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玉无香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谁又在召唤我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表哥万福 楚后
末日在线 毒医娘亲萌宝宝 青春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九章 小白兔,白又白

发布时间:2022-07-14 14:57:01

从山洞深处匆匆走来两人,还未等康德详细介绍,其中的女子就急切问着:“大哥,怎么样了?人找到了了吗?”方映瑶一阵无语,他们几个大活人站在康德身后,她硬是没看见了。心中默诵,她也不是故意的,她也不是故意的,这姑娘肯定眼神好!康德也有些好意思,轻轻向侧面,心中默念,她不是故意的,她不是故意的,这姑娘肯定眼神不好!。

>>>《问仙遥》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小白兔,白又白》精选

从山洞深处匆匆走来两人,还未等康德介绍,其中的女子就急切问道:“大哥,怎么样了?人找到了吗?”

方映瑶一阵无语,他们几个大活人站在康德身后,她愣是没看见。

心中默念,她不是故意的,她不是故意的,这姑娘肯定眼神不好!

康德也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侧身,介绍道:“这几位道友就是我找来的新队友。”转而又给方映瑶四人介绍:“这是我小妹康玲,这位是吴忠吴道友。”

吴忠是一位长相有些腼腆的青年修士,他轻点了点头,表示打过招呼。

而女子目光在宁寻方映瑶几人看了看,见他们修为与自己相当,也不敢轻视,她微微一笑:“刚才是我太心急了,没注意到几位道友,几位勿怪。”

方映瑶微微一笑:“道友哪里的话,我们初来乍到,承蒙康道友不弃,愿意邀我们共同组队,已是非常感激了呢。”

方映瑶这般试好是有道理的,一来是观察他们性格如何,若是尖酸刻薄,心胸狭窄之人,早些离开便是。

二来,这几人若是靠谱,一开始将关系打好,日后也好行事一些。

康德哈哈一笑:“方道友真是太客气了,能遇到几位,也是康某的幸事。”

几人又互相客道寒暄了几句过后,康德才话归正题。

“在来的路上我与几位道友已经说过,我们接的是百味楼补杀飞榕兔的任务,而飞榕兔只在皎月谷有,想要在两天之内捕杀三百只飞榕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飞榕兔虽然只是一阶中期,攻击力又不强的妖兽,但是它速度奇快,一般的炼气五层都不一定赶得上它的速度。”

“这两位道友去了很可能帮不到忙,还容易受伤,不如这样,两位道友先留在山洞里,等我们完成了任务,再来汇合,洞口之外我们布下了隐匿阵法,安全无虞,还请两位放心。”康德道。

方映瑶几人略微商量了一下就同意了康德的提议,让冷风和邵清俊暂时留下休整,由他二人同康德三人一起去皎月谷猎杀飞榕兔。

带上他们确实很不妥。

邵清俊自知修为低微,去了也帮不上忙。所以他没有考虑就答应了。

冷风虽然想随护宁寻左右,但他知道自己去了还可能让宁寻分心来保护自己,所以他也没吭声,留了下来。

既然已经商量好了,几人话不多说,直往皎月谷而去,在路上,小队几人都互相了解了一下对方擅长的法术与招式。

康德是四灵根擅长金系法术,而他的小妹康铃,则是擅长水系法术,吴姓青年擅长土系,方映瑶只道自己擅长木系。

这里除了宁寻一个,其他几人都是多灵根,宁寻说自己擅长风系法术的时候。康德他们还惊讶了一下。

要知道,练气期能使用什么法术,就证明他们是什么灵根,只有到了筑基期,才能转化自身灵力,使用出除灵根以外的法术。

不过看宁寻年纪,他们都在心中小小的为他叹了口气,真是可惜了,这位宁道友——还真是生不逢时呢!

