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章 烬天城(六)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6

“跑!”还未等的及王武说出口,妖兽就了回到了他们的眼前。呼啸声的狂风挟裹着弗兰的腐臭味争相恐后钻到几人的鼻中,呛得人半晌喘不过劲来。适逢此时天公不天公,轰天动地的惊雷响彻云霄,闪电下衬得几人的肤色惨白。“是食腐鸟!”宫萌惊慌大叫。一听是食腐呼啸的狂风裹挟着弗兰的腥臭味争先恐后钻进几人的鼻中,呛得人半响喘不过气来。恰逢此时天公不作美,轰天动地的雷鸣响彻云霄,闪电下衬得几人的肤色惨白。。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烬天城(六)》精选

“跑!”

还未等的及王武说出口,妖兽就已经来到了他们的眼前。

呼啸的狂风裹挟着弗兰的腥臭味争先恐后钻进几人的鼻中,呛得人半响喘不过气来。恰逢此时天公不作美,轰天动地的雷鸣响彻云霄,闪电下衬得几人的肤色惨白。

“是食腐鸟!”宫萌慌张大喊。

一听是食腐鸟天武团几人皆是一惊,“食腐鸟怎么会出现在外围?”

食腐鸟的强大在于他们往往以族群出现,且从来不会落单。是以遇见一只食腐鸟意味着遇见一群食腐鸟!

“没时间想了,快跑!要是被它追上就完了!”王武朝着身后步伐慢下来的几人吼了声。

余声声趁着逃跑的空隙朝后一望,一只通体暗红色的鸟闪动着数尺长的大翅,那双被无数人畏惧的翅膀上破了几个大洞,汩汩鲜血沿着伤口流下。

夜晚本就是属于森林的主人——妖兽的专场,食腐鸟视障碍若无物,紧追不舍。

这样的趋势下去,他们几人被追上也是早晚的事情。

“走开!”

远处传来了一阵响声。

开始时,余声声只以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食腐鸟的嘶鸣声太过刺耳,引起些耳鸣不算什么奇事。可后来,男孩的怒骂声持续不断的响起,声音并不算太大,若不是她修为已至金丹,恐怕就要忽视过去了。

余声声思索了片刻,“王大哥,我去旁边看下。”

说完不等王武的回应,抽出长剑,站在上面朝着声音所在方向飞去。

宫萌差异的望着余声声远去的背影,“大哥,姐姐这是去干什么?”

王武皱眉,他也不知道在这个紧要关头,余声声为何突然离去。之前看她为人并不像大难临头之时抛弃友人独自逃命之人。

与王武和宫萌的差异不解不同,阳尤嗤笑一声,像是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情景,“早就说了,时尚哪来的那么多舍己为人的人。装的那么好,结果呢……到了有难的时候还不是跑了。”

阳尤啐了一口唾沫,“臭女表子!”

宫萌转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阳尤,你嘴巴干净点!”

“呵……这才哪到哪啊,那臭女表子给了你多少好处?这才没几个时辰吧,就向着她说话了?莫不是一天后,你都能为了她把我们都杀了?”

宫萌怒火从生,她从未觉得如此愤怒过,“阳尤!”

“好了,别说了,”王武深深望了眼余声声离去的方向,似是失望,语气中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我们先跑吧。”

听到王武的指令,阳尤像是个得了志的小人,一边嘴角微扬,眼含不屑看向宫萌。

宫萌没说话,无视了阳尤递来的目光,顾自跟随着王武向前跑去。

另一边,余声声并不知道几人之间发生的矛盾,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一定放在心上。与她而言,天武团的几人就像是过客路人,没有人会在意一个陌生人的评价。

长剑迅速的飞向一处,随着距离的缩短,男孩的怒骂声越来越明显,伴随着的还有狼群的嚎叫声。

余声声暗道不好,移动速度愈发快了。

男孩跌坐在地上,周围十余只野狼双眸泛着绿光,一步一步,慢慢地迈向被围在中心的男孩。

“去死!去死!”男孩害怕极了,慌乱之中,手中的法器被他尽数丢出。野狼是有耐心的猎捕者,他们看着男孩手中堆积如山的法宝愈来愈少,等到最后……

男孩看着愈来愈近的狼群,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狼群中最大的一头狼在某一刻突然开始前进,眼瞧着就要凑到男孩的身前。男孩下意识想要丢出手边的法器,却发现怎么摸都摸不到。他的余光向手侧看了眼,原本与他肩膀一样高的法器堆此时已空空如也,只剩下空旷的泥土地。

男孩挣扎着想要往后退,可是他身边所有的退路都被狼群封死,没有任何能逃生的道路。

狼群腥臭的嘴巴大张,锋利的獠牙和狰狞的面孔让男孩第一次感受到死亡是如此的近。

千钧一发之际,本做好被吃掉准备的男孩只听见咻的一声,紧接着他被人拉了起来。周围狼群像是炸开了锅,一个接一个哀嚎。

睁开双眼,一位面容清秀的女子高束着秀发,黑色的双眸就算在夜晚也不会叫人忽视了去。女子虽然面无表情,周身气质甚是冷淡,可无端的让男孩产生了一种安全感,他下意识的想要依赖眼前的人。

“你是谁?”男孩问道。

女子没说话,仍旧是冷着一张面孔,几招下去,周围的狼群散大半,余下的守在已经死去的头狼身侧,这么几头的数量早已不足为惧。

男孩被女子一路拎着后颈的衣襟。

“这里哪有营地?”

“在前面。”男孩指了一个方向。

说完,余声声也不废话,朝着男孩指的方向飞了过去。

“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来到此处?”男孩的嘴巴没有一刻是停下来的,“不对,大伯说,想要知道别人的名字,我应该先自我介绍。”

“我叫烬燃!你叫什么?”

没等余声声回答,两人已经来到一片帐蓬地。余声声收回剑,朝着一个方向走去。烬燃像个跟屁虫一样,紧紧跟在余声声身后。

“你好厉害啊,不像我,我什么本事都没有……”男孩垂头丧气的慢慢踱步,他原以为要一直这么自言自语下去了,没想到走在前方的女子突然停了下了。

“你知道自己什么本事都没有还敢来秘境?”余声声目若寒霜,只是瞧上一眼,就感觉自己身在最寒冷的雪山之中。

“今日若不是我,你便死在这了!你可知你的亲人会担心?”

余声声向来看不起不自爱的人,有实力不幸陨命,那叫惋惜,没实力不幸陨命,那叫活该!

显然男孩子就是后者,区区练气入体,看身高也不过七八岁余,就敢独自一人来到秘境之中,死了也是为修真界去除一个莽夫!

男孩顿时不说话了。

烬燃从小周围的人边阿谀奉承,对他向来只会顺着。第一次遇到一个骂他的人,还是陌生人,叫他一时有些束手无措。

“自己想想吧!”

说完,余声声便大步离开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