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38 宗门大比(三)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6

钟声响了,所有人都回到都属于自己的擂台。余声声站在八号擂台的角落,静静地仔细观察着一个又一个人跳上擂台。他们之中大都都是很陌生面孔,应当依法是附属抱剑阁的小宗门。抱剑阁的衣服虽是白色并不亮眼,但在以抱剑阁领头的小宗门眼中就极其醒目了。他们在看见角落里有一抱剑阁的衣服虽是白色并不抢眼,但在以抱剑阁为首的小宗门眼中就异常显眼了。他们在看到角落里有一人时,本想上去探探这人修为的虚实,一看此人所着皆是抱剑阁内门弟子衣饰,哪还敢继续前进。只怕不知何时开始的钟声骤然敲下,成了主宗弟子手中的炮灰。。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38 宗门大比(三)》精选

钟声响起,所有人都来到属于自己的擂台。余声声站在十号擂台的角落,静静观察着一个又一个人跳上擂台。他们之中大多都是陌生面孔,应当是附属抱剑阁的小宗门。

抱剑阁的衣服虽是白色并不抢眼,但在以抱剑阁为首的小宗门眼中就异常显眼了。他们在看到角落里有一人时,本想上去探探这人修为的虚实,一看此人所着皆是抱剑阁内门弟子衣饰,哪还敢继续前进。只怕不知何时开始的钟声骤然敲下,成了主宗弟子手中的炮灰。

余声声见他们试探的看了几眼,随后立马后退,连带着周围的人也跟着一起后退。最后本不算太大的擂台硬生生挤出了一片小小的空地。

无独有偶,不仅只是余声声这里如此,别处有抱剑阁弟子的擂台亦是相同。

咚——咚——咚——

擂台上的人皆开始动了。

十号擂台

法术、剑诀、各式各样的武器裹挟着金、黄、蓝、红、土黄五种颜色一瞬间像是烟花般好看。

所有人下意识避开余声声所在的角落,她也乐得清闲,站在原地看着远处几十人的乱斗。

第一天的比赛堪称死亡,百人混战和五局的双人对决要求每一位弟子对自己体内真气运用到极致,不能有丝毫的浪费。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能从每一场比赛中胜出,若是输了,也就不用谈之后的事情了。

“是怜冬女神!”

擂台上突然躁动起来,余声声看过去,一位白衣女子头戴白色纱质斗笠静静站在擂台中间。周围不见一人,再向下看去,果然,所有都被打败。或是懵,或是爱慕看着擂台上的女子。

“据说怜冬女神是修真界第一美人,就是不知道斗笠下的面容如何。”

“大胆!女神的面容也是你可以见的?”

“真好啊,怜冬女神和山河师兄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别乱说!怜冬女神何时有过欢喜的人!”

“大师兄怎么会和这种连脸都不敢露的女子在一起!”

“你居然不知道怜冬女神?”

余声声听见此话口水差点噎住她,在书中怜冬在赵山河……

咦?怜冬在书中和赵山河是什么关系?她怎么突然不记得了?

余声声脸上的笑容一顿,抚了抚额角,紧促的眉头昭示着主人不悦的心情。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她对于书中的内容就像是一片空白一般,什么也不记得了。明明怜冬的名字那么熟悉,甚至还能感觉到丝丝危机感。

难道是她记忆错乱了?不,不对。之前的一切说明她的记忆并没有错,余声声久思无果,只能暂且将疑惑放在心底。

在周围人的眼中就是余声声愣神在了原地,半响都没动。这可是宗门大比的现场,一息的愣神都是致命的!尚还在场的人怎会放弃这样一个机会,他们纷纷对视一眼,调转剑头,直直朝着余声声攻击去。

剩余站在原地的部分法修,手间飞快掐诀,丝丝绕绕的真气聚在一起如翻山倒海般,气势逼压地修为尚低的人纷纷后退一步。

底下的人暗吸一口气,不由为台上的人担忧,如此众多的围攻下,此人怕是要败了。

余声声见到这般场面,也毫不惊慌。她在烬天城的森林中早已面对了无数次妖兽的围攻。妖兽比人类、魔族更懂得团队配合。他们所有的配合是从小开始培养的,就像是刻在骨子里一般。临时拼凑的配合怎么会比的上他们,更何况这也并不算什么配合。

她手中祭出一把黑色的长剑,剑身略微粗糙,像是刚刚成型不久。土系金系两种真气聚在手上,食指种指并拢轻轻拂过剑身。白色的剑光一闪,余声声握住剑柄,手腕挽个剑花,随后长剑从空中劈下,剑气如冰冷万年不化的寒冰,刺得人生生抖了几下。

余声声又是一剑,剑气如舞动似凶猛的妖兽从人群中穿过,还带着的为不可察的威压。

十号擂台上的大多都是抱剑阁底下最小的附庸宗门,金丹修为的修士在门内皆可算作长老,来参加大比的弟子也大多不过筑基修为,哪见过这般凌冽的剑招。有些弟子吓得尖叫起来,亦有些弟子过于害怕干脆跳下擂台,这一来二去的倒是让周围不少人注意到了。

一个擂台中水平参差不齐,也有几位修士见到余声声的招式,眼前一亮,摩拳擦掌恨不得立马切磋一番。

“来吧。”余声声毫无废话,她心中的战意也被激发出来,想要斗个痛快。剑尖随意指了个人,道:“来战。”

“战!”男子身材威武高大,手握巨斧,一言一行间虽是粗犷但也极为有礼数。

其余人见状也纷纷找了个势均力敌的对手,这般气氛倒是在这相互厮杀的擂台上格外别致。

十组人纷纷占据一个角落,谁也不打扰谁。

男子手中的巨斧足有他半个人那么高,斧头极厚,斧刃闪着银光,挥动起来空中隐约作响。他没有使用任何真气,这是一场单纯的肉搏。

余声声的力气没有男子的大,也不会托大到放弃真气带给她的加持。

斧头迅速挥下,余声声反应也不慢,当即抬剑挡住这重重的一击。斧与剑相撞发出“铮铮”响声。

果然不出她所料,余声声用力抵挡住越来越重的斧头。男子虽修为低她一个小境界,但这身体素质足足高了她一个大境界。应当是在刚刚步入修真界……不,应该是从小就开始锻体才能有如此之效!

好在她在锻剑塔中修行了这么时日才能勉强抵挡住。

不止余声声感到惊奇,男子亦觉得诧异极了。他对于自己力道如何最清楚不过,石材那一击虽不说用了十成十的力,但七八成总是有的,而眼前的女子却能与他的力道抗衡周旋,果然大宗门的弟子没有一个是善茬。

所有人的目光聚在男子和余声声的对决上。余声声不认识眼前的男子,可台下却有不少人认识他。男子是附属宗门中算是上等的断岳门下极为出色的弟子——温从海。

温从海名字好似凡间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可实际上,他的力道在整片修真界的年轻一辈中都能排得上前列。

台下众人内心暗道:女子怕是有麻烦了。

余声声并不知情,就算知道她亦是不怕,手臂用力,长剑猛地挥开巨斧。

这样才有意思!男子豪爽笑了两声,也不再束缚自己的力道,用力挥动斧头。

“再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