小队众人边走边谈,东拉西扯,说了一些各自的见闻,倒是将关系拉近了不少。

晌午时分,小队到达皎月谷,皎月谷四面环山,只余一条三丈多宽的通道,可供人兽进出。

几人入目之处,谷内无不是花草树木繁盛,充满着草木清香和比外界稍稍浓郁的木系灵气。

走不多久,五人来到一片清澈的湖泊前,湖泊之中碧水清波,而周围则绿草成荫,其间时不时有小兽穿行而过,赫然是他们此次的目标飞榕兔。

草丛中,一只只如毛团般雪白的飞榕兔,三两成群的在一起嬉闹,丝毫未察觉不远处正有几人虎视眈眈的盯上了它们。

康德挥手示意几人准备,自己则纵身一跃,直扑飞绒兔而去。

同时康铃吴忠两人紧跟他身后往两边而去,方映瑶宁寻也不迟疑,手中凝出灵气,身形一闪,同另外三人一起组成了合围之势,将飞榕堍围在了中间,好防止它们逃跑。

几只飞榕兔感知到了危险,一阵吱吱乱叫后,两腿一蹬,肉翅扇动,没头没脑的往四周乱冲,几人法术连出,一时间,法术,刀影,剑影都往飞榕兔身上招呼。

方映瑶没有拿出那条长绫,而是用木系灵力凝成的长刺,速度飞快的戳向一只只乱跳的飞榕兔,离方映瑶不远处宁寻,一手释放出一道风墙,阻挡着飞榕兔的去路,另一手掐出根根风针,望飞榕兔身上落去。

而另一边,吴姓修士法诀一掐,他站的那一方就出现了一道厚厚的土墙,接着地面上,草丛中凡是飞榕兔跳到的地方,都出现了一根根的地突刺,使得飞榕兔无处落脚。

飞榕兔虽然生性温和,灵智不高,但是触及生命,它们也显露出了凶性,它们见逃脱无望,便攻击向了众人,飞榕兔身形如电,闪避着众人的攻击,口中则是发出吱吱的尖叫声,使得众人神识一阵恍惚。

方映瑶神识一晃,立刻回神,随手发出几道木刺,她瞬间便明白,这灵智不高的兔子叫声中竟然还带了一丝音波攻击。

方映瑶的攻击打向了一只正要攻向她的飞榕兔,兔子倒地,方映瑶立刻看向宁寻。

宁寻此刻有些狼狈,肩上有着三道深深的抓痕,从伤口处冒出汩汩鲜血,地上还躺着已经被他杀死的飞榕兔。

方映瑶一个箭步来到他身边,掐出了几个回春诀,宁寻就见自己那深可见骨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宁寻脸色还有些苍白,虽然伤口已经没了大碍,但失去的血液,一时半会是养不回来了。

方映瑶关切道:“宁叔,您怎么样,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宁寻笑了笑:“放心吧,没事了。”

他对飞榕兔那一击,还有些心有余悸,差一点,差一点点,他只要再慢上一点,飞榕兔那一爪子就不是落在他肩上,而是落在他胸口了,被兔子掏了心什么的,那画面简直不敢想。

方映瑶明白他此刻的心情,第一次面对生死,难免有些茫然惊惧,虽然在船上那次遇到的鱼妖比这飞榕兔厉害,但是直面它的是自己,宁寻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生死之间的恐怖。

而这次,唉,方映瑶在心中叹了口气,这种事情也只能靠他自己调节,别人根本就帮不了。

“嗯。”其实受伤这种事情,伤着伤着,也就习惯了,习惯成自然嘛!

而另一边,康家兄妹刀影剑影连挥,剩下的几只飞榕兔便被斩杀。

吴姓修士也结束了战斗,虽然他们几个都带了点伤,不过飞榕兔倒是一只都没有逃走,此时正被几人一手一只的拎了过来,画面很是血腥。

康德见宁寻脸色苍白,身上还留有大片血迹,不由关切问道:“宁道友这是受伤了吗?”

接着他在储物袋上随手一拍,取出一个白玉丹瓶,道:“这是回春丹,道友快服下吧。”

宁寻接过丹瓶,向康德道了谢,之后便取出了一颗服下,方映瑶的回春诀虽然很好,但是她修为还低,不足以发挥出最佳效果。

宁寻将玉瓶递还给康德,却被他摆手拒绝,直道他太客气了,日后大家还要同心协力,小小丹药,又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既然康德这么说了,宁寻也不好再多说,将丹药收起。

几人找了片空旷之地,由康德拿出阵盘摆下,开始恢复伤势与灵力。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