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五章 烬天城(一)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5

系统:【恭喜恭喜宿主获霞雪兽,额外奖励万剑枯骨洞天地图一张,锻剑塔一座。】【尤其再次提醒,锻剑塔以及使用期限为两年,从宿主获就倒记时,请宿主尽早以及使用。】【新任务:宗门大比中获前十名,额外奖励锻剑塔五年,远古洞天地图一张。】系统任务发布最新完,一座小小的宝塔【特别提醒,锻剑塔使用期限为一年,从宿主获得开始倒计时,请宿主尽快使用。】。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烬天城(一)》精选

系统:

【恭喜宿主获得霞雪兽,奖励万剑枯骨秘境地图一张,锻剑塔一座。】

【特别提醒,锻剑塔使用期限为一年,从宿主获得开始倒计时,请宿主尽快使用。】

【新任务:宗门大比中获得前十名,奖励锻剑塔三年,上古秘境地图一张。】

系统任务发布完,一座小小的宝塔出现在余声声神识中。宝塔塔身呈全黑色,顶端巴掌大的沙漏隐隐泛着金色的光。

余声声将关于锻剑塔的疑问藏于心中,趁着仅剩的时间不断搜集着残留下来的宝物。

先前与易轩和绮雯两人的打斗消耗了太多时间,以至大部分地方都没去,实在是遗憾。

约莫几个时辰后,古朴悠扬的钟声传入所有人的耳中,他们或是更加迅速收集周身的资源,或是静静待在原地,等待被传送出去。

随后白光乍现,秘境内的所有人都来到了秘境门口。让人觉得有趣的一幕是,所有人几乎都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脸上也用了遮掩气息的法宝。在出秘境的那一瞬间,稍有家底的修士捏碎传送阵离开,而留在原地的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余声声没有选择回宗门,而是去了一座属于修士的城池——烬天城。

烬天城的城墙外有一层极其强力的结界,踏入结界,余声声明显感受到有两股强大的力量探过她的身体。

周围有不少人都被这道结界和神识拦在之外。她回头看了一眼,有的是魔修,有的是凡人。虽然种族不同,但他们保有同样的目的——进入这座属于修真者的圣地。

城门口的两位士兵身穿红色劲衣,肩上挂有烬天城的标志,他们是烬天城的第三道防线,用以拦住那些用了歪门邪道躲过神识的人。

关于烬天城的传说有许多,有的说城主已故的夫人曾受过修真者的救助,也有的说烬天城的城主是几大宗门联合推举,用以拉拢修真界的人心。

真真假假的谣言多的能写几本话本子,唯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烬天城不在乎你得来历,不在意你修为的高低。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须是修真者!魔修与凡人都不在烬天城的庇护之下。

这座城被不少人称为小型的修真界,城中底蕴甚至不亚于一个中大型的宗门!

太阳高悬头顶,刺目的光让人睁不开双眼。队伍缓慢的移动着,好在每过多久总算到了余声声。

两位驻守城门的修士友善的笑了笑,又递给她一块小铁牌:“欢迎来到烬天城,属于修真者的家。”

余声声笑着说:“谢谢。”

难怪烬天城能吸引如此多的修士,良好的态度能让人产生别样的归属感。

进入城内,来来往往的人群都抱着和善的笑容,偶尔有几声吵闹声,也很快恢复平静。

余声声也没多停留,购置了一点生活必需品后,租了一间石屋开始历练。

锻剑塔从神识中跃了出来,稳稳立于石屋内,塔身小巧。余声声心念一动,随机只见塔身一亮,一道强大的吸力将她送入塔中。

塔内一片漆黑,零星几点烛火似游荡的飞虫,在塔内来回游走。抬头向上望去,浩瀚璀璨的星河宛若一条丝带自塔顶倾泻而下。

余声声下意识想用真气仔细看看,却发现体内所有真气不知何时被封印。就在她极度困惑的时候,耳边响起一道清脆俏皮的童声:“欢迎来到锻剑塔,我是塔灵。锻剑塔内伤亡与塔外并不挂钩,请挑战者拼劲性命攻塔。”

“死亡是你最好的成长方式。”

“攻塔开始。”

说完,还没等她搞明白锻剑塔的机制,她周围就出现了一个白衣傀儡人,面容与她本人无异。

傀儡人也不等余声声做准备,直接朝她攻了过来。她想使用真气,又想起来她的真气已经被封印了。无奈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体术。

开始余声声胜的极快,往往一招或是两招就能杀掉傀儡。可层数渐渐上升,傀儡人也愈来愈厉害。

战斗不知持续了多久,余声声只觉喉中如烈日下的沙漠般干涸,铁锈般的血腥味萦绕在口腔中直冲头顶,叫她不舒服极了。她总算知道自己欠缺在哪了,对于真气过度依赖依赖,让她忘了最基本的东西——体术。

不管脸上杂七杂八的剑痕,随手抹掉嘴边溢出的鲜血。目光如久饿的孤狼,狠戾的看着眼前和她一模一样的傀儡。

四个傀儡把余声声包在中间,腿部带起的劲风,掀起余声声的黑发。

又是几拳猛地砸在她的前胸,余声声被这力道逼的后退几步,一大口鲜血喷在地上,很快与黑色的地板融为一体,消失不见。

余声声拿起剑,一招一式全都是最基本的剑招。跌倒了,爬起来,受伤了也不在意,她的眼中只有四个敌人。

可身体的差距哪是几招就可以改变的,体术是日日夜夜都需要练习的东西。

傀儡持着剑,从四方齐齐刺向她。没有真气她也无法像入门试炼时跳入空中,只能仍由四把剑贯穿她的身体。

明明脑海中已经想出了数种躲闪,甚至杀死傀儡的方案,可身体却不足以支撑她的举动。

毫无疑问,她被杀死了。

下一息,余声声被送出了锻剑塔,跌坐在石屋内。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伤口,肌肉的酸痛感也消失不见,先前与傀儡的对决像是一场梦一般。

可眼前的从未消失的宝塔却实实在在的告诉她,她并未在做梦。

调整好气息后,又一次被宝塔吸入塔内,她站在适才被杀死的那层,熟悉的傀儡静静得站在七步外,一切都和刚开始一模一样。

死亡、复活、死亡、复活……

生死不断循环着,余声声渐渐都觉得麻木了。可肉眼可见的,剑招不再花里胡哨,没有多余的动作,一招一式都直击要害。

剑招不再是为了好看而出,剑招是为了击败敌人而出。

她与剑不再是两个不同的个体。现在她即是手中剑,手中剑即是她。

尽管余声声尚未铸造自己的本命宝剑,可与手中这柄剑相处了也有一段时日,一人一剑偶尔也能产生些许共鸣。

余声声的成长,她手中的剑才是感受最清楚的那一个。

剑身嗡嗡响了几声,似乎是在兴奋她的成长。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