了摸她的额头,关心道:“若若,若若你脸怎么这么红啊,你身体怎么在颤抖,是不是发烧了,你不要吓唬妈妈啊。”

从迷离恍惚的状态清醒过来,她竟然对着苏偃哥哥……

一时之间羞的低下了头,可是刚才那种感觉却久久挥之不去,赶紧说:“妈,我没事,可能感觉有点热了。”

时然被苏偃抱在怀里,她的头刚好放在男人的肩上,一股熟悉的好闻气息随之扑面而来,不禁有些恍惚。

难道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她和苏偃依旧那么恩爱。

可是捏在她腰上渐渐加重力气的手唤醒了她短暂的茫然。

她抬起头,正对上男人下垂的视线,领悟到男人的本意,“阿偃,我错了,我应该好好听你的话的,这样就不会被别人误会……”

果然男人接着她的话,自然地问道:“被误会什么了?说来我听听。”

时然从男人宽阔有力的肩膀上抬起了头,委屈哒哒地看了二叔一样,当着所有人的面告黑状:“刚才二叔说咱们要离婚了,他还说,我不配管理时氏集团,要我把股份都交出去,可是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最珍贵的东西啊。”

废话,有靠山了不用是傻子!

尽管知道她大部分都是装出来的,可是听着时然的控诉,那话里浓浓的撒娇意味都让他心动,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在她的面前,只为了博她一笑。

大概古人的烽火戏诸侯也是这种情况吧。

苏偃:“奥,还有这样的误会,二叔,我都来了这了,要不我和你谈谈股份所有权的事情?”

时二叔擦了擦鬓上的汉,对面男人身上的上位者气息扑面而来,让人有些招架不住。

以他现在的公司规模,根本就无力和苏氏抗衡,更无力承受苏偃的怒火。

圈里谁不知道,苏偃小小年纪就心狠手辣,生意场上很有一套,自他接手苏氏以来,苏式

氏集团的规模足足扩大了三倍。

他掌握着A市的经济命脉,旗下产业横跨娱乐,影视,餐饮,旅游等多个领域。

为了一个区区的时然就和苏偃对上,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

他急忙解释,“想必是苏少误会了,我在和侄女开玩笑呢,哪有什么误会。”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苏偃揽着时然就要走,可是时然哪里会愿意,她还想着多陪父亲一会儿。

对于时然的反抗,苏偃加大了力气,“怎么舍不得走?还想再陪着你的情郎哥哥啊!”

时然恼羞成怒,她根本不知道苏偃究竟再说些什么,“苏偃,你是不是疯了,你放开我,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对,我是疯了,我被你弄疯了,时然,我现在命令你,带着孩子跟我回家。”

一听到回家时然彻底地挣脱开了苏偃的怀抱,她后退两步,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完全是抵触的姿态。

“不,我不会跟你回去的,咱们两个已经离婚了。”

苏偃强忍着怒火,从兜里掏出了放了好几天的离婚协议书,当着时然的面打开,然后撕了个干干净净,七零八碎。

“你是说这个吗?好了现在可以跟我回家了吗?”

自己明明都要放弃了,苏偃为什么还要来纠缠不清,“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我都答应离婚了,你究竟还想怎么样,说什么我都不会跟你回去的,你的初恋情人还在等着你呢,你放过我吧。”

时然用力的喊出了自己憋在心里许久的话,浑身都失了力气,软软的蹲在了地上。

苏偃抱着时然的颤抖的身子,嘴里喃喃道:“我放过你,谁来放过我呢,时然,你跟我回去吧,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咱们还有宝宝呢。”

“回不去了,都回不去了……”

“怎么可能回不去!时然,你是不是还放不下宋溟,我告诉你,你休想,我警告你,如果你不跟我回去的话,我不知道自己会对于家干些什么!”苏偃威胁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