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二章 烬天城森林(二)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6

三天下去,余声声在霞雪兽这个兽形指南针的指引下,顺利地的完成4了两个三等任务。“好了,最后是夺回容龙鸟的蛋。”余声声伸了个懒腰,简单轻松的地说。森林中生活……可并不不好过,夜幕降临时各式各样的毒虫随时随刻随地都是,还得高度警惕着随时随刻会出现的妖兽。饶是她已是金丹修士也经不起这“好了,最后是夺取容龙鸟的蛋。”余声声伸了个懒腰,轻松的说道。。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烬天城森林(二)》精选

两天下来,余声声在霞雪兽这个兽形指南针的指引下,顺利的完成了两个三等任务。

“好了,最后是夺取容龙鸟的蛋。”余声声伸了个懒腰,轻松的说道。

森林中生活可并不好过,夜晚各式各样的毒虫随地都是,还要警惕着随时出现的妖兽。饶是她已是金丹修士也经不住这样耗费精神。

烈火炎炎,炽热的温度灼的人心气烦躁,这是容龙鸟生存的唯一场所。

余声声全身上下都裹着一层厚厚的真气,抵御着滚滚热气。就算是如此,山上的温度还是让人热的难耐。她抹了把脸上滴落的汗珠,艰难攀爬着。

容龙鸟之所以这么珍贵和它生存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其中容龙鸟蛋更是最难收集到的东西,在市场上一直属于有价无市的一样宝贝。

鸟兽清脆的鸣叫声从前方的山洞中传来,余声声停住了脚步,“就是这里了。”

她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球体,朝着前方的山洞砸了过去。

小黑球是颗臭气蛋,对妖兽没什么伤害,却奇丑无比,没有谁可以忍受得了它的气味。

“轰——”的一声,山洞里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响声,鸟兽凄惨的嘶鸣声刺得耳朵生疼。不少在山脚下的团队听到这声音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齐齐看向山顶,他们知道又有人来取容龙鸟蛋了。可没一会他们又收回了视线,眼中都是平静。

没有人会成功夺取容龙鸟蛋,毕竟这个任务已经在烬天塔呆了快十年了。

一开始因为丰厚的奖励,成千上万的团队或是个人都接取了这个任务,无一例外的或死,或重伤,总之没有人成功。至于原因没有人知道,因为他们都死了。

在山顶山与容龙鸟战斗的余声声并不知道这件事,若是知道了,她铁定要骂一句。仅仅是刚刚一个过面,她就被灼热的热浪掀翻在地,白色的劲衣上沾上了尘土,束的整齐的马尾也变得零碎。

“怼怼!这容龙鸟是什么来头?怎么会这么厉害?”余声声一边躲闪着火球,一边在心底问。

霞雪兽约莫是被叫了名字,有点兴奋,忙探出神识查看。越查看,他心底越沉,到最后他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愤怒:“它被人算计了!”

余声声愣住了,一时不太明白霞雪兽的意思。

怼怼的话一字一句从他的口中蹦出,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有人在山洞中丢了薄荷草!”

薄荷草对于人类而言只是一株没有任何用处的草,可对于妖兽而言,确实极其致命的毒药。它能够短暂时间提供妖兽的修为,可代价也是相当惨重的!服用了这株草药后,妖兽的生命就会停留在此!一株药草换取一个时辰的修为暴涨,随即就是死亡。

“你们人类可真是令人作呕。”

霞雪兽躲在乾坤袋中,猩红的双眼里写满了愤怒,他站在原地,双手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怼怼是妖兽,能够听到妖兽的声音。眼前这只容龙鸟蛋的脑海中只剩下无边的痛苦,它甚至分不出一点心思去想别的事情。

隔着乾坤袋它都能闻到刚被人类喷洒出的薄荷草汁味,这种令人作呕的味道让它控制不住自己的杀心!

余声声与霞雪兽的思绪相连,平时若是没事,他们也不会闲着没事干去探究对方的想法。只是此时霞雪兽过于气愤,那份气愤通过两人之间的契约清晰的传到她的脑海中。

“杀了我!人类!杀了我!”容龙鸟突然出声,像是在抑制自己控制不住的暴躁,她的每个字都说的极为艰难。

余声声原本想要拔出剑的手顿住了,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有人请求杀了自己。这种感觉和手仞坏人并不同。

容龙鸟能在这时说出一句话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了。下一瞬,容龙鸟的神智又被暴躁与杀虐充斥。

鸟鸣震天而响,地面也颤抖着。余声声周围的真气保护罩被尖利的名叫震得粉碎,化作点点粉末落在滚烫的地面上。

保护罩碎的太快,快到余声声都尚未反应过来就跌落在地上。她的双脚措不及防踩在地上,炙热的地面迅速将她的鞋子焚烧,钻心的烫意让她忍不住皱眉。

失去理智的容龙鸟不再管周围是否是自己身存了多年的家园,拳头那么大的火球接连不断从它的口中吐出。

火球极热,落在地上时连地面都被融了一块。

余声声只在脚上用了点真气保护着,其余地方一概不管。她的皮肤原本就极白,在锻剑塔中呆了一年后,皮肤更是白皙,若不是有着红润的血色怕是要被人认为是个活死人。

滚烫的热气打在她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迅速便红了一片。余声声也不顾疼痛,拔气剑就挥向眼前的妖兽。

经过一年的锻体训练,余声声肉体已经极强,一招一式挥地快极了,甚至肉眼都看不太清楚。剑气一道接着一道打在容龙鸟身上,一开始剑气并未爆开,而是像一层薄布挂在它的身上。剑气越挂越多,到最后形成了肉眼可见的厚度时,余声声见时机差不多,后撤一步,张开的右手合拳。

红润的唇一开一合,无声吐出个字:“爆!”

轰——

数百道剑气叠在一起威力震得整座山都在动,泥土飞石从山顶滚落,掀起了卷卷尘烟。

在山脚下的所有人都惊恐的看向已经被震得缺了一个角的山。

烬天城中到秘境中谋求生活的多数都是筑基,金丹修为已经算是高手了。他们以往哪见过这番场面,吓得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山上

容龙鸟到底名字中也带了个龙字,数百道剑气齐击之下也只是羽毛被炸飞了半数,翅膀上一道又一道细长的剑伤丛横交错,汩汩鲜血从伤口中沁出。

它像是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仍旧不知疲倦的喷吐着火球。火球越聚越大,火光刺得人张不开眼。余声声强迫自己看向容龙鸟,战场上任何分神都是大忌!

火球愈来愈亮,余声声的眼睛里不受控制的起了水雾。她一步一步小心的后退,以免被火球灼伤。

不知多久过去了,容龙鸟停下了喷吐火球的动作。火球也在此刻不受控制的向天空飞去,没飞多远便停在半空中。紧接着,火球骤然落下,四溅的火星落在树木上,熊熊烈火顿时燃起,山周围的森林都变成了一片火海。

“啾啾”不知从何处跑出了一只幼崽,看起来似乎是容龙鸟的孩子。

幼崽像是感觉不到任何危险,跌跌撞撞朝着她的母亲跑去。

“小心!”余声声大喊一声,迅速朝着幼崽飞奔过去。在抱住幼崽的那一刻,她隐隐约约似乎听到容龙鸟在说些什么。

“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求求你!救救她!”

顺着容龙鸟目光的尽头看去,几颗尚未孵化的蛋安安静静的呆在巢穴中,一动不动。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