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玉无香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谁又在召唤我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表哥万福 楚后
末日在线 毒医娘亲萌宝宝 青春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十六章 飞向圣罗约(5)-打条飞毯

发布时间:2022-07-23 23:02:52

第十六章飞向圣罗约(5)——打条飞毯雪凝点了点头,和莎莎几道在路边的雕花藤椅上坐下去,目光注视路上熙攘的人群。克尔赫城的街景颇有看头,此时正逢“瞳柔节”①放假了期间,商业街上的行人摩肩接踵,基本上每个行人的穿着和逛街模式都像在T台走秀。即便在地球上的时不时地,雪凝会忍不住悄悄瞟莎莎一眼。从昨天开始,她一直在提心吊胆,担心莎莎询问夜虚静域里天雷黑爆的事。但是神奇地,莎莎只字未提。雪凝想起蓝发大法师和她拉的勾:。

>>>《极夜雪记》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飞向圣罗约(5)-打条飞毯》精选

第十六章飞向圣罗约(5)——打条飞毯

雪凝点点头,和莎莎一道在路边的雕花藤椅上坐下来,注视路上熙攘的人群。布利赫城的街景颇有看头,此时正值“瞳柔节”①放假期间,商业街上的行人摩肩接踵,几乎每个行人的穿着和逛街模式都像在T台走秀。即使在地球上的巴黎,雪凝也没有见过如此喧闹的“全民时尚”氛围。也有行人扭头朝雪凝看,雪凝猜想是因为自己的东方面孔,或者因为自己格格不入的、一点也不时尚的穿着?(“也许,”雪凝暗想,“倘使我把服装店里卖的夸张龙袍穿上,反而不会有人盯着我看了。”)

时不时地,雪凝会忍不住悄悄瞟莎莎一眼。从昨天开始,她一直在提心吊胆,担心莎莎询问夜虚静域里天雷黑爆的事。但是神奇地,莎莎只字未提。雪凝想起蓝发大法师和她拉的勾:

“这事不难。和我拉个勾?”

——蓝发大法师答应不让夜芒台的其他任何人知晓她昨天在天雷黑爆现场的事,他该不会……对莎莎的记忆做了什么吧?

雪凝回想昨天下午从博物馆出来之后再遇莎莎的情景:莎莎仿佛丧失了和博物馆有关的记忆。她甚至记错了和雪凝相约的地点,没有来博物馆接雪凝,而是跑到了离博物馆二十九个街区远的一座大礼堂。经蓝发大法师提示,雪凝才赶去大礼堂,见到莎莎笑意盎然地迎上来,恭喜她如愿以偿被圣罗约学院录取,紧接着就带她离开夜虚静域、来到地表的布利赫城。全过程中,莎莎没提天雷黑爆,没提寂夜领域博物馆,就好像下午喷泉池旁的对话从没发生过一样。

雪凝脑海里不禁闪过理查摩尔副司长的记忆被抹销掉的一幕:“他没事的。待会司长会在他的办公室里醒来,以为自己只是打了个盹。”难道蓝发大法师也对莎莎做了同样的事吗?不但抹销,还修改了莎莎的记忆?可是莎莎是山行团的精英大法师,法力相当高强,蓝发大法师的法力要到什么程度,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抹销、修改掉莎莎的记忆?

雪凝望着街角风中飘飞的红叶。之前她没有想过蓝发大法师要怎么兑现他的承诺,如果早晓得她会对莎莎的记忆做手脚的话,她还会同意和他拉勾吗?

脑海里一个清冷的声音忽闪忽闪:“不抹销莎莎的记忆,难道等着莎莎来抹销你的记忆?”

雪凝肩膀一颤。

“你还看不透吗?是的,莎莎为人不错。但她会为了工作原则毫不犹豫地该出手时就出手,她对理查摩尔出手,就是例证。”

是啊,即使不用人明讲,雪凝心里也剔透:天雷黑爆事件应该是夜虚静域的大秘密。夜芒台怎会容许自己总部爆发大规模黑魔法能量闪电的事情,被外人知晓?消息一旦泄露,只怕会引起恐慌!——西方最高的魔法师组织、半个星球魔法师的最高总部,居然被黑魔法渗透?想想也让人脊背发凉!

光凭莎莎知道雪凝当时在博物馆天雷黑爆的现场附近,她理应会像对待理查摩尔一样,把雪凝的记忆抹销掉。

她没有这么做,推理出来只有一个可能:她自己的记忆被人动了手脚。

雪凝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她当然想得通这些道理。可她不大明白的是:为什么蓝发大法师也是夜芒台的人,却不像莎莎那样有“工作原则”,只是“儿戏”地跟她拉了一个勾,就把她放跑了?甚至还帮忙抹销了夜芒台同事的记忆?

雪凝瞥眼瞟自己的右手小指,看上去与其他九根指头没啥两样。不过,雪凝清楚,那里有一个魔法锁缚的诺言:不能讲出蓝发大法师额头芒星的秘密……

而蓝发大法师答应她的诺言,此时已经全部兑现了。

——雪凝曾在天雷黑爆现场的事情,似乎消失在知情人的记忆中。

——夜芒台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居然同意她去圣罗约学院上学,而不是他们一开始极力向她推荐的蜂蜜河谷、福格海德、红垩鹰或者雪矢冰痕学院。

.

仿佛做梦一般,莎莎带着她踏上布利赫城的出租飞毯,在呼呼的风声和美得不可思议的金茶色晨光中朝圣罗约学院飞去。

她即将成为阿克米的同学了。

.

蓝发大法师说他遇到我是场奇遇,我遇到他,是不是也是场奇遇呢?

.

******************

.

说到奇遇——

风势转强,飞毯灵巧地顺着一股西南方吹来的气流爬升,一直爬升到了白云的下方。飞毯驾驶员回了一下头:“坐稳,马上一段在云里飞,视线不佳,别掉下去啊。”莎莎伸过一条胳膊,扶稳雪凝。

雪凝却倏地瞧向飞毯驾驶员,目不转睛。那位驾驶员刚才从边上拉出一顶特大的遮耳绒帽扣在头上,雪凝的记忆“咔嗒”一响……

这背影轮廓,怎么好像……似曾相识?

不会吧?

雪凝拼命眨眼。

一个名字浮上她的脑海:斯维因——阿克米5岁那年,和加尔奎恩、娜西莉亚、约什一起带小阿克米去西岛东北部吟唱的使者团里的飞毯驾驶员?

.

①瞳柔节:地星春季里的一个节日,取万物萌发时节、满眼柔和春色之意。后来在许多国家演化为法定的长假,人们往往利用这个假期进行春日踏青观光之旅。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