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57 大衍中世界(三)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8

“樊师兄!又……又……又有新的化神凶兽了!”来人惊慌御剑飞过来,连刀身都来还来控制住,就立刻跳下去。“什么!”樊玉大惊,他压制住自己跃动的愈加快的心,被强迫自己镇静下去。现在的所有人都望着他,一但他有什么,如果整个大军都要奔溃。“突然发生了什么?”余声声“什么!”樊玉大惊,他压住自己跳动的愈发快的心,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现在所有人都看着他,一旦他有什么,那么整个大军都会崩溃。。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57 大衍中世界(三)》精选

“樊师兄!又……又……又有新的化神妖兽了!”来人慌张御剑飞来,连剑身都来不及稳住,就立马跳下来。

“什么!”樊玉大惊,他压住自己跳动的愈发快的心,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现在所有人都看着他,一旦他有什么,那么整个大军都会崩溃。

“发生了什么?”余声声所在的位置距樊玉较远,只能隐约看到他周围的人群骚动起来,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周围早已习惯的弟子们见到这情景便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解释道:“大概又有新的妖兽突破化神了。”

说完又是重重叹气,似乎瞬间丧失了斗志一般,适才满腔对妖兽的热血被这一出浇灭,“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余声声听后愣住了,不只是眼前这位修士,所有在此处的大衍中世界的修士都低垂着头,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妖兽,吸取了他们所有的斗志。

满目疮痍的土地,满目尸横遍野,这是修士用他们生命铸造的一道城墙。最让人绝望的是这场战斗他们不知道会何时结束,在妖兽被赶走之前,他们每一天,每一刻都要打起精神,面对随时到来的死亡威胁。

“又是一只化神期妖兽。”一名修士道,她的声音很低,就像是气音一般。

化神期的妖兽意味着一个新的妖兽群体的诞生,他们不再漫无目的地攻击,而是在化神妖兽的指挥下,有规律的向人类发起进攻。

一只化神妖兽的威能尚且如此,更别说此界中还有至少数百个修为相同的妖兽。他们会不分昼夜的进攻,这也是近期妖兽进攻愈来愈频繁的原因。

兴许是周围低迷的气氛实在太过浓郁,惹得余声声都觉得自己心沉了下来。

“怕什么?几只连灵智都没有的妖兽就把你吓成这样了?”不知何时,霞雪兽回到了乾坤袋中,他声音脆生生的,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强烈安抚的意味,“你来去霞雪炎的时候不是很勇猛么?那时候我还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个女的。”

呵呵,余声声威胁笑了笑,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将神识探入乾坤袋中。先前那个比她高了不少的人此刻变成了孩童模样,翘着的二郎腿一晃一晃的,像极了凡间那些小孩妄图装作大人的样子,见此,她心中突生了一个坏主意。

“呀,你怎么变小了?”她状似惊讶道。

“怎么?不可以?我就喜欢这模样,轻松!”

哦,死鸭子嘴硬。余声声笑了笑,并没有拆穿她。

“笑什么笑?”霞雪兽仅仅皱眉,那副小大人的模样再次将余声声逗乐,“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么?”

霞雪兽的安慰让余声声心中的低迷短暂扫空,她抬眼看着压进的妖兽和低垂着头没有动作的修士,心里思索了片刻,下一瞬身体便离开了原地。

妖兽场上出现了这样一幕,白色劲衣少女手中持着一柄黑剑,身边环绕着无数柄巴掌大的小黑剑,在妖兽群中来回穿梭。

一挥一刺,少女的剑毫不犹豫的斩杀着席卷而来的妖兽,她就像是没有胆怯这一情绪一般,面对着越来越多的妖兽,那双黑色的双眸内战意如熊熊烈火般越升越高。

少女的身姿轻盈,妖兽的鲜血四溅在她的脸上,给那副清秀的面孔上无端增添了几分杀意。

许多年后,此处在场的很多弟子都成了大衍中世界的顶级强者,他们仍旧清晰的记得自己年少时见到的那个身影,明明什么也没说,却给了他们最大的勇气。

在场的修士望着远方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直到一人说道:“兄弟们,冲!杀了这些摧毁我们家园的畜生!”

他的声音粗犷有力,喊到最后,说的是什么也听不太真切,但他们奇迹般的就像是听懂了一样,齐声喊道:“冲!”

修士们从高楼跳跃而下,或是持剑,或是持斧,抑或是持着其它武器,总归都是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余声声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嘴角微微上扬,转身又投入到猎杀妖兽的队伍中。

在战斗中怕的并不是敌强我弱,而是丧气战斗意志。更何况大衍中世界的修士们并不弱,他们再怎么也是一方中世界的修士。到了大世界也都是能称得上一方天之骄子的存在,怎会敌不过区区几只妖兽?

夜愈来愈深,余声声只觉得全身上下都是僵硬的,支撑住她的唯有坚强的意志。许久之后,可能是妖兽也受不了这样强度的战斗,渐渐退至森林。等到余声声一间刺进一只妖兽的心脏,条件反射的想要挥向下一只时,这才发现,原来周围的妖兽早已不见了。

放眼望去,遍地都是鲜血,妖兽和修士的尸体交错在一起。其中还有几张熟悉的面孔,他们是十四团的师兄们。

明明在云麓书院的时候,他们厚实的掌心拂过她的脑袋,笑着说:“小师妹,你可是我们十四州的骄傲!我们未来的明日之星!”

她哪里是什么骄傲,明明他们才是。明知自己有可能丧生于此,仍旧义务反顾来了。

“剑修若是东怕西怕的,修什么剑?我们剑修就是干!谁要是不服我们,干死他们!”

师兄们的话语依旧清晰,像是他们还在她的身边一样。

“把师兄们的遗体放在一起,找个地方,散了吧。”

不知什么时候,十四州的众人聚集在了一起,邴开霁站在一位学长的尸体前,沉声说道。

只有这一刻,余声声突然明白为什么邴开霁被选为十四州的团长。在所有人孤立无助,不知所措的时候,只有他压抑着自己内心的哀痛,按部就班的布置好一切。

余声声眼眶微红,昨日与自己嬉笑打趣的人,今日便失去了生命,她再一次感受到修真界的残酷。

师兄们的骨灰随着风飘散在大衍中世界的四方,就像他们作为剑修一样。生前不被世俗规矩束缚,死后亦要活得潇洒自由。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