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44 宗门大比(九)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7

漫天黄沙翻飞,烈日阳光照射下惹的人心躁。余声声揉了揉痛疼的额角,有点儿懵。她不明白自己回到了什么地方,脑中的记忆还逗留在和赵山河在山洞中的一幕。到处环望,赵山河并没有在她旁边,可能会被瞬间传送到了别的地方。她右手不断地双手握拳、张开嘴巴、双手握拳、张开嘴巴,企图感应自己的余声声揉了揉疼痛的额角,有点懵。她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脑中的记忆还停留在和赵山河在山洞中的一幕。。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44 宗门大比(九)》精选

漫天黄沙飞舞,烈日照射下惹的人心躁。

余声声揉了揉疼痛的额角,有点懵。她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脑中的记忆还停留在和赵山河在山洞中的一幕。

四处环望,赵山河并未在她旁边,可能被传送到了别的地方。

她右手不断握拳、张开、握拳、张开,试图感应自己的本命宝剑,可体内连半点真气都感应不上。

眼下身处陌生的地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想罢,余声声撑起疲惫的身体一步步漫无目的的前行。

突然,余声声的眼前凭空出现了一位老者,老年人脚下放着一筐石头,揉着腰,朝她招手,丝毫没有被人发现的尴尬。

“小姑娘,帮帮老人家吧。”

若说平时,余声声必定前去帮忙。可眼前这位老者是如何出现的她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她嘴角抽了抽,你们修真界这么会玩么。但也只是心里吐槽两句,老者凭空出现,又在着不知名的秘境之中,仍谁看了都知道这是个送到手上的资源。

“爷爷,需要我帮什么?”余声声脸上挂起亲切的笑容,走到老者身边询问道。

“帮我把这些石头搬到那座山上。”老年人指了远方那座山。

余声声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望去,纵使是目力极好的她也只能隐隐看见一个山尖。她将信将疑指着那座山,“那座?”

“对!”老人欣喜一笑,宽慰的拍了拍余声声的肩膀:“小姑娘视力挺好的么。”

好在老人身边那筐子里只有两三块石头,没有了灵力的她上期也能搬动。该说庆幸自己锻体过么,余声声走竹筐前,心里不免有几分侥幸。

然而这点侥幸在背上竹筐的一瞬间就消失了。拿起来本不太重的竹筐稳稳落在余声声肩上后,仿佛有着千斤重,一时不察的她差点跌倒在地。幸亏身后的老者扶了她一下,这才没摔的脸朝地。

余声声心里一惊,回头看了眼老者,依旧是那副笑眯眼的慈祥模样,似乎适才单手拎起竹筐的人并不是他一般。

“小姑娘,走吧。”

“嗯。”余声声点点头。

沙漠中最是稀缺的是水,烈日当头,饶是余声声这般体质都觉得有些许受不了。她摸了摸干裂的嘴唇,喉中干涸的似是冒了烟。走了许久,久到她再也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动,眼前的大山依旧在远处耸立,一人一山的距离非但没有拉近,甚至更远了。

身边的老者双手背在身后,闲庭散步,宛若在自家后花园一般。他像是感受不到炎热,和满头大汗狼狈行走的余声声在一起,一时让人分辨不清到底谁才是身体柔弱的那个。

“老人家,还要……还要多久……啊?”余声声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突然有点后悔背上这筐石头。

老人手中凭空变出一把蒲扇,也不在意余声声是否会发现他身上的怪异,慈祥看着身边累弯了腰的女子,道,“急什么,我老头子都没着急呢。”

余声声被老人的话哽住了,只得认命继续前进。

另一边

一望无际的碧蓝色的海洋,赵山河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身在一处漂泊的船只上。船上还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见赵山河目光落在她身上,瞬间羞红了脸。绣帕半遮着脸,娇滴滴道:“公子可再看小女子,小女子会误会的。”

“失礼。”赵山河温润一笑,抬手想要用真气将湿润的衣服蒸干,却发现半丝真气也感受不到。若无其事放下抬起的手,君子般的笑意让眼前的女子沉醉其中。

“姑娘可知这里为何处?”

这是赵山河惯常的招式,温和君子般的人总能在第一面的时候予对方最好的印象,这副表情最是方便行事。

果然,女子被迷得脸红不已,连脑子都晕晕乎乎的,道:“公子太客气了,今日能遇上公子才是小女子的幸运。此处是碧海,乃是扶雷小秘境重的一处。不知公子年龄几何?可否婚配?小女家是这小密境中……”

“扶雷小秘境”

赵山河从女子一长串话中提取出这个名称,他在以前听师傅提起过这个秘境。谁也不知道扶雷小秘境在哪,说它是小秘境不太确切,此秘境内尚有住民。它更像是一方小世界,独立于九千世界。

据传此秘境是神界雷神陨落所化,是以生命能在此界生存。

没想到人人寻找的扶雷小秘境竟是这般模样。

“我不甚误入此界,也因此失了记忆,也不知自己的亲人……”赵山河温润的笑容一收,那副模样在女子看来便是伤心极了,忙安慰道:“我家尚且有余的房间,公子若是不嫌弃可到我家来……”

女子捂住嘴,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说了些什么话。心下慌张,完了,雷爷爷曾说过不允许他们带外人去村里。她现在不仅邀请别人去村里,还让人在自家住下。思绪来回之间,女子似乎已经听到哥哥的怒骂声。

可话已出口,再收回是不可能的了。女子只能硬着头皮接着道:“我叫燕末,公子随意称呼就好。”

“好,那在下先谢过燕姑娘的收留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