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70 大衍中世界(十五)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9

“唐炎!你给我等着!”“我能让你成了家主,也能让你被人唾弃!”老者饱含怒火的声音响彻云霄整片庭院。而他话语中的主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了这片地方。“唉,你们据说了么?”唐家家大业大,不少人有着各式各样的信息网,其规模庞大到,更有甚者有人能说出家主昨天眨了几“唉,你们听说了么?”。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70 大衍中世界(十五)》精选

“唐炎!你给我等着!”

“我能让你成为家主,也能让你被人唾弃!”

老者充满怒火的声音响彻整片庭院。而他话语中的主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片地方。

“唉,你们听说了么?”

唐家家大业大,不少人有着各式各样的信息网,其庞大到,甚至有人能说出家主今天眨了几次眼睛。

“什么什么?”

“无垢宗的宗主,病了。”说话的人神神秘秘的,唯恐被人听到。他附身,轻轻贴在自己好友的耳边,道:“据说是不治之症,但具体不知为何。”

“大衍中世界岂不是要开始乱了?”好友一听,双目瞪大。

无垢宗是大衍中世界最强大的宗门,一个宗门的宗主去世,放在其余宗门或许不算什么,可无垢宗的宗主不一样。据说他是整个宗门的核心,就像是鱼儿不能没有水,无垢宗也不能没有刘元。

“我看不一定,”听到两人谈话的一个路人也凑了过来,显然也是知道了什么内情,像做贼样,看了看他俩,“听说他们已经找到救治他的方法了。”

“什么方法?”

男子递给他们一个不可言说的眼神,神神秘秘的离开了。

只剩下一脸茫然的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不解,齐齐说:“吊人胃口呢?”

**

唐声声最近晚上老是做梦,梦中的她周围都是一群不认识的人。他们无一例外都在师妹、师妹的叫着她,还有一个人总是明里暗里的要杀她。画面下一瞬一转,她看见自己最喜爱的百枯姨躺在冷冰冰的地上,双目紧紧望着门口。鲜血染红了地上落下的纸张。

“百枯姨!”又一次从梦中惊醒的唐声声坐在床上大声哭喊,“百枯姨!”

门很快被推开,年轻貌美的妇人焦急的进来,身上披着一件外套,裹挟着冰冷的寒意,刺得唐声声身体一颤。

百枯只以卫是她怕极了,紧紧抱住了她,纤细的手不停在女孩的后背一下又一下地拂过,柔软的声音就像是哄着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声声乖,百枯姨在。”妇人的神色柔软,唐声声虽不是她的女儿,却胜似她的女儿。

唐生趴在百枯的怀中抽噎了许久,兴许是苦累了,又或是百枯的双手有着不一样的法术,很快,唐声声再次陷入沉睡之中。这次,她幼小的眉头不再紧皱,嘴角带着憨甜的笑意,似乎做了个美梦。

百枯本就温柔,此刻抱着唐声声,更是有了别样的母性光辉,柔软的不像话。她将女孩轻轻放在床上,又为她捻了捻背角,反复确认不会有风透过被子的缝隙后,这才放下心,摸了摸女孩细软的发丝,离开了。

“怎么样?”唐炎在唐声声惊醒的瞬间,立刻醒了过来,但并没有跟过去。他知道对于女孩而言,此刻需要的是更像母亲的百枯。他拉着百枯坐在床上,“声声又做噩梦了?”

“是啊。”百枯好看的眉头紧皱,轻叹一口气,“也不知道这孩子每天想什么,怎么会做噩梦呢。”

唐炎叹了口气,宽厚的大掌将百枯的手包在里面,宽慰了句:“行了,明天带她散散心吧。”

百枯“嗯”了声,吹熄了灯烛,睡了过去。

第二日,百枯带着唐声声到唐家的一处山顶散心。这处是唐家不少弟子公认景色最美的地方,只是距唐家宅子太远,一般不会到这。

百枯拉着唐声声,坐在草地上,看着远处,问:“声声昨夜可是梦到了什么?”

唐声声本来灿烂的心情,在听到百枯的疑问后,顿时低落下来,她圆圆的狗眼噙满了泪珠,欲掉不掉的,“我昨晚……我昨晚……”

百枯一看,立马把唐声声拉进怀里,哄着道:“百枯姨不问了,不问了。”

唐声声没有停下,像是要把这几天噩梦中所积累的不满全部释放出来,泪水打湿了百枯的衣服,“梦到百枯姨……梦到百枯姨……”

死了

每每说道最后两个字,唐声声就像是被施了禁言咒一般,哽咽在嗓中。

她哭得更伤心了,百枯以为是自己平日课业上对她太凶,惹得女孩梦中害怕,轻笑了声:“百枯姨以后不凶你了。”

唐声声既没否认,也没承认,她哭得太伤心,根本没听百枯到底说了些什么。

日落西沉,百枯拉着哭肿了双眼的唐声声走在路上,一路沉默。

“百枯姨,你会离开么?”唐声声措不及防的开口,让百枯一愣,她不知道唐声声为什么这么问。

百枯只以为是小姑娘想到了自己以后成亲的事,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百枯姨总有一天会离开你。”

“为什么?百枯姨能不离开么?”唐声声拉着百枯的衣袖,急切的想要一个肯定的答复。

“不可以啊,”百枯蹲下来,平视着女孩,“声声以后要和你心爱的男子成亲,百枯姨不能一直在声声的身边。”

和这么小的孩子讲成亲似乎是一件极其遥远的事情,百枯也不在乎唐声声是否能听懂。

百枯的双眸在阳光下是褐色的,直直盯着你的时候,就像是一味药,叫你说不出话来。

唐声声看着眼前熟悉但又陌生的女子,一时忘记了自己到底要说什么,仍由百枯拉着她往唐家走。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唐家沉浸在一种懒洋洋的气氛中。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个世界到底会发生什么。

无垢宗宗主刘元受伤的消息也逐渐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大衍中世界的魔族蠢蠢欲动。而修真者们大多都知道刘元受伤意味着什么,焦躁的情绪在每一个人的心头散开。

“怎么办啊?”

“完了,大衍中世界要完了。”

唐声声在家中总是听到这两句,她有些疑惑,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害怕?

忽然有一天,所有的焦躁倏地没了,紧接着而来的是充斥在每一个角落的喜悦。

“你们知道么?刘宗主有救了!”

“什么!找到解药了?”

“对!但具体是什么不知道,我听无垢宗的人说,他们已经开始准备炼制丹药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