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42 宗门大比(七)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7

完了....余声声一凉,内心无言骂了赵山河几句。她更本敢再次呆着,谁能确保下面赵山河会会整出什么其它幺蛾子。下面的比斗一切顺利地,余声声所遇上的大都都是来长见识的筑基期修士。她也没多废多少力气便结束了剩下几场战斗。第三日在第三日的擂台战接下来的比试一切顺利,余声声所遇到的大多都是来长见识的筑基期修士。她也没多废多少力气便结束剩余几场战斗。。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42 宗门大比(七)》精选

完了....

余声声一凉,内心无声骂了赵山河几句。她根本不敢继续呆着,谁能保证接下来赵山河会不会整出什么其它幺蛾子。

接下来的比试一切顺利,余声声所遇到的大多都是来长见识的筑基期修士。她也没多废多少力气便结束剩余几场战斗。

第二日

在第一日的擂台战中,已经淘汰了大部分修士,能站在此处的无一不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余声声左右环顾了一圈,发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其中还有那日问路的谈慧心。她心中略微惊讶,毕竟医修可没几个有战斗力的。而谈慧心能在五轮擂台中胜利,来到此处说明她并非像外表所展示的那样弱小。

数千名修士站在广场上,等待下一场战斗的开始。

咚——咚——咚——

几声钟声响起,一道蓝色的漩涡出现在众人视野中。远处抱剑阁阁主——陨星剑尊立于高空之上,身侧站着几位长老。

“宗门大比第二轮开始!”

下一瞬,广场上所有的人都不见了踪影,均被随机传送了秘境的各个角落。

余声声只觉得身体有一种撕裂感,再次睁眼时,周围已经变了一番模样。眼前一片白色,雪花从天空飘落,冰冷刺骨的寒意叫人直哆嗦。

她前一日听师姐说过,第二天的试炼一般都是在一处秘境中进行,每届秘境的地形都截然不同,因而没有多少经验可取。值得注意的是秘境内唯一的规则是不得杀死宗门弟子,这一规则也就意味着只要对方没有死,那么伤得再重都只能认命。

丁零当啷武器的碰撞声引起了余声声的注意,她刚入秘境尚未设防,此刻半个身子都埋在雪中,幸得她体制国人,否则单薄的衣服怎能抵挡住这般严寒?

右手随意掐诀,温热的真气在经脉中流淌,余声声缓缓上升直至脚踏在雪地上,她立马朝着那处声响的反方向走去。所有修士都要在密境中待满七日,是以合理分配每一丝真气都是一件重大的事。

“飞天门陆孺复淘汰。”

“无左宗宋庆基淘汰。”

……

头顶传来了一道男声,宣告着这些淘汰弟子的名单。

余声声拢了拢衣袖,只觉得可怕极了。他们才进入秘境多久就已经有这么多人被淘汰了,心下更觉得自己要谨慎一些。

“美人,我们又见面了。”虚浮轻佻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刚开始,余声声以为对方并未在喊她,又急着赶路,脚程便又加快了些许。

“站住,谁让你走的?”

余声声脚下顿住,回头一看,熟悉的面孔身后跟着几人,纷纷道:“我们少宗主叫你停下,你没听到么。”

为首之人就是被执法堂带走的安劲,他相较于初见时,脸上更加憔悴。余声声的目力极好,她看见安劲眼中赤红的血丝和干裂的嘴唇后便明白了大半,恐怕在执法堂中他的日子并不好过。

安劲是问月宗的少宗主,此宗虽比不上抱剑阁这等大宗门,但比起一些中型宗门还是强上些许的,又背靠抱剑阁,更是让他在问月镇的地位水涨船高。

余声声不欲与安劲纠缠,转头离开,哪想没走两步就被无形的东西阻挡住了步伐。她心下疑惑,抬手一摸,平滑无形的东西立在她身前。又往旁边走了两步,那东西仍未消失。

思索了片刻后,手中黑色长剑刺向这无形的东西。奇怪的是,她的剑在接触到这东西的一瞬,它就如水般柔软,根本使不上力气。

“别白费力气了!”安劲身后一人道,“此物是宗主给我们少爷的法器!”

小弟目露鄙夷之色,“此物可是伪天阶法宝,哪是你一个小小金丹修士可以破的。”

说完,安劲身后几人不加掩饰大笑几声。他们对于余声声这种不自量力的人从来都不放在眼里,反正最后都会乖乖归顺于他们少爷。

余声声暗叹一声,麻烦来了怎么挡也挡不住。

“美人,你可知我在执法堂这几日是怎么过的么?”安劲语气如蛇蝎,只叫人心生一寒,“我从未受过这般委屈!你得好师兄,叫什么来着?”安劲慢慢踱步至余声声身侧,手若有似无擦过余声声的肩膀。

余声声厌恶皱眉,只觉得恶心,在安劲手到来之前快速移到旁边。

安劲被拒绝也毫不气愤,脸上仍旧像是在思索着什么,随后恍然大悟,“赵山河。”

“啊啊啊啊啊!”空旷的雪原上回荡着男子疯狂的尖叫声,“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赵山河!”

眼前的人已经疯了,余声声没有任何思考就已然确定。

“你和赵山河是不是很亲密?”

“那我杀了你,赵山河就会比我还痛苦!”

“哈哈哈哈哈哈哈!”安劲大笑几声,突然,脸上笑意尽收,面无表情道:“给我杀了她!”

安劲身后五人得令,齐刷刷攻向余声声。

面对五人的围堵,余声声也不害怕。他们几人中唯一能看的就是安劲,而此人在执法堂中也被赵山河暗中去了半条命,就算现在加上安劲也不足为惧。

余声声手中黑剑化作一柄巨大的长剑,立于她身后,像一位无声的守护者,保护着主人的安危。

她手中的剑不停,一个又一个剑招根本不给这几人留下喘气的空间。更致命的是,她身后那柄巨剑不时有巴掌大的小剑钻出,见缝插针袭向几人。

还未几息的功夫,几人便被打倒在地。

“别杀我,别杀我!”安劲这才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涕泗横流求饶道:“对不起,我错了,仙子,对不起,求求你别杀我。”

地好像在动,余声声并未理睬跪倒磕头不断求饶的安劲。心沉静下来,感知周围的一切。

不好!荒雪兽!

“我不杀你,”余声声在感知到荒雪兽的一瞬心下便有了主意。

“谢谢仙子,谢谢仙子!”安劲口头上道歉,心里却不将此事放在心上,女人果然都是心软的。

都是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那这……”安劲看着被绑住的双手双脚,示意她松绑。

在余声声答应放过他们后,安劲态度又嚣张起来,毫不把自己当作阶下囚。

“自己想办法。”余声声粲然一笑,转身离开的瞬间脸上笑意尽失。

一盏茶后,余声声的身影早就不见。

“老大,这是什么声音?”一名小弟疑惑问。

“不知……”另一名弟子话到一半,在看到远处奔腾而来的野兽后,语气瞬间急促起来:“是荒雪兽!荒雪兽!那个女人早就知道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