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37 宗门大比(二)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6

“师妹?”来人一袭抱剑阁内门弟子衣服,手拿一把折扇,上面画着一柄拔刀了一半的剑,锋利无比的剑光放佛摆脱了纸面,给人无形威压。“师兄。”余声声一见来人,立刻站到一旁。她并就怕赵山河不帮他,目下她在抱剑阁中,但是在宗门口,就算面子也须得护着她。周“师兄。”余声声一见来人,立马站到一旁。她并不怕赵山河不帮他,现下她在抱剑阁中,还是在宗门口,就算是面子也须得护着她。。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37 宗门大比(二)》精选

“师妹?”来人一袭抱剑阁内门弟子衣服,手持一把折扇,上面画着一柄出鞘了一半的剑,锋利的剑光仿佛脱离了纸面,给人无形威压。

“师兄。”余声声一见来人,立马站到一旁。她并不怕赵山河不帮他,现下她在抱剑阁中,还是在宗门口,就算是面子也须得护着她。

周围人见到来人是赵山河,顿时安静了,可安劲似乎从未见过他,仍旧是那副纨绔的模样。

他病态毫无血色手指着赵山河的方向,语气轻佻,上下打量了一番,“长得倒是不错,侍奉小爷如何?”

安劲想好了这俩人一天隔一天服侍他,谁会嫌弃自己后宫的美人多呢?

“爷~”美女不乐意了,软嫩的柔荑左右晃动价值名贵的衣服,娇嫩的唇瓣微嘟,语气娇嗔。

她好不容易才攀上一个有钱人,这才跟了他几天,眼瞅着就要被抛弃了,单抒怎么会肯。她知道安劲最吃这一套,他大男子惯了,总想着身边的人乖顺的服从他。

单抒娇滴滴的声音激起了余声声一身鸡皮疙瘩。

“滚开!”安劲毫不怜惜挥开美人的手,跳到地上,一步一步向赵山河走去:“怎样?考虑好了么?”

“哦?”

显然安劲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

哦豁,余声声后退两步,把战场留给赵山河。看来这人不仅身体不行,脑子也不太好使。赵山河这人表面看着温和,其实一肚子坏水。余声声双手抱臂,站在一旁等待看一出好戏。

“师兄,他不认识你!”

余声声幸灾乐祸的语气太明显了,就差直接说师兄快打他。

赵山河没理她,双手置于身后,眼睛转也不转看着月城,“安劲,问月宗的名额够你挥霍么?”

“关你屁事!今天这女人我要定了!”

“我?”余声声目光顺着安劲手指的方向,最后落到自己身上:“你确定?”

“呵,小美人,过来吧你!”

安劲的手堪堪要触摸在余声声腰上时,银色的剑光闪光。

“啪嗒”一声,一个物体掉落在地上,那是属于一个人的手。属于谁的不用想也知道,是安劲。

“啊——我的手!我的手!贱人!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们!!”月城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双目通红像一只没有理性的野兽。一团有一团灵气从完好的左手溢出,砸在抱剑阁的入口处。

周围的树在无差别的攻击下被拦腰折断,更有的直接化作了灰烬。

没过一会,就有数名弟子从远方赶来,见是赵山河和余声声,先是行礼,又看见一旁发狂的月城,心里明白了大半。

“此人是问月宗的少宗主……”赵山河沉默了片刻,“与问月宗宗主说他对我抱剑阁大不敬,更是要把我和你们余师姐当成……”

赵山河说话很有技巧,余声声也不得不佩服。刚刚一番话明明什么都没说,却好像什么都说了,而且还是朝着某种奇怪的方向……

果不其然,弟子们脸上更加愤怒了,抱剑阁是他们的家,师兄师姐更像亲人一样。余师姐平日里没少给他们带好吃的,指导他们修炼,大师兄更不用说了,整个抱剑阁都是他的迷弟迷妹。如今被一个小宗门的人侮辱了,简直就是蹬鼻子上脸了!

“大师兄放心,我们一定会严惩的!”

望着远去的人影,余声声说:“就这么算了?”

别人不知道她,余声声可知道,这么简单的处罚可不像赵山河这样一个伪君子的作风。

“师妹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翩翩君子温润如玉,轻摇折扇,笑魇如春风和煦,“月城自有执法堂的处置,我又插什么手?”

“…………”

得,反正也撬不出他心里想什么,还不如回去修练。

“师兄,我走了,师父她们还在等我。”

“师妹,你可知我为什么要杀你?”

余声声转身要走的脚步愣住了,她从没想过赵山河这么快就把这事说出来。虽然他俩心知肚明,余声声知道赵山河要杀他,赵山河也知道余声声知晓了这事,但从来没有如此直白的说出来过。

她不知道赵山河到底在想什么,只能谨慎的,像是不知道这件事一样,惊讶的看着赵山河:“师兄在说什么玩笑?”

赵山河轻哼一声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慢慢走到余声声身边,骨节分明的大手挑起一缕头发。少女的发上带着独特的香味,像是清甜的花香,似有若无的香味毫无阻拦的进入他的鼻腔,直到喉间一呼一吸都是少女的味道。

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发间绕了绕,黑色与白色形成最强烈的对比。

男人靠的很近,冷香霸道地萦绕在她身上,似是一双无形的双手,阵阵的压迫让她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她不顾头皮的疼痛,勉强从赵山河的收下脱困:“师兄我先走了!”

说完也不给男人反应,一溜烟就跑了。看着像是淡定极了,只是脚下的剑晃晃悠悠的早就出卖了她。

**

一月后

宗门上下喧闹无比,来来往往是许多不认识的面孔。

余声声因为大比也不敢深入闭关,出关时刚好大比开始。

她来的时间刚好,掌门正在宣读此次大比的规则。抱剑阁下不少小宗门也来到此次大比,他们深知没有夺得名额的机会,所以基本都是来涨涨见识的。宗门过小,会导致弟子的目光短浅,高手间的对决才能促进成长。

宗门虽小,但也想给弟子力所能及下最好的。

因为人数众多,第一轮先是百人一组的混战,接着混战中获胜的五名均可进入下一轮。第二轮就是两两对决了,若是运气好一路轮空到决赛,若是运气不好……那就第一轮遇到抱剑阁的大师兄——赵山河,然后直接淘汰。

大比规则宣读的过程中,余声声听见周围不少弟子都在默默祈祷,她向一位弟子身旁靠了靠,想要听听他在说什么。

“不要和大师兄一组……”

“不要和大师兄一组……”

余声声扯了扯嘴角,走到另一个人旁边,也是同样的话。

“不要和抱剑阁的赵山河一组……祖宗保佑!求求了!我不想那么快出局!太丢人了!”

余声声:........

分组很快就下来,余声声手中的木牌写着10,她转头看了看刚刚说话的两人,都是5。

“赵山河的分组出来了!”

“多少?多少?”

“几号??”

“5号!!!”

两位弟子:.........

余声声:真倒霉...祝你们好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