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三章 扶安秘境(三)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5

“带我回去,我要去杀了那个抢我宝贝的人!”“哈?”不能怪余声声如此吃惊,从古迄今凶兽大都憎恶人类。妖族的王曾说一句广为传颂广泛流传的话:“和修真者呼吸的节奏同一片的空气,我感觉全身都是脏的。”从那之后凶兽和人类之间关系更是对峙到了顶点。“你确认?”余声声有从那之后妖兽和人类之间关系更是僵持到了顶点。。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扶安秘境(三)》精选

“带我出去,我要去杀了那个抢我宝贝的人!”

“哈?”

不怪余声声如此惊讶,从古至今妖兽大多厌恶人类。妖族的王说过一句广为流传的话:“和修真者呼吸同一片的空气,我感觉全身都是脏的。”

从那之后妖兽和人类之间关系更是僵持到了顶点。

“你确定?”

余声声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你们人类就是磨磨唧唧的,赶紧契约,”见余声声还站在原地,又不耐烦的说道:“还站在那干啥?等我找你?”

巨大的兽尾拍打在地上,惊起阵阵尘土,山洞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这怎么又要契约了....

眼看着山洞又倒塌的倾向,余声声忙阻止这位祖宗,“走走走。”

有便宜不占是傻子,况且霞雪兽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

契约完成后,霞雪兽化作小小的一团蹲在余声声的头顶,时不时扯一下她的头发。

“往这走,”爪子扯了一下左边的头发,“上次我瞧见了不少好东西,霞雪炎那老匹夫又不让我出去,我眼巴巴看了几百年了!这次我一定要拿到手!”

嘶——

余声声摸了摸被揪住那缕头发。霞雪兽下手没个轻重,若是再这么扯下去,怕不是要英年早秃了。

“别揪了,再揪就要秃了!”

哪想霞雪兽听后,扯的更起劲了。余声声脸黑了大半,抬脚转了个方向,朝霞雪兽所指的反方向走去,半真半假威胁道:“再揪我就一直朝这个方向走。”

话音一落,头顶上闹腾的小兽顿时安分了。兴许是变小了的缘故,声音也嫩了不少,脆生生的童音糯糯道:“我不弄了,快去左边。再不去别人就要把我的宝贝抢走了!”

余声声脸上略带笑意,没说话,只是默默的走向霞雪兽所指的那条路。

路上尘沙飞扬,风卷起细小的沙粒几欲要模糊了少女的眼睛。若不是霞雪兽信誓旦旦的保证和自己神识中的地图,余声声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路。

原因无他,走了半个时辰别说一株药草了,连一个活物都没有。

正在此时,远方出现了一处郁郁青青的树林,余声声下意识以为这不过是海市蜃楼,却听见头顶的霞雪兽大喊道:“快!快!到了!到了!”

余声声脚下用力,猛朝那处飞去。

果然如霞雪兽所言,树林中各式各样的灵药遍地都是,只是大多年份稍浅,并不能采摘。

逐渐深入树林,千年的药草出现的越发平常。偶尔有几只妖兽,余声声也很快解决了。

源生草、如意枝、还有一汪极大的冷泉……余声声乾坤袋中空着的玉匣愈来愈少,她几乎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喜悦。

她所遇到的这些药草都是对神识有着极大帮助的东西,虽然不是什么会被杀人越货的奇珍异宝,可年份在千年以上也不是寻常可以随意寻到的。

而且……

余声声回想起药草宝典上的一句话,月罗花,伴无数草药而生,其中以源生草、如意枝为信号,根茎依附于冷泉。

她沿着冷泉又走了几步,果不其然,一朵白的透明的花孤零零的扎在土里。

“月罗花!人类快!再不摘就要枯萎了!”兴许是兴奋充斥了霞雪兽,他全然忘了不扯余声声头发的承诺,爪下力道十足,扯得余声声头皮生疼。

余声声疼痛呻、吟一声,心知现在不是随意计较的时刻,意念微动,剑气化作一柄小剑,小心翼翼地将月罗花从土里拔了出来,轻轻落入手中的玉匣之中。

“慢着!”

余声声心满意足的刚想把玉匣放入乾坤袋中,一道骄纵的女声打断了她的动作。

一人一兽抬眼一看,来人一袭红衣,手中擒着一根两指粗的黑色细鞭,单手叉腰,头颅微微扬起。

女子比余声声高了不少,又站在树枝上,向下看时带着几分不屑。

余声声心道不妙,果不其然,女子开口道:“你手中的月罗花本小姐要了,多少钱,报个数。”

女子和沈念的气质如出一辙,没想到刚解决沈念,又来一个。

余声声暗叹一声:“不好意思,此物我有用,不卖。”

对于这种人,只能无视,若是和她争吵上,那怕是没完没了了。

女子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自顾自的说:“五颗上品灵石。”

余声声见她根本不像能沟通的人,也不再多说,只是说了句“不卖”,便准备离开。

“十颗上品灵石!这已经是拍卖行曾经卖出过的最高价钱了,本小姐要了。”女子并不气馁,对于月罗花她势在必得,“一个穷苦散修要一株月罗花又有何用?不如卖给我去买些炼丹师炼好的丹药。”

“这样吧……”女子思索了一下,语调尖锐,像是在施舍一般开口道:“再加五瓶极品回春丹,每瓶二十粒,这些就足以抵药草的钱了。”

余声声脚下步伐不停。

下一秒,身后的空气振动了一下,余声声向右一躲,黑色的鞭子重重打在地上,随后被主人收回。深而细长的痕迹落在余声声方才所站的地方,可想而知,若是她没有躲过这一招,会变成什么样。

“本小姐和你说话没听到么!”女子气急败坏的挥着手中的鞭子。

“绮雯!你在干什么!”

远处一个男子瞬身而来,青衣随着身动不断在空中飘扬。

显然他认识这位女子,而且关系匪浅。

只见男子来后,女子脸上的骄纵肉眼可见消退了大半,乖巧的笑容挂在脸上。可配着那张扬的红衣,怎么看怎么怪。

“易轩哥哥。”绮雯亲昵的靠在易轩的手臂上,“她手中有月罗花,我只是在买药。”

男子眼神疑惑,在绮雯和余声声两人的身上不断来回,似乎是在思考身旁女子话语的真实性。

“姑娘,在下实在需要月罗花,能否……割爱?”易轩语气客气,可手中却出现了一个乾坤袋,“袋内装着高出月罗花两倍价值的东西,多的全当是换取的月罗花赠给姑娘的谢礼。”

得了,原以为来的是个能说话的主,没想到不亏是一行人,自说自话的程度如出一脉,谁也不让谁。

余声声也不废话,只说了句“不卖”后扭头离开。

“姑娘,月罗花对我们有大用,多有得罪了!”

在余声声看不见的身后,男子与女子对视一眼,一人持斧,一人持鞭,齐齐攻向她。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