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四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5

两人的攻击蛮横豪无理由,均带着一股杀了人的戾气。余声声憎恶皱了下眉,自复活以来她遇上了不少如此自嗨的人,也真让人火大。男子和女子分作两路,一前一后一齐攻向她。余声声脚下用劲,浮在空中,细剑不知道何时化成了一把足有几人高,几人宽的巨剑而立她的余声声厌恶皱了下眉,自重生以来她遇到了不少如此自说自话的人,着实让人火大。。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精选

两人的攻击蛮横毫无理由,均带着一股杀人的戾气。

余声声厌恶皱了下眉,自重生以来她遇到了不少如此自说自话的人,着实让人火大。

男子和女子分成两路,一前一后齐齐攻向她。

余声声脚下用力,浮在空中,细剑不知何时化作了一把足有几人高,几人宽的巨剑立于她的身后。丝丝剑气化作凌冽的剑风,向两人抽去。

如丝的剑气缠绕在鞭子与斧头上,余声声右手用力握拳。剑气如时间最锋利的道具,视无数宝物堆积出来的武器如泥,顿时碎了大半。

绮雯与易轩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讶。

他们的法器乃是盟内最好的炼器师所铸,虽不如本命法器那般无坚不摧,但对上大部分的法器都不至于落得如此。

两人停在原地,余声声自认为不是什么君子之人,他人停了攻击,自己也要停。便又是几缕剑气迅速来到二人身前。

绮雯大惊一声,忙躲开,目含怒意气愤的看着利于空中的女子:“我们都不打你了,你还打我们作甚,简直欺人太甚!”

余声声觉得好笑极了,她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逻辑,冷哼一声:“这可是修真界,吃奶的孩子就回你爹娘身边去。”

是了,修真界弱肉强食的规则不是人尽皆知的么。适才也是如此,若是她修为不及二人,那她一路辛苦所得的月罗花就要被这两人拿去,管她是否愿意。

她修为比二人高,能打得过两人,这才免过一劫,却被女子说成欺人太甚,实在可笑。

“你!”女子好看细长的手指着余声声,可能是过于气愤,指尖带着点微不可察的颤抖,“我爹娘不会放过你的。”

余声声一愣,说她是吃奶的孩子本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还真是个还没脱离父母羽翼的“孩子”。

“绮雯,闭嘴!”男子瞪了身旁的女子一眼,转头看向余声声,躬身行了一个礼,语气诚恳歉意,“这位……”男子顿了下,约莫是不太确定她的年龄,最后折中道了个前辈。

“这位前辈,是我和小妹失礼了。在下易轩,小妹绮雯,”易轩拉着绮雯,强迫她跟着一起行礼,“方才是晚辈鲁莽了,实在是家中长辈重病,急需月罗花。小妹和我方才太过心急,给前辈造成了许多麻烦,晚辈协小妹给前辈陪个不是。”

“家中长辈病重的厉害,是位实力高强的长者,这株月罗花能让我修真界的实力更上一层楼。日后面对魔修也能出更多一份力。”

“我与小妹出自散修盟,也希望前辈看在散修盟诸位长者的面子上,恳请前辈割爱”

余声声觉得好笑极了,想回他一句“你谁啊”。人没长得多好看,脸皮倒是挺厚的。

现在倒是成了她是坏人了?原以为年长一些的会更加懂事,没想到和被惯坏的娇娇女也不逞多让。

好的坏的都让他们说尽了,此刻若是她不割爱让出月罗花,反是她不懂事?不顾修真界的大义?

她垂眸,两张赏心悦目的脸让她无端作呕。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们,恶心极了。

余声声没说话,两人仍保持着行礼的姿势许久没变。周遭安静极了,只有微风吹响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像是在催促她快些做决定。

“你们人类都是这样不要脸的?”一道声音从余声声的头顶响起。

声音先是稚嫩的童音,随后低沉沙哑。

霸道的威压毫不留情的打在两人的脊背上,像是一座从天而降的大山,措不及防压在他们的身上。

只是一息的时间,“咚——”,两人双膝重重跪在地上。松散的尘土被掀了起来,迷了眼睛。可就算是这样,两人也不敢发出丝毫声音。就连吃痛的呻吟声,也悉数咽进肚子。

霞雪兽原本在睡觉,后来被打斗声吵醒,一醒来就听到男子不要脸的发言。果然如记忆中所言,人类不管过了多少年,都是不要脸的。

余声声有牵绊,处事时多少还有些顾及。可霞雪兽孤身一兽,无父无母,还是妖兽,半点顾及都没,毫不客气的言语不停歇的钻入两人耳朵。

“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不过是区区筑基修为就这般说话。吾乃妖兽,今日杀了你,就算你是散修盟的人又如何,关我妖兽何事?”

“要我说,这种不要脸的就应该现在杀了丢河里,爷爷我吃了都嫌塞牙缝。”

灼热的鼻息喷在两人身上,灼的皮肤一阵生疼,可就算是这样,两人仍旧不敢有丝毫不满。

易轩艰难咽下口水,勉强开口:“前辈,是我和小妹太过傲慢,给前辈带来不便了。”

“这是我和小妹所搜寻而来的草药,”易轩拿出一个乾坤袋,“里面还有一点灵石,权当作给前辈赔不是了。”

乾坤袋被端端正正放在两人身前。

余声声也没客气,这本就是她应得的。做了错事就要拿出相应的报酬,这东西,她受之无愧。

打开乾坤袋,果然如两人所说,是一些珍惜的药草和几枚上品灵石,虽然不多,但加上药草也足够了。

她收起乾坤袋,点点头。

兄妹两人见她点头,忙起身离去,生怕余声声反悔。

“就这么放过他们?”霞雪兽不知道何时变回了原型趴在余声声的肩膀上。

“我放过他们?”余声声说道:“怕是他们不肯放过我吧。”

“啊?”

.........

余声声噎住了,她方才以为霞雪兽是个聪明的主,没想到还是她想多了。

“这乾坤袋我要是没猜错,应该是带有强者的一丝神识,虽然不能对我造成什么威胁,但探测我在哪是绝对足够了的。”

“........你们人类怎么这么多弯弯绕绕的。”霞雪兽不明白,又问:“你怎么知道的?”

“那女子的眼睛都快长在乾坤袋上了,我还不清楚?”

“不过散修盟么……那两人应当是散修盟长老的子女或是徒弟。我现在也惹不起散修盟,不如放他们一马,先教训一下罢了。”

“这账早晚会讨回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