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35 烬天城森林(五)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6

“她也没背叛自己我们,而已去救了一个误闯森林的孩子。”连光语调低缓,偏偏目光注视着阳尤,可阳尤却会觉得,眸子里也没他的倒影。他平日与阳尤的关系最好是,纵然是那个女人背叛自己他们的那一天,连光也从来没有如此波澜不惊过,就像了失落透顶再也没有也没任何想法。阳尤双腿有心无力,他平素与阳尤的关系最好,纵使是那个女人背叛他们的那一天,连光也从未如此平静过,就像已经失望透顶再也没有任何想法。。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35 烬天城森林(五)》精选

“她没有背叛我们,只是去救了一个误入森林的孩子。”连光语调平缓,明明注视着阳尤,可阳尤却觉得,眸子里没有他的倒影。

他平素与阳尤的关系最好,纵使是那个女人背叛他们的那一天,连光也从未如此平静过,就像已经失望透顶再也没有任何想法。

阳尤双腿无力,跌坐在地上。他想起那天,也是这样。

天武团从前也曾是烬天城数一数二的佣兵团,团内兄弟众多,每一个人都以加入天武团为荣。他曾经以为天武团会一直辉煌下去。直到一个女人的加入——君兰,他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人的名字。

那天秘境森林中下着大雨,各类鸟兽倾巢而出。围剿着天武团的兄弟们,他们不知道为什么鸟兽只袭击他们。天武团再厉害也是人类,森林中的妖兽无穷无尽,哪能抵挡地住猛烈的攻击。仅仅在抵御妖兽时,兄弟们就去了大半,妖兽和人的血混在一起,在雨水的冲刷下汇成一条小河。

阳尤那时还小,被兄长们保护在中间,然后无力地看着挡在他身前的兄长们一个个倒下,血水浸湿了他的鞋子,也染红了他的双眼。

大哥带着他和剩余的兄弟们逃向营地,半路上,那个在团里总是给他们讲笑话,煮香喷喷食物的女人朝着他们身后的妖兽群扔了一颗薄荷草。

最后转身离去。

王武大哥为了保护兄弟们,自己身负重伤,至今还需要每周服用丹药。团内的兄弟也只剩下连光和他。

自那以后,天武团在烬天塔中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到了人人可欺的地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段历史被淹没在时光中,只剩下那个女人背叛后所去的虎啸团依旧无时无刻不在打压着他们。

***

已经离去的余声声来到烬天塔,她交付了两个三等任务,余下容龙鸟蛋的任务付了几颗灵石当作违约后便放弃了。

余声声出了烬天塔走在路上,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不着痕迹拐了个弯走进一条小巷内,身后鬼鬼祟祟跟着她的人亦进了小巷。

“说吧,找我什么事。”余声声双手抱臂,冷冷看着尾随了她一路的人。

跟着她的人不是别人,正式虎啸团的人,只是站在首位的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子。虞天宝毕恭毕敬站在她的身后,表情是从为见过的谦虚恭敬。

余声声嗤笑一声,没想到这样的表情也会出现在虞天宝脸上,她还以为虞天宝只会用鼻孔看人。

“你叫余声声是吧?”领头的女子音色妩媚轻佻,水光潋滟的狐狸眼眼尾轻佻。女子不知用了什么,一道红色的线顺着眼尾拉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女子红唇在光下泛着细光,修长的手指在唇上轻轻抚过,妩媚的样子就算是女子也把持不住。

“姐姐,能不能把容龙鸟蛋给我?求求你了。”

君兰这招屡试不爽,她对自己的美貌极度自信。先是诱惑,然后再对方脑子糊涂的时候提出条件,让她应下。

余声声嘴角抽噎,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她只想说,你谁啊。

所有人的目光全落在余声声身上,她小小的一个动作也显得无比清楚,更别说这么一大步了。

君兰头一次失败,目光都变得恶毒起来,刻意装出来的柔情消散殆尽,只剩下刻薄。可这也只是一瞬而已,若说君兰这么容易破功,那区区一个弱女子的她怎么会在虎啸团稳坐二把手到今日。

她像是个羞涩的小女子,半遮着脸,娇羞道:“姐姐可是害羞了?”

余声声摇头。

不,她是个纯种的剑修,她的毕生信条就是:心中无人,拔剑自神!

“别叫我姐姐,我年龄没你大。”

不论在什么时候,女孩子有两个禁忌一个是体重,一个是年龄,两者都是不可说的存在。

果然,君兰被扯到痛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别给脸不要脸!”

“不要脸的是谁啊?”余声声面无表情,眸子里像是含着千年不化的玄冰,冰冷至极,“我和你无亲无故开口就要我东西,谁给你的自信我一定会给你?”

“你……你……”君兰气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指着余声声,“给我杀了她!”

瞬间,君兰身后四人齐齐上前,他们各执武器将余声声包围在中间,真气像不要钱一般毫不客气的丢出。

四人一人持剑,一人持斧,两人持着刀。他们应当是搭档了多年的老伙伴,每一步都几位默契。

持刀的两人一前一后堵住余声声前进的步伐,持剑的人手中剑飞入天空,随后俯冲下来,带着点点火星。持斧之人应该是个风属性修士,斧头在他手中如同一个儿童的玩物,轻易的旋转着,在空中刮起一阵有一阵的风。

火星在风的加持下,愈燃愈烈,甚至最后颇有吞噬人的意味。

余声声是金土双灵根修士,除却如容龙鸟那般修为相差甚远的火属性,境界稍低一点于她而言都无伤大雅。

长剑出鞘,带了点土属性。浑厚包容万象的土似是最宽厚的人,轻而易举地包容了这燃燃欲烧的烈火。

随后,长剑铮铮一响,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空中只剩下长剑的尾光,余声声食指中指并拢在空中划了一横,随后长剑随着她所指的方向划了一道相同的横。

四人修为比之余声声相差甚远,在这招剑势下,四人被凌冽的剑风打了出去,四仰八叉摔倒在君兰身旁。

“废物!”君兰怒骂一声,“我要你们有什么用!连一个女的都打不过!”

“君兰……够了!”

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从巷口传来,几人齐齐回头看,壮实高达的身影挡住了巷口的光。他依旧是那副凶恶的面庞,可余声声却莫名看到了壮汉脸上的愤怒。

“她是我的朋友,别再说了。”男子暗叹一声,“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她吧。”

“你是谁?”君兰愣了一下,贪恋的看着身后的男子,随后不屑一笑,“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

“那君小姐可否给我一个面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