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033 烬天城森林(三)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6

容龙鸟栖居的火山上一片狼藉,烈火持续燃烧后枯断的树木、满目疮痍的土地无一不正式宣告着此处突然发生的事情。薄荷草的味道源源不断地不断地从山洞中钻出,容龙鸟大翅鼓动,神智亦愈发不非常清晰。山洞旁不知道何时多了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他们躲在尘烟后。一步一步慢慢的地靠近了余声薄荷草的味道源源不断从山洞中钻出来,容龙鸟大翅煽动,神智亦越发不清晰。。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033 烬天城森林(三)》精选

容龙鸟栖息的火山上一片狼藉,烈火燃烧后枯断的树木、满目疮痍的土地无一不宣告着此处发生的事情。

薄荷草的味道源源不断从山洞中钻出来,容龙鸟大翅煽动,神智亦越发不清晰。

山洞旁不知何时多了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他们躲在尘烟之后。一步一步慢慢地靠近余声声和容龙鸟身后的巢穴。

虞天宝自上次被余声声下了面子后就以自在找机会,想要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点颜色看看。他的整个人躲在隐身衣下,气息尽数被隐藏,除非是元婴修士,否则绝无发现他的可能。

那边余声声和容龙鸟的战斗难舍难分。

火球一个接一个不给余声声留下一点喘气的空间,随着时间的推移,容龙鸟的修为越来越高。若说刚来时容龙鸟尚且能凭借自身强大的神识留存一点理智,那么现在就算它修为臻至也无力回天了。

容龙鸟腾空而起,嘴中的不再吐出火球。火焰化作一道厚实的火墙,从空中降下,把白衣女子围堵在中间。

灼热的火墙不由分说直接贴近中间的女子。

余声声掌中长剑亦如火墙一般,瞬息就化作了数万把相同的长剑,将女子围在中间。随后女子身边的剑墙围着女子开始旋转,凌冽的剑风愈吹愈烈,直到最后,连那厚实的火墙都被吹散。

失去理智的容龙鸟敌我不分,连自己的孩子都从她的记忆中消散了。

于是又是一道如火焰从嘴中吐出,像是嫌火不够猛烈,羽翼振飞。在风的借助下火焰如从山顶喷涌的瀑布倾盆而下,瞬间笼罩了整片平地。

余声声周围的剑墙并未散去,仍旧牢固的保护着它的主人。她现在不欲与容龙鸟继续纠缠下去,幼崽过于稚嫩,就算天生是火灵根,在巨大的修为差异下,这火焰也会瞬息要了它们的性命!

余声声一个瞬身来到巢穴旁,剑墙似乎是知道主人的想法,在快要碰到巢穴的那一刻迅速散开,随后连同巢穴和幼崽一块保护在剑墙之内。

火焰持续不断,这是容龙鸟将要死于的标志。炽热的火焰把剑灼的通红,剑墙内的温度也随之升高。豆大的汗珠浸湿了余声声的衣服,秀发紧贴头皮。

可就算剑墙再密不透风,实力的差距也让火焰时不时钻了进来。

身后的幼崽目光里没有一丝阴霾,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这里的温度很舒服,兴奋的啾啾叫了两声。

余声声看着身后什么也不知道的幼崽,心下犹豫了片刻,从乾坤袋中拿出了宝塔,将它们罩了进去。随后又像是觉得不太放心,数千把长剑在主人的意念下化作小小的剑墙,围绕在缩小的宝塔边。

见一切布置妥当,余声声满意点点头,带着剩余的宝剑将容龙鸟引到另一边。

山洞前的空地很大,或者说,这整座山就很大。也幸亏如此,余声声才能引开容龙鸟。

不能引下山,亦不能远离这里,以免更多的人受伤。

余声声像是一条穿梭自如的蛇,在火焰之间来回躲闪。没有理智的容龙鸟在刻意的引导下渐渐远离。

一个时辰渐渐过去了。

平地上的白衣女子衣袖被火焰灼了几个洞,头发散乱的披着。她嘴唇惨白,静静得站在原地。

就在刚刚,容龙鸟死去了。

像是回光返照一般,快要死去的容龙鸟恢复了一会理智,她看着余声声身后的被保护的极好的宝塔,塔内是她的孩子的气息。

见她理智恢复,余声声撤去了宝塔,塔身外的宝剑也随之破碎。

眼前的妖兽,如释重负的笑了,慈祥的看着它们,“我的孩子,拜托你了。”

