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六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5

两年的时间转瞬间即过。余声声除了暂短的休息,其余时间都在不停地地与傀儡人相斗。锻剑塔在沙漏中的沙子全部消失了后,化成尘埃消失了在空中。石屋内面容狼狈不堪的女子席地而坐。她衣袖破破烂烂,头发杂乱无章,让人不经产生怀疑她是也不是四处流浪已久了。纯净无暇的真气在她体内流转,手臂上余声声除了短暂的休息,其余时间都在不停地与傀儡人相斗。。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精选

一年的时间转瞬即过。

余声声除了短暂的休息,其余时间都在不停地与傀儡人相斗。

锻剑塔在沙漏中的沙子全部消失后,化作尘埃消失在空中。

石屋内面容狼狈的女子席地而坐。她衣袖破烂,头发杂乱,让人不经怀疑她是不是流浪已久了。

纯净的真气在她体内流转,手臂上有一层薄薄的肌肉,手因为长时间的握剑有些粗糙。

真气在体内运行了两周天后,余声声缓缓睁开双。

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力量,暗叹:这锻剑塔过真是个宝贝,从前她只顾着修练真气,却忘记了锻体。这一年下来不仅身体素质变得更好了,体内的真气也变得更加纯粹。

她懒散的舒展着身体,打算去烬天城最出名的擂台看看。

烬天城的擂台是面向所有城内修士开放的,每赢一局则可积攒一点积分,积分可用于换取修练资源。余声声刚进城内是守卫给的那块小铁片就是用于记录积分的。

擂台被设置在溢出广场上,场中大大小小的擂台有数百个,每个擂台周围都有不少人,而大擂台周围的人则要更多一些。

毫不掩饰的唏嘘声和助威声让余声声觉得心情顺畅,她喜欢这种光明正大的决斗。

毕竟没有人喜欢阴谋诡计。

余声声找了一个和她修为相近的修士的擂台。擂台上,两位修士斗得难舍难分,修为稍低的人只能看见两道残影,修为稍高的人,能看到那位挑战者手中的剑快要抵在擂主心脏处。只怕要不了多久,这位挑战者便能赢了。

“你们每天都过的这么血腥吗?”在她闭关的一年中,霞雪兽也沉睡疗伤。

“还好吧,妖兽不也讲究弱肉强食么。”余声声满不在乎的回答道。

论血腥程度,妖兽说是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周围壮汉看余声声面生,笑着打招呼:“妹子,这里危险,不要靠的太近了。他们这群人就喜欢挑弱小的人比,一个人两个积分,稳赚不赔的买卖。”

另一个壮汉回头也附和道:“就是!这群人心思深的很!”

“两个积分?”余声声不解问道:“不是说只有一个积分么。”

“那些人作为擂主,胜了你们能拿两个积分!同一个人一天不能拒绝五次挑战。”壮汉嗤笑了一声,不屑的眼神落在前方几人身上,说道:“那几个,都是一伙的!你要是拒绝了一个,剩下几个挨个挑战你,直到最后你拒绝不了的时候,两个积分就被他们收入囊中。”

“大妹子,趁现在他们还没注意到你,赶紧走。”

俗话说,好的不灵坏的灵。还未有任何反应,余声声就听到擂台上男子说:“修士,请指教。”

那人的手指指向的地方,所有人都下意识避开,直到最后空出一条道来,只有余声声一人站在这条道上。

男修士有抱拳说道:“修士,请指教。”

两名壮汉一看,心下一沉,他俩平生最是看不惯欺负弱小的人。

行侠仗义是好习惯,可在修真界,弱小意味着会被当成货物,任由他人挑选。兄弟俩因为这,没少结仇家,可他们也不在乎。

兄弟俩对视一眼:“司俊明,你小子坏不坏,找人家小姑娘挑战!真是缺积分缺到没人性了吧!”

名叫司俊明的修士满不在意一笑,似乎被骂的不是他,“规定是擂主可以向任何人发战书,我又何错之有?”

壮汉暗吐一口唾沫,心道他可真是不要脸。

周围一群人大概是司俊明的支持者,纷纷说道:“就是!印高阳你糊涂了吧!”

印高阳又想说点什么,被余声声挡在身后。

余声声回头笑着看着两人,“谢谢你们的维护,我去去就来。”随后,轻轻一跃来到擂台上,“修士余声声,接受挑战!”

场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过神时,司俊明已经瘫坐在擂台外,被认为是弱小女修的余声声站在擂台上,如同凡间战无不胜的女将军——英姿飒爽。

没有几个人看清擂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算看清了,也震撼的一时愣住了。

台下寂静了几秒后,呼喊声响彻云霄。

“小姑娘好样的!”

“给司俊明那群瘪三许多颜色看看!!”

