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七章 烬天城(三)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5

“要说这烬天城的由来,可得从多年前说到……”一位老者手拿折扇坐于在客栈的一角,周围稀稀拉拉坐了几个人。“哟,老于头又就讲故事了。”周围不少人调侃,像是了养成了。余声声回到烬天城,刨除在锻剑塔的日子,在城内四处闲逛的时间基本上也没,难得听到有人“哟,老于头又开始讲故事了。”周围不少人打趣,像是已经习惯了。。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烬天城(三)》精选

“要说这烬天城的由来,可得从多年前说起……”

一位老者手持折扇端坐在客栈的一角,周围稀稀拉拉坐了几个人。

“哟,老于头又开始讲故事了。”周围不少人打趣,像是已经习惯了。

余声声来到烬天城,除去在锻剑塔的日子,在城内闲逛的时间几乎没有,难得听见有人讨论起烬天城的历史,不由心生了点兴致,便仔细听了下去。

“我烬天城乃是天界在此界的投影……相传上古时期,天界与此界不相通。此界魔族横行之时曾有不少魔族妄言不将天界放在眼里,于是天帝携帝君及多位仙人一起打破两界之间的结界……”

老者说到兴起之时,唾沫横飞,周围人嫌弃的连连后退。余声声身后那位先前打趣老者的男子又学着老者的语气接道:“数千天兵天将驻扎于此界之处,就是烬天城。而烬天城的百姓就是这些仙人的子嗣……”

男子的音调偏高,学起老者时不伦不类,像是掐着嗓子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全然没了老者那种引人入胜的语气。

本被带入其中的人们顿时从故事中脱离出来,纷纷大笑。

老于头气的吹胡子瞪眼,右手食指不停颤抖指向男子,“你……你……混账!对仙人不敬可是要遭天谴的!”

约莫是气愤极了,老于头的唇不受控制颤抖着,只发出几个气音。

“武贵!”

正在此时,客栈外一道中气十足的女音传到每一个人的耳内。

“武贵,你婆娘来了!”

这下被嘲笑的轮到武贵了。武贵的娘子是这一片出了名的女强人,天不怕地不怕反是都要讥讽几句的武贵唯一怕的就是他娘子。按照他的话来说,这是疼爱娘子。众人听后也就乐呵一笑,并不拆穿他。

武贵暗骂一声,丢了几块灵石在桌上,忙不迭的出门:“娘子,俺在这!”

客栈内几人相视后皆是大笑起来。

“老于头继续!”

老于头见武贵走后,又接着道:“据说城外那处秘境内的妖兽也是仙人手下的妖兽的子嗣,数万年后,秘境内的妖兽最后都因血脉不纯,只能留在秘境内四处游荡。”

“秘境?”

“唉,小姑娘,你是新来的吧?”男子见余声声面生,马上反应过来她应该是刚入烬天城的人,便解释道:“烬天城内有一传送阵,可去一处秘境,秘境内都是些妖兽。”

“那这些妖兽修为几何?”余声声内心起了点心思,但还没确定下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男子摇摇头,他修为低下,刚刚练气,没有去秘境的实力,“你可以去城中的烬天塔问问,那处是城内强者的聚集地。”

“多谢。”

***

烬天塔坐落于烬天城的中心,余声声仰头,高耸入云的宝塔下每一个人都显得如此渺小。这里大概是烬天城最热闹的地方,成群结队的修士源源不断的从塔内走出,又走进。无一例外,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块黑色的玉牌。

余声声有些好奇的看过去,隐约还能听见他们口中说着“赏金”“任务”此类的词。

“妹子要不要加入我们天武团?”

余声声只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什么人拍了一下,扭头一看,是一位面容凶恶的男子。男子肌肉贲张,脸上一道自眼角到下颚的疤痕更添了几分凶狠。

他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像是在微笑,可能是长相的原因,笑起来有点恐怖。

“天武团?”还没等余声声问出口,周围的人一阵嘲笑,“王武你那破团早就名存实亡了,还祸害人家姑娘作甚?”

“这位姑娘,不如来我们虎啸团。我们团可是烬天城乙等的佣兵团,秘境早就不知道进了多少次了。这么水灵灵的姑娘,何必跟着他们受苦?”说完,面容俊美的男子伸手想要轻抚她的脸。

余声声皱眉,“再靠近一点,你的手就别想要了。”手中长剑微微出鞘,冷冽的银光在阳光下无端让男子生处一丝寒意。他脑中莫名多了一段情绪,眼前的女子说的是真的。倘若他再出手,长剑毫不犹豫的会挥向自己。

男子混迹烬天城多年,要是没点眼见也不会混到今天这个位置。他自以为不着痕迹地后退两步也不尴尬,和个没事人一样,神态自若放下手。

可周围无数人都等着瞧他的笑话,怎会放过这么一点细节,落井下石般道:“你们虎啸团名声都臭成什么样了,还敢邀请人家妹子去,这不是逼着人家羊入虎口吗。”

“就是!你虞天宝祸害了多少姑娘?”

本来应该是件小事,可随着出声的人越来越多,虞天宝几欲要被他们的话语淹的喘不过气来。只得灰溜溜的走了,临走前,他回头看向余声声。

尽管有些狼狈,仍旧保持着自以为的傲气,“你最好一辈子待在烬天城!若是出了这座城,那就祈祷不要遇到我们!否则……遇到我们的那日,便是你的忌日!”

.......

余声声有些无语,不论走到哪都能遇到这样的人。

“随意,”余声声站在原地,身姿挺拔如松,“等你拿到我的命那天再说吧。”

她语气轻松极了,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修真一事不可盲目自信,亦不可妄自菲薄。再者说有人欺负到头上来了,要是还没脾气,任人宰割,那这修真也白修了。

周围人不像余声声一样轻松,原本只是落井下石,没想到给人家初来乍到的小姑娘惹了个大麻烦,皆是羞愧。

“姑娘,要不你就服个软,我在虎啸团还是有几个熟人,也能说上几句话,要不你就给赵世飞道个歉,说不定这事就算过去了。”

“是啊,他们虎啸团是烬天城叫得出名字的佣兵团,更别说城主还是个顶顶出名的元婴修士,你一个金丹修为,斗不过他们的!”

周围的人皆是议论纷纷出了几个主意。

面容恐怖的男子也心生愧疚,这事本就是因他而起,反而害得人妹子被人记害。

“妹子,今天这事对不住了,”男子手中出现一个袋子,“这里面是一些灵石和草药,皆是这些年来我在秘境中所搜集到的……”像是嫌不够,男子顿了顿,又拿了几道符咒,一并递给余声声,“这几道符咒是我偶然所得,里面蕴含了元婴剑修的全力一击。若是遇上虎啸团,虽不至于杀死他们,但自保逃走应当是没问题的。”

余声声笑了笑,略微摆手:“无事,我并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自保的宝贝我还是有的。”

“今日多谢诸位了。”说完朝着周围人抱拳行礼后便离开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