空气久久凝固住,幼崽的啾啾鸣叫声和死亡的哀鸣交织在一起。

“喂,你身后有个人。”自发怒后一直沉默的怼怼突然开口。

“在哪?”余声声立即回头一看,却只看到身后那只乖顺的幼崽和装有鸟蛋的巢穴。

虞天宝小心翼翼朝着巢穴走去,愈靠近他心中愈发兴奋。

容龙鸟蛋是上好的修行利器,因其中自带的浓厚火元素让它在拍卖行一直处于有价无市的地位。要不是因为容龙鸟天生修为高,且生存环境恶劣,怕是这个种群早就灭绝了。现下保护幼崽的妖兽已经死去,正是夺取鸟蛋的最佳时机!

余声声左右环视一圈,并未发现有人,问:“在哪?”

虞天宝和余声声之间的距离并不远,甚至可以说是很近。白衣女子刚一转身,虞天宝就发现了。他浑身上下僵住了,站在原地连动都不敢动。心底虽然知道女子看不见他,但这左右环顾的样子分明就是知道了身后有人。

“你正后方。”怼怼再次开口,迅速指明了方向。

正后方?那不就是容龙鸟巢穴的位置?

被隐身衣隐藏住的主人身上低落了一滴冷汗,余声声看不见他,可他却清楚的看见那双杏眼如捕捉猎物的巨鹰,只是一瞬便锁定了猎物的所在地。

与初次见到女子时的眼神并不同,此刻她目若寒霜,冰冷的目光如一把锋利的剑,看的人心里一颤,脑海中的贪念顿时被害怕席卷。

身后虽是无人,但余声声并不怀疑霞雪兽在欺骗她。原因无他,现在受到伤害的是妖兽。

与霞雪兽共存的时间并不长,但也足够她了解这个心思单纯只有妖族的小兽。有朝一日若是她与一只妖兽的生命放在天平上被衡量必须取舍的时候,霞雪兽就算不顾契约也会救下那只妖兽的。

毫不犹豫地,余声声剑气化作一道狂风吹向自己的身后。

眼瞧着就要暴露了,虞天宝身体向左一撤想要避开这道剑风。不想剑风就像有意识一般硬生生在他身侧拐了个弯。

虞天宝躲闪不及,隐身衣被剑气撕了个粉碎。

在场唯一一位人类余声声眼中,虞天宝现在滑稽极了,破碎的隐身衣半搭不搭挂在身上,身体不少部分成了空白,像是被穿了几个洞。若是放在没有修真者的人间夜晚,指不定能吓出一段鬼故事。

“是你!”余声声皱眉,“你在这做什么。”

虞天宝被拆穿了也不尴尬,趾高气昂看着眼前的女子,像是不速之客是对方一般,毫不客气的问道:“我倒要问问你为何在此?”

“哦,我明白了,”虞天宝一脸坏笑,贼眉鼠眼的在余声声身上打转,“你是来偷容龙鸟蛋的。”他双臂交错,不屑一笑,“真是讽刺,自以为托付的是恩人,结果人家只想要鸟蛋用来完成任务。”

“你没比我好到哪去啊!”

余声声没说话,身边容龙鸟的尸体鲜血汇成滚烫的小河,每一个凹坑里都是,唯一例外的是她的巢穴,那几个鸟蛋和幼崽的所在地。鲜血中汇聚了母亲的意志,即便是死后都在保护着它的孩子。

白衣女双指凌空一划,地上便出现了一道深刻的痕迹,“踏入此线一步……”

“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