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50 云麓书院(三)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7

“他们啊?剑修,你说还能做什么呢,毕竟是去东煌岛捕猎妖兽。”……毕竟男修士也但是是在调笑,奕剑书院多少学生,倘若通通去了东煌岛,那还能余下多少妖兽?是以除了其余发法子。这就严禁不说奕剑书院所在的奕剑世界了。奕剑世界所有豪无内力的百姓并不像与……。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50 云麓书院(三)》精选

“他们啊?剑修,你说还能做什么呢,当然是去东煌岛猎杀妖兽。”

……

当然男修士也不过是在说笑,云麓书院多少学生,若是统统去了东煌岛,那还能剩下多少妖兽?是以还有其余发法子。

这就不得不说云麓书院所在的云麓世界了。

云麓世界所有毫无真气的百姓并不像与余声声所在的小世界一般,以为修真者只是传说。相反,云麓书院中汇集了一千小世界的绝大部分天才,这里的人比其余世界的人更加崇尚修真,甚至没有一个修真世家中若是出现了无法修炼的普通人,可是要被丢弃的。

这里的人,每每遇到什么困难总会求助书院中的人。一来二去,学院干脆专门弄了个地方,用以专门给此世界的百姓发布任务用。

余声声去看了下,和烬天塔中的机制差不多,但云麓书院中的任务更为困难一些。

还有几日就要上课,余声声找了个三日便能完成的任务,出发了。

**

仙玉乡

还未走到村口,余声声远远地就看到一位白髯老翁向她走来,脸上堆满了笑意,“仙人,可算盼到你了。”

“老人家客气了。”余声声扶起想要行礼的老者,问“我此番时间不多,任务我已经看到了,是帮你们除去妖兽?”

“对。”老翁点点头。

不一会,又一老妇走来:“曾老头子,你怎么能让仙人就站在村口?”她揪住老者的耳朵,转头和蔼的笑着,看向余声声:“您就是云麓书院的仙人吧?不愧是仙人,长得真好看。”

老妇的话语真诚亲切,余声声脸颊微红:“哪里,您过奖了。”

“仙人,我们进村再说吧,”老妇拉住余声声的手,带着她朝一处走去:“您一路劳累,辛苦了。老婆子没什么本事,就烧了点菜,权当是我的一点心意。”

余声声听到此话,也只能将拒绝咽回。

……

“老人家,你们村的妖兽具体是怎么回事?”

云麓书院中每一个任务只有简短的几句话,甚至有些还夹杂着各地的方言,很是难懂。书院中管事的也都是学生,哪来那么多时间去一一筛查核对,是以有些任务可能隔了几年都不见得有人去接。

仙玉乡的任务玉牌上只写了“需要除妖兽”这一句话,但因放在第五等难度,所以余声声也就毫无负担接下。

要知道云麓书院的任务总共也才五等难度,她所接的已经是最低等的了,便是有再多的意外也不会离谱到哪去。

“仙人啊,我们也不知道这妖兽是怎么回事。”一提到妖兽,老翁的表情就变了,他满脸苦涩,显然被妖兽困扰的不轻。

“我们仙玉乡因曾经挖出了一块仙阶的玉石得此名,那得了仙玉的神仙也为我们仙玉乡送上了祝福和防御法器,可是……”老妇潸然泪下,手帕不停擦着眼里冒出的泪花,“从前都是好好的。”

“老人家,你们别急,慢慢说。”

余声声忙安慰老妇人。老妇所说的仙玉应当是不假,她手中的玉牌确实也介绍了这一段。若此处真的有上界仙人所留下的防御法器,那寻常妖兽不应当有机会伤害村中的人。

老翁长叹一口气,哀愁道:“我们村已经死了五人了,他们还都是几岁大的孩子,怎么就……”

“怎么死的是他们,不是老婆子我?”老妇人哭的愈加伤心,“我一把老骨头了,死了也就死了,他们还小,是我们仙玉乡的希望。”

“老人家,别担心,我会杀死那只妖兽的。”余声声抚了抚老妇人。在想到伤人的妖兽后,她的眼神逐渐狠戾。

原以为玉牌中所说的妖兽只是夜间出来吓唬到了村民,没想到竟然杀了这么多人。思及此处,余声声不由皱眉,又问:“老人家,可否现在带我去那妖兽出没的地方?”

越早杀死妖兽,村民担惊受怕的心越早安定下来。

“行,就在我们村的后山。”老翁点头,领着余声声前往后山。

一路上,约莫是妖兽的关系,余声声并未见到一个孩童,只看到正在农作的妇女和男人。

“村长!这位可是云麓书院来的仙人?”正在农田劳作的妇女抬头看到老翁,笑着打了声招呼。

“是啊,二狗子身体可还好?”老翁也笑眯眯的,脸上全然没了刚才的阴霾。

听到老翁提起自家孩子,妇女脸上的笑意更加真诚,埋冤了两句,“那小兔崽子身体精神的很。这两日被他爹关在屋里,闹得差点连房子都烧了。他爹不放心,这不,只有我来割稻子。”

老翁笑了笑:“二狗子从前最爱跑了,突然被关在屋子里不高兴也正常。”

“行了,你忙着,我带仙人去后山瞧瞧。”

“诶。”

说罢,老翁领着余声声继续走。

“老伯,你们可知道那妖兽长什么样?”

“不知道,”老伯摇摇头,“老头子我睡的早,从未见过那妖兽……”

“后山旁边的老侯家应该见过,不过……”老翁欲言又止,长叹一声,“不过老侯家的那孩子是死的最早的,也是死的最惨的。此时去找他们,怕是……”

老翁“欸”了一声,“老头子去试试吧。”

余声声感激道:“那就麻烦曾老了。”

“不麻烦,不麻烦,”老翁摇摇头,“本就是要依靠仙人的,老头子做的这些又能算什么呢?能给仙人提供一点线索,那就是老头子的福气咯。”

老侯家

入眼是白色的布条,房子松松垮垮毫无生气。

老翁敲了敲门,“侯小子,我是曾老头,开开门。”

余声声站在老翁身边,破旧的房子透过门缝散发出一股刺鼻的霉味,看来是许久未打扫过了。门口的田地因长久没人照顾,也已经枯死。

吱呀——

门开了

透过门缝,余声声看到一个壮汉胡子拉碴,满眼遍布血丝,眼底青灰色的痕迹极深。显然是许久没有休息了,他声音嘶哑,像是老旧生锈的齿轮,一举一动间不见任何生气。

男人开口道:“曾老啊,有什么事么。”

“老侯啊,这位是云麓书院来的仙人,想问问那妖兽的模样。”

男子上下打量了余声声一眼,道:“进来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