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34 烬天森林(四)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6

“你我以为你是谁?”虞天宝长啸哈哈大笑讽刺一声,带着轻蔑的目光上下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不自量力的女子,“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随后,虞天宝目光迅速冷下去,“这里可轮将近你作主!我呼啸声团可会怕你一个人?”“你大也可以试一试,看一看我究竟怕就怕!”余声声语虞天宝轻呵一声,“你和阳尤所述的完全不是一个人啊。”。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34 烬天森林(四)》精选

“你以为你是谁?”虞天宝仰天大笑嘲讽一声,带着不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不自量力的女子,“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随即,虞天宝目光迅速冷下来,“这里可轮不到你做主!我呼啸团可会怕你一个人?”

“你大可以试试,看看我到底怕不怕!”余声声语调平静,站在横线后。

虞天宝轻呵一声,“你和阳尤所述的完全不是一个人啊。”

阳尤?

虞天宝怎么会突然提起阳尤?看他的语气似乎与阳尤甚是熟悉。可阳尤所在的天武团和呼啸团不是不对付么?

余声声前几日还在营地时,就听说了两团之间的种种恩怨。

“他说我是什么人?”

虞天宝倒是兴致好,道“他说你是个忘恩负义,自私自利只顾自己的小人!还说……”他顿了顿,慢慢踱步,愈来愈靠近余声声,“还说你是个懦夫,抛弃队友。”

余声声想她大概知道阳尤是什么时候找到虞天宝的了。容龙鸟的任务她除了那天在营地与宫萌聊天时提了一嘴,其余没有人会知道。

那天两人之间的对话也没避讳,想来应该是阳尤偷听到了。临走的那天清晨,没见到阳尤多半也是因为没听到她去救烬燃的事。

这怎么听事只听半截呢。

“阳尤!你怎么能出卖姐姐!”

远处熟悉的声音传来,余声声抬头一看,是几张熟悉的面孔。他们气喘吁吁,看来是匆忙赶来的。

阳尤怯怯低着头,见余声声的目光向他投来,蓦的记起森林中女子丢下他们的情景,不服气道:“是她先背叛了我们!”

宫萌:?

这下子叫宫萌一脸懵,“姐姐什么时候背叛了我们?”

这话在阳尤听来便是队友被蒙在了鼓里,他一心想要拆穿这个假意清高女子的面具,语速如飞快,“那日在森林中的时候,明明是把我们当作了诱饵,一个人逃命!你们明明都在场,为何此时要向着她!”

阳尤气愤的伸手指着远处的白衣女子,语气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她到底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汤!”

说到这里,王武宫萌一行人总算明白了阳尤如此气愤的原因,合着听话只听了半截。

“喂!你们叙旧够了没?”虞天宝已经觉得十分不耐烦了,他来到此处本就是为了给余声声一个报复,让她知道在烬天城中到底谁更有话语权。至于容龙鸟蛋……纯粹属于意外之喜了。

“虞天宝,薄荷草是你放的?”

“怎么会是我放的?”虞天宝一脸无辜,摊手耸了耸肩,“是那小子送给我的,怎么能说是我放的呢?我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阳尤身上。他被盯着也丝毫不害怕,反而身体更加挺立,“我只是给她一点教训!”

他的语气坦荡,像是做了极为正确的事情一般,得意洋洋的。

啪——

阳尤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通红的巴掌印,而巴掌的主人宫萌,喘着粗气,胸膛快速起伏。约莫是觉得不够,又是一个巴掌打在脸的另一侧。

男人被打蒙了,目光中全是不可置信。他最疼爱的,心爱的女子为了一个背信弃义的女人打了他。

“阳尤,我对你太失望了!”

虞天宝站在一旁,好整以暇看着这场精彩的大戏。

天武团的几人如今所有用的修为皆是从森林中一步一步,一点一点厮杀出来的。薄荷草到底有什么功效,是个什么玩意,他们比谁都清楚。

过往他们最痛恨的便是使用薄荷草的人,而如今被他们痛恨的人竟然出现在了身边。这种感觉比那日余声声没说理由就走更加伤人心。

陌生人的背叛,再痛也会过去。

生死相交的友人背叛,永远都留在心里,像一根针永不停歇地戳着心脏。

“我做错了什么?你们凭什么失望的看着我!”阳尤双目猩红,自信的光芒在队友的愤怒下悉数不见。

“我只是出卖了一个背叛了我们的女人的行踪,就能换来给老大治病的最后一味药材!我为什么不这样做!”

“一个陌生人的性命换我老大的性命,一命换一命,这不是很平等的交易么!”

天武团的几人都被他的话震住了,他们的身边竟然住着如此可怕的恶魔。

“是啊,我给他药草,他提供我线索,他怎么有错?”虞天宝的话如同恶魔低语,引诱着在悬崖边的阳尤。

“够了!”王武大吼一声,阻断了虞天宝接下来的话,“阳尤,我天武团,要不起你……你……走吧。”

“我的屋子里还有些灵石,你拿去给你母亲治病,我们就此别过。”

事情发展到现在,余声声也没说什么。只是将容龙鸟蛋和幼崽放入乾坤袋与霞雪兽一起,随后朝王武几人点头打了招呼后便走了。

“连光,我只是不想重蹈她的覆辙,不想老大再受伤了……”阳尤跌坐在地上,黑色的眸子失去了光,如同无机质的玻璃珠,无神、恐怖。

“她没有背叛我们,只是去救了一个误入森林的孩子。我相信如果是你,听到那孩子的求救,你也会和她一样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