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41 宗门大比(六)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7

“赵山河!你凭什么和怜冬仙子在一起!”站在台上的男子面红耳赤,暴起的青筋在脖颈上清晰由此可见,他双目赤红,手指指站在他对面的男子,“你这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你怎么还不去死啊!”赵山河手中握着把银色长剑,闲逸的站在擂台一侧,脸上是万年未变的温润细腻笑余声声内心啧啧称赞,赵山河不愧是书中的龙傲天男主,真能忍。眼下都当面骂上了,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她和其余弟子一样站在擂台下看着热闹。。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41 宗门大比(六)》精选

“赵山河!你凭什么和怜冬仙子在一起!”站在台上的男子面红耳赤,暴起的青筋在脖颈上清晰可见,他双目赤红,手指着站在他对面的男子,“你这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你怎么还不去死啊!”

赵山河手中握着把银色长剑,闲适的站在擂台一侧,脸上是万年不变的温润笑容,好似刚才的辱骂他都未曾听见一般。

余声声内心啧啧称赞,赵山河不愧是书中的龙傲天男主,真能忍。眼下都当面骂上了,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她和其余弟子一样站在擂台下看着热闹。

要知道主角可是赵山河,修真界无人不称赞一句的天才。

“今日我就要将你这张假面给撕碎!”男子手持着剑,恶狠狠看着对面迎风而立的男子。看着他闲适毫不在意的模样,心底越发觉得不快。

想罢,也不在意何种理解,直接朝着赵山河攻去。只见抱剑阁的首席大师兄身体一闪,留下一片白色的虚影,再抬头,人已经站在了男子先前所在的位置。

而后,男子只见银光一闪,回神后,他已经在擂台下了。下意识抬头,却见赵山河低垂着头看着他,约莫是因为角度的关系,擂台上的眼睛被隐在黑暗之中。旁人只见着他脸上挂着谦谦君子般风度的笑意,却并未见到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眼底尽是寒意。寒意让男子在这个炎热的正午身体无端一抖,他想要高喊‘看看你们口中的正派弟子’,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开不了口。

感受着失声的痛楚,男子这才意识到赵山河并不是众人传说中的那般模样,眼下这个眸子如极冰的人,才是真正他。

赵山河站在擂台上,无声警告这位将要发声的‘好心人’。他那副温润的模样确实是装出来的不假,可这也不代表着他想让别人发现自己真正的模样。

“这位师弟应当是累了,”赵山河开口,众人便觉得自己仿佛身在春天一般,温暖和煦,“站也站不稳了,烦请各位师弟将他带下去休息吧。”

男子走后,人群才慢慢散去。余声声刚想离开,就见远处娉婷袅娜的怜冬仙子慢慢朝着赵山河走去。

女子身上应当是带了香囊,余声声站在不远处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男主角和女主角都到场了,余声声不着痕迹站在阴暗处,小心观察着。

她想要看看怜冬仙子和赵山河到底是什么关系。书中关于与两人相处的记忆已经模糊,先前问了系统,系统也没给出个答案来,一时倒是让她有些发愁。

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眼下两人会面,观察的绝顶好时机就放在她眼前,她又怎会放弃这个机会!

怜冬仙子在赵山河身边,两人靠的极近。身姿挺拔如白杨的仙子来到首席大师兄的身边后,身子骨就像撒了酥骨粉,软软的,险些就要靠在男子的怀里。

赵山河不着痕迹后退一步,温润的笑了笑,带着明显的拒绝,“师妹找我何事?”

“师兄~”怜冬娇柔嗔怪看了眼前男子一眼,似乎是在责骂他的不解风情,“怜儿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么?”

余声声只觉得一阵恶心,臂上的鸡皮疙瘩都抖了几抖。她原以为怜冬仙子是个清高的女神,没想到啊……没想到……

人们大抵对八卦有着天生的热爱之情,余声声见怜冬仙子这般一来二去的,心里对二人的关系愈发好奇。

她突然想起已经死去的沈念,在见到赵山河时也是这般模样,酥的叫人心麻。

难道怜冬仙子在书中也是赵山河的后宫?

念头一起,剩下的一切就像拨开了云雾一般,清晰起来。连带着觉得二人的互动也亲密的不行。

“师妹,热闹好看么?”赵山河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树下,笑意温和看着她。

余声声吓得双目瞪大,猛地后退一步。适才太过沉静与幻想,连赵山河何时来的她都不知。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便不是她。

赵山河见着自己这位师妹吓得像森林中被惊扰的小动物,缓了几息后,这才缓缓探出头来,小心翼翼道:“师兄,怜冬仙子已经走了么?”

“这位师妹,是在叫我么?”怜冬仙子迈着莲步缓缓走到赵山河身边,语气温柔的可怕。随即转头看向一旁摇着折扇的男子,“师兄,这位师妹是?”

这语气,这架势,余声声心中暗暗给怜冬鼓掌,在赵山河的后宫中,她大约是正宫吧。

“一个小师妹罢了。”

“小师妹……”怜冬喃喃自语了几句,大方的行礼,“不知小师妹如何称呼?我是怜冬,你且应当叫我一声师姐。”

“师姐好,”余声声实在不想和怜冬打交道,出于女子的神奇的第六感,她莫名觉得这位人人称赞的怜冬仙子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的,“在下余声声。”

多的并未告知,她从前对怜冬仙子的事迹有所听闻。她是门内十大弟子之一,亦是修真界出了名的美人。每个人对其印象都是如白莲般高洁,所有人也默认她与抱剑阁大师兄赵山河是一对。

“原来是余师妹,”怜冬从袖中拿出一个瓷瓶,递在余声声手中,“初次见面,小小见面礼,希望师妹不要嫌弃。”

“师姐客气了。”

“那……”余声声目光在赵山河和怜冬仙子两人间回荡,“我就不打扰师姐和师兄独处了?”

怜冬娇柔一笑,似乎是高兴极了,道:“师妹莫要着急,一会还有别的比试,好好休息,为我抱剑阁争光。”

“谢谢师姐。”说完便飞速离开了。

只是尚未走到一半,赵山河突然喊住她,“师妹,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余声声脚下一个踉跄,约定?他俩见面就恨不得杀了对方的仇人怎会有什么约定?

回头一看,果不其然,原本笑意盈盈的怜冬脸色瞬间黑沉,由着在赵山河身边,强打笑容看着她。罪魁祸首赵山河,笑眯了双眼,像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完了……余声声心想。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