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40 宗门大比(五)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6

“怜冬仙子但是我们抱剑阁最非常出色的女弟子!”女子趾高气昂的语气让人不由得我以为怜冬仙子是她。“桑韵。”不认可的声音从女子身后传来,谈慧心朝那处望去。女子一袭白衣衣袂飘飘欲仙,站在花丛中,像是一个不惹凡尘是非的仙子。就连同声音都恍如在天上飘散通常,惹“桑韵。”不认同的声音从女子身后传来,谈慧心朝那处望去。女子一袭白衣飘飘欲仙,站在花丛中,像是一个不惹凡尘是非的仙子。就连同声音都恍若在天上飘荡一般,惹人心醉。。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40 宗门大比(五)》精选

“怜冬仙子可是我们抱剑阁最出色的女弟子!”女子趾高气昂的语气让人不禁以为怜冬仙子就是她。

“桑韵。”不认同的声音从女子身后传来,谈慧心朝那处望去。女子一袭白衣飘飘欲仙,站在花丛中,像是一个不惹凡尘是非的仙子。就连同声音都恍若在天上飘荡一般,惹人心醉。

“仙子!”桑韵忙朝怜冬行礼,语气恭敬道令人怀疑适才嚣张跋扈的人并不是她。

怜冬欠身,“这位仙子,是我管教下人不严,给仙子惹麻烦了。”娇滴滴的声音略带哭腔,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般。

谈慧心心子软,胆子更是小的可怕,哪见过这样的阵仗。见被众人捧在怀里的仙子给她道歉,心里又生出几分愧疚出来。擅闯仙子的住处本就是她的不对,没想到自己的不对竟是惹了仙子不快,属实是罪过。

“是我擅闯仙子住处,理应是我给仙子赔礼,”谈慧心慌张道,“今日之过,若是日后仙子有需要炼制丹药的时候可以找我,我会尽力帮助仙子。”

怜冬面部虽被斗笠遮着,但奇怪的是,所有人都像能看出她脸上的表情一般。

谈慧心只觉得怜冬略吃一惊,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脸颊上染上了圈圈红晕。她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女子,谈慧心只觉得心头荡漾,半响后才惊觉自己的失态,忙向怜冬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余声声来的不算太巧,恰好看完了全程,内心亦是啧啧称奇。怜冬仙子当真有手段,本就是自己下人的过错,到最后反倒变成擅闯者的过错,甚至让一个医修许下了炼制丹药的承诺。

前文说过,医修是相当珍贵的,他们大多依附强大的势力或是强者,因而很少有医修会主动给陌生人炼制丹药。

怜冬当真是好手段,一石二鸟,既给自己留下好名声,又白得一个炼丹机会。

高啊!高啊!

余声声见谈慧心已走,感叹两句后也不再逗留,唯恐这位怜冬仙子发现了她,忙转身离开。

飞速离开的余声声并未看到接下来的一幕,若是看到了,恐怕更是吃惊。

**

午后

百人混战后,便是双人对决。

余声声被分在甲区,她的对手是门内一位法修。

抱剑阁虽是以剑修出名,可门内的法修及其余种类的修士也不逞多让,只是剑修的名声过大,才让外人以为抱剑阁除了剑修便无其他修士了。

法修修为也不差,金丹初期。年龄比余声声大上几轮,对方的实战经验也会更加丰富,是以余声声也不敢小看眼前这位笑容温和的修士。

“余师妹,承让。”

“王师兄,请。”

咚——

锣鼓敲响,比赛开始。

法修右手先是在空中一划,左手掐诀,两人中间凭空出现了一头白狮。白狮栩栩如生,隐隐带着点厮杀的血腥味,宛若刚从森林中走出来的王。

余声声亦不慢,右手持黑剑,脚下用力,猛地挥剑砍向白狮。

白狮咆哮一声,吼叫声中带着逼人的气势,让周围的人一瞬间恍若进入了危险的森林之中。

台下尚且如此,台上的余声声更加不好受。她直面这声吼叫,其所带来的强风,险些将她掀翻在地。

白狮奔腾而来,死死咬住黑剑。余声声右手用力几番后见实在抽不出,便左手掐诀,一柄银色的剑出现在她的左手。

法修见状知晓她是要使双剑,怎会给她反击的机会。又是一道法决祭出,擂台上轰鸣的雷声接连不停,两指粗的闪电劈里啪啦劈在擂台上。被雷击中的地方出现了深深的小坑,没一会整片地面就变成蜂窝状。

余声声亦不是好惹的,她虽修行时间尚短,可实战经验也不少。

她抿唇淡然一笑,左手银色长剑与右手黑剑齐齐用力,在白狮的脖颈处划了道口子。

白狮虚影瞬间被撕碎。

她仍有头上的闪电打在她身上,这是一个绝佳的锻体机会!早有耳闻抱剑阁内有一位雷属性的修士,据传此修士小时并未有任何灵根,偶然下被一位魔修抓去挡雷劫。大难不死后,体内多了雷属性的灵根,自此踏上修真道路。

大抵也是因为如此,男子所用的法术毫无任何杂质,甚至可以说是极其好的锻体宝器。

雷打在身上,酥酥麻麻的,身体内经脉像是要断裂一般疼痛难忍。余声声强忍着痛苦,双手持剑,朝着法修击去。

“哦?”法修温润一笑,他自然看出来了余声声到底是何种心思。因为他雷属性纯净,修为亦不高,经常被一些剑修拉去为他们锻体。可那些终究是一些练剑狂人,从未有过一位女修也会如此疯狂。

两人为同门,女子有意想要修炼,王肖亦成全她,头上的雷打的更狠了。

被加强的雷击来的措不及防,余声声闷哼一声,眼带谢意看了王肖一眼。王肖大可用全力打下雷击,可他并没有,反而控制在了余声声尚能承受的范围之内,此般用心良苦,倒是她欠了一个人情。

思索之间,余声声已然近身,双剑舞动,似蛟龙游动。紧紧逼人,几个呼吸间,王肖就被逼到了擂台边缘,只差一招就要输了。

还未等出招,王肖抬手示意,跳下擂台。

看着余声声不解的目光,王肖温和一笑,“我只有金丹初期修为,师妹高我一个小境界,再这么打下去只会输的更惨。”顿了顿,又似打趣一般,“师妹还是给我留点面子吧,若是继续打下去,明日莫不是要传‘王师兄竟不敌刚入门师妹’,我这张脸往哪搁啊。”

余声声听见此话,亦是一笑,她知道王肖是在打趣,便拱手道:“师兄承让了。”

如他们这般其乐融融的擂台到底还是占少数,大多数的擂台双方都似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打得难舍难分。

赵山河所在的擂台更像是点了炮仗般。对面那人咄咄逼人,面目很是凶恶。

“赵山河!你凭什么和怜冬仙子在一起!”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