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62 过往(一)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9

十七年前李家“娘亲,爹爹怎么了?”一个几岁大的稚儿抬起头望着自己的母亲,他不明白前段时间怎么了,母亲总是会在哭,父亲也始终躺在床上,“爹爹什么时候能陪衡儿玩?”美貌的妇人满目忧愁望着床上痛苦呻呤的男子,她会觉得眼睛疼。她的眼睛前段时间再也也没也没眼泪留在,看到自己心爱的儿子来了,妇人强撑起笑容说,抚了抚男孩:“衡儿乖,爹爹需要休息,你自己玩。”。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62 过往(一)》精选

十八年前赵家

“娘亲,爹爹怎么了?”一个几岁大的稚儿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他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母亲总是在哭,父亲也一直躺在床上,“爹爹什么时候能陪衡儿玩?”

貌美的妇人满目忧愁望着床上痛苦呻吟的男子,她觉得眼睛疼。她的眼睛最近再也没有眼泪留下来,不是不流。是流多了,干涸了。

看到自己心爱的儿子来了,妇人强撑起笑容说,抚了抚男孩:“衡儿乖,爹爹需要休息,你自己玩。”

养尊处优下细嫩的双手此时也糙糙的,但还是带着不一样的温度。这双手抚在男孩的脸上,一下又一下,像是无声的安抚。

“哼,娘亲坏!”男孩娇气哼唧一声,说完摔门直接离开。

“衡儿!衡儿!”妇人跟着跑了出去,在后面大声呼唤着男孩的名字。

可不管妇人如何呼唤,男孩充耳未闻,只顾着自己走。

小孩子的精力总是无限的,更何况妇人最近没休息,男孩没过多久就把妇人甩在身后,来到了属于他的秘密基地。

这处地方是他前几个月突然发现的,没人来。又有重重障碍做掩饰,更是很难发现这地方。

“衡儿!衡儿!”

男孩没出声,很快,妇人的声音逐渐变小,直到最后消失,男孩才把手从口鼻上撤下来。

哼!他才不是小孩子!男孩想,他都知道,爹爹生病了!这是管家伯伯告诉他的,爹爹的病需要回春城的余家的一味丹药,只要吃下去,爹爹马上就能好起来!他一定要拿到那味丹药,然后爹爹就又能和他一起玩了!

第二天男孩悄悄从家里跑了出去,跟着一辆马车来到了回春城。

回春城离东洲并不远,因此两边的贸易交往十分频繁,这也是男孩能迅速来到回春城的原因。

“叔叔,余家怎么走?”

“哪家的小孩啊?去去去,别妨碍老子做生意!”

男孩撅撅嘴,找了另一个人:“婶婶,余家怎么走啊?”

男孩长得俊,小小一只,惹的人母爱泛滥。女子一见喜欢极了,说:“走,婶婶带你去。”

“小朋友来余家做什么?投靠亲戚?”女子随意问道。

“不是,”男孩摇了摇头,“爹爹生病了,需要治病,要买药。”

女子顿时心生怜悯,仍不住多说了两句:“这余家像只铁公鸡,一毛不拔,你可要小心。”

“没关系,我带了很多钱。”

男孩笑容灿烂,不见一丝阴霾,像是天空中的一轮太阳,无声温暖着周围的人。

女子看着他的笑容,笑了笑没说话,她不看好男孩,但出于善意并没有出声打击他。

过了一会,一道黑色木门出现在两人视线中:“小朋友,就是这,我先走了。”

“谢谢婶婶!”男孩郑重朝着女子鞠躬,道谢一声。

待女子走后,男孩一步一步走到余家大门前,沉思了片刻后,才敲了敲门,只是许久都没人应。他坐在台阶上,等啊等啊,等到最后太阳都快消失了。

一个女孩出现在他面前:“喂,你是谁?”

男孩没回答,只是执着的问:“你是余家人吗?”

女孩不耐烦了,说:“是。”上下打量了男孩一番,“哪里来的乞丐?”

男孩并没有女孩说的那么严重,只是一天下来舟车劳累,衣服有些凌乱而已。

“你能卖给我一枚丹药么?”

“不卖!”

男孩急了,忙从随身口袋里拿出银钱,递在女孩眼前,说:“你看,我有钱,我可以买!”

“我们家的丹药向来只卖给有钱有势的人!像你这种……”女孩顿了顿,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枚回春丹,仍在地上。

丹药滚落在地上,沾了灰尘,男孩下意识扑倒在地上,想要用手去抓丹药,下一刻,一只干净昂贵的绣鞋踩在他的手上。

男孩吃痛一声,忙缩回手,眼见着丹药被辗的粉碎。

他双目像是燃起了熊熊烈火,说:“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被他的气势吓到了,下意识后退两步,说:“关你什么事!”

“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的声音犹如地狱的声音,带着深渊般的幽深与鬼魅,吓得少女慌忙开口:“我叫余声声!我叫余声声!”

说完后不管男孩的反应,打开门就往府里跑。

男孩回了家,看着眼前熊熊燃起的烈火,想要冲进去,“爹!娘!!”

“少爷,别进去!”管家拉住了男孩。

“爹,娘呢?”

“求不到药,老爷去了,夫人也就跟着去了....”

从此世间再无赵家,只剩赵山河。

**

赵山河沉睡的双眸惊醒,他难得睡一会觉,没想到竟梦到了前尘往事。他白衣半耷拉在肩上,单手懒散撑在床上,眼皮半敛。黑色的双眸隐匿在阴影之下,当你望进那双鸦黑色的眸子,里面似乎有无形的眩惑,蛊惑着你。

他很久没有梦到那段时光了,甚至都差点忘记自己那副天真的模样。

真是愚蠢啊。

赵山河无声感叹,天真又不谙世事,随意轻信他人。

他百无聊赖的依靠在床栏上,一手懒散垂在身侧,细细在蚕丝薄被上摩擦。冰凉的触感让他意识更加清晰。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画面上正是他的仇人,那个自大妄为,被宠坏的小姑娘——余声声。

看着她在妖兽中厮杀,赵山河如同一位高高在上的神明,内心毫无波澜看着画面中的人,玩味一笑。

突然,画面中的女孩被她后背的妖兽袭击,少女被撞到在地上,直直被撞了数十尺才堪堪停下。

赵山河像是看到了什么精彩的表演,换了个姿势,“倒是有些本事。”

少女在停下后,不顾疼痛,立马站了起来。随意拭了嘴角的鲜血,手中的黑剑紧紧握住,就像是握住自己的生命一般。

大概是赵山河眼神太过专注,余声声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朝着一处看了过去,隔空和赵山河双目相对。

可余声声什么也没有发现,只能收回视线,继续斩杀妖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