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45 宗门大比(十)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7

“老人家,到了没?”余声声不记得我走了多久,竹篮压在她身上,从一就的痛疼,到现在的只会觉得有什么东西背在自己的两块肉上。“小姑娘别急,快到了,快到了。”“这都说了多少次快到了。”“唉,真的快到了。”老者说罢,两人眼前的场景一换,秀美的村庄会出现在的“小姑娘别急,快到了,快到了。”。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45 宗门大比(十)》精选

“老人家,到了没?”余声声不记得走了多久,竹篮压在她身上,从一开始的疼痛,到现在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背在自己的一块肉上。

“小姑娘别急,快到了,快到了。”

“这都说了多少次快到了。”

“唉,真的快到了。”

老者说罢,两人眼前的场景一换,秀丽的村庄出现在余声声的眼前,身后的竹筐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若不是身上仍然残留着的疼痛,她差点以为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

老者得意洋洋一笑,像个讨要夸奖的小孩子,“看,这不就到了。”

恰好,一旁有两人走来。其中一人的身影有些熟悉,待两人走近后,余声声发现那熟悉的身影并不是别人,正是与他一同被吸入漩涡中的赵山河。

他身边站着位女子,容貌秀丽,应当是此处的居民。

“燕女子。”老人脸上甚是严肃,全然不见与余声声相处时那份慈祥。他看着燕姑娘身边的男子,似乎在问此人是谁。

燕末只觉得自己倒霉极了,偷偷带陌生人入村本就是违规的事,更糟糕的是还被雷爷爷正巧撞见了。若是不好好解释,怕是今晚要进祠堂罚跪抄书了。

老者静静站在原地,等待燕末的解释。

燕末在原地纠结了半响,道:“雷爷爷,这位公子……”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赵山河打断,“雷伯好,我误入此界,是燕姑娘救了我,亦是我请求她带我找个休息的地方。”

余声声站在老者身后,挑眉。她没想到赵山河这么……无耻,为了能打探消息,哄骗小姑娘的手段一招接着一招。

他失忆了?要说母猪上树都比他失忆来的更加真,适才两人刚打了个一个照面,赵山河就递了个眼神,叫她不要多嘴。

“行,我知道了,”老者挥挥手,“燕女子先回家吧。”

“爷爷,这位公子……”燕末欲言又止,满眼担忧,站在原地久久未动,似乎是担心极了。

“燕末,回去!”老者的语气强烈,带着不可违抗的命令。

燕末知道,这是雷爷爷将要生气的表现,也不敢再逗留,匆匆和赵山河打了声招呼后就离开了。

待燕末走远后,雷老衣袖一甩,二人再次睁眼时周围已然不再原地。

入眼是大片大片的莲叶,空中隐隐带着莲花的幽香,吸入鼻中,只觉得脑子隐隐发昏,再一摇头,这般感觉便消失了。

“你们进入此界到底为了什么我也知道,”老者换了身衣服,一身紫色的长袍,周身隐隐有雷电环绕,随后瞥了坐在对面的赵山河,“小子,想要东西就得按规矩来。”

赵山河笑容温良谦逊,似乎是真的不知道老者在说什么。

“行了,”老者不耐烦摇摇手,“东西自己去取吧。”

下一瞬老者消失在原地,荷叶变成一只又一只诡异的手,从红色的河流中伸出,它们想要把二人拖入河中。

“嘻嘻嘻,养料……”

“好久没有营养这么充分的修士来了……”

数以千计的黑手从四方齐齐袭来,两人想要躲闪,却发现怎么也动不了,好象是被禁锢住了一般。两人这才响起雷老离开时挥袖的动作,想必那时两人就被下了咒。

是以余声声之后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和赵山河被拖入河中,再次失去意识。

失去意识前,余声声突然想到这两日她失去意识的次数怕是比踏入修真界后这几年加起来的次数还要多,顿时心头一涩,不知道说点什么。

雷——是以劈心魔所用。

雷希沙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持有它的人若是心有魔障,那即便是到手了,也会被雷希沙所存的力量所击伤。

余声声直觉的自己周身温暖极了,就像是婴儿时在母亲怀抱中一般,点点柔光侵入她体内,偶尔几丝疼痛也很快被柔光所吞噬。

悠久的时间过去,余声声再次睁眼,雷老站在她对面。

“小姑娘,醒了啊。”雷老笑眯眯的,目含赞赏看着她,像是找到了块上好的璞玉,“你可有什么心愿?”雷老毫无征兆问了句。

“心愿?”余声声不解。

她不知道雷老为何突然问出这个问题,一时愣住了,从重生开始她似乎就未曾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见老者不像是在开玩笑,余声声低头认真思考起来,她的心愿是什么?

雷老欣慰看着认证思考的女子。

他们在失去意识后所经历的一切都与他们心中的心魔有关,心魔越是沉重,便陷得越深。与之相反的,若是心中没有心魔,那么只消沉睡一阵,便能通过试炼。

眼前的女子是他上千年见见过最纯净的灵魂,心魔虽有,但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执念。人活在世上,谁能没有执念?贪、嗔、痴、慢、疑就像最狡猾的猎手,静静呆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就会迅速如毒药般侵散全身。

比如……

雷老转头看向一旁面容平静的男子,他静静的躺在地上,仿佛睡着了一般。但这终究只是仿佛,他清楚的知道,这男娃娃的心中并非像面上那般温和。

赤红色的心魔每时每刻都如针般深深刺进他的灵魂。

雷鹰是该称赞他还是不喜他,灵魂的痛楚没有多少人能够承受下来,哪怕只有轻轻一击,而这个男娃娃不仅忍住了如此多的攻击,甚至面上还保持着假笑。

若是不死,此子必定在神界有一席之地!

而一旁的余声声还在努力思考,她就算重生亦不觉得后悔,甚至为之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是财富?权力?还是力量?

不、这些都不是,念头刚一冒出,就被她掐死。她所图的是赵山河的资源么?不是吧,她所图的是有了这些资源后才能在修真之路上走的更远。

究其根本,一切都是为了漫漫仙途而已。

余声声看着老者,郑重道:“我所念为仙途,我所求为仙道;我剑斩执念、破命运,我不信什么天命,天命皆将由我所创!”

“好!好!好!”雷老连连称赞,女娃娃果然没让他失望,“此物名为雷希沙,祝你仙途得道,剑斩一切!”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