余声声没在意台下的骚动,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这是她出了锻剑塔后的第一次战斗,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和一年前有着天大的差别。

她的战斗意识中多了一种直觉,像是森林中生长的野兽面对危险时,超越思考的下意识。

这种下意识是很难得的,战场上,这一份下意识可以帮她避过许多灾难。

余声声脑中放空,大拇指轻轻拂过掌心中的厚茧。粗糙厚实的老茧摸上去麻麻的,似乎是在赞赏她这一年的锻体路。

“在下司鸿晖,请求修士一战!”

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男人打断了她的思索,男人指甲里藏着厚厚的泥土,头发杂乱,嘴唇干裂,衣服没有一处是完整的,衣物破碎成块,勉强靠着几根棉线相连,全身上下唯一值得注意的是那柄一看就被保养的很好的剑。

“司鸿晖你要不要脸啊!一个金丹中期的剑修对上人家小姑娘!就算人家伤了你弟弟也不用这么报仇吧!一把年纪了臭不要脸!”

“就是!臭不要脸!”

司鸿晖没有理睬,抬头看向台上的人:“你得剑,很厉害。身体……也很厉害。”

余声声猛呛了一口口水,咳的脸都红了。

口哨声四起,“你小子不是看上你家姑娘了吧!”

司鸿晖没说话,只是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余声声整理下面色,脸上因被呛到而起的红晕消了下去:“来吧。”

司鸿晖点头,轻跃至台上。

拿起剑后,眼前的人整个气质就不一样了。若是说没拿起剑的司鸿晖会让人注意到他的着装,那么拿起剑的他周身的光芒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聚集在他的剑上。他就是剑,剑就是他。

余声声到此正了正身,她原以为司鸿晖是来给司俊明报仇的,左右也是个心胸狭隘的小人。在看到剑的那一瞬,她便知道这人虽然不善言辞,但绝对是个刚正不阿的人。人心有时会欺瞒别人,可剑不会。

剑就是剑修的内心的体现。

司鸿晖抱拳,抬剑没用任何真气直直朝着余声声刺来,余声声眉眼一凛,暗道遇到相匹敌的对手了。长剑也祭出,以同样的方式朝司鸿晖冲去。

双剑祭出如龙吟回旋在整片场地,不知不觉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唉,别碰我!”印高阳觉得有人撞到了他,皱眉说了句,“妈的,这群小兔崽子们就知道赌。”他以为是烬天城那群人畜皆知的赌狗语气有点不耐烦,眉头紧皱,目含厌恶看向一旁,却见是一位身穿黑衣的人,隐约还能闻到一股冷香。这才惊觉是自己认错了人,摸了摸后脑勺,憨厚一笑,道歉:“兄弟,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黑衣男人没开口说话,静静得看着台上。台上两人相斗激烈,金土两种真气在场上你来我往的碰撞,惊起一阵又一阵剑风。

恰巧,台上的余声声躲避剑光不及,撇头看到鹤立鸡群的黑衣人。剑光顺着她的脸擦过,直直劈向黑衣男子,她口中小心二字还没说出口。黑衣男子一个转身,躲过了这一击。

也是这转身,黑色斗笠下的面容露了出来。

面容是如此的熟悉,是想要杀她的人,是她死亡的一切源头,是她的大师兄。

他怎么在这?

余声声双目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台下的人。

赵山河似乎是知道余声声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嘴唇开了又合,无声说了句:师妹,霞雪兽听话么?

无边的怒火从余声声身体中喷涌而出,赵山河在嘲讽她!嘲笑她拿不到霞雪炎!

下一瞬,一盆冷水让她冷静了下来。

“余修士,心思不纯可修不成剑道!”

司鸿晖不知何时停下来,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她。顺着他的目光,她看到司鸿晖眼中的自己,妒火与愤怒填满了双眸,一点也不见平时的冷静。

余声声心里咯噔了一下,她什么时候理所当然的认为赵山河的资源就是属于自己的?她取巧拿到了顶级资源的地图,可这原本就是属于他人的资源。她的行为是作弊,能得到是天道的酬劳,得不到就说明这本就是属于他人的资源,她就算提前一百年,几百年也无法拿到。

就像……霞雪炎。

润了润干燥的喉咙,余声声发现自己刚刚险些生了心魔。她收剑向司鸿晖行了大礼:“多谢司修士救命之恩。”

司鸿晖摆摆手,毫不在意,他只是不忍一位剑道天才就此陨落,谈不上什么救命之恩。更多的还是要靠她自己领悟,愚钝的人,就算说一万句,也不见得能听进一句。

余声声理了理思绪,又朝司鸿晖欠身:“今日比武是司修士胜了,日后有机会再战。”

此时的她没想到,这个日后竟来的如此之快。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