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十九章 公主府(三)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4

墨黑的夜色下,抱剑阁几人围座在桌旁。“今日我去黑市调查结果了一番,”余声声从衣袖中取出来一张纸,纸上写着严句和陈锦的名字,海域哦一些他们不太陌生的人,“师兄今日所言很不错,这陈锦是严句的发妻。”云寄眉头一皱,“陈锦是魔修?”“若陈锦是魔修,那一切“昨日我去黑市调查了一番,”余声声从衣袖中取出一张纸,纸上写着严句和陈锦的名字,海域哦一些他们不太熟悉的人,“师兄昨日所言不错,这陈锦就是严句的发妻。”。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公主府(三)》精选

浓黑的夜色下,抱剑阁几人围坐在桌旁。

“昨日我去黑市调查了一番,”余声声从衣袖中取出一张纸,纸上写着严句和陈锦的名字,海域哦一些他们不太熟悉的人,“师兄昨日所言不错,这陈锦就是严句的发妻。”

云寄眉头一皱,“陈锦是魔修?”

“若陈锦是魔修,那一切便说的通了。当朝重臣为了荣华富贵抛弃自己的妻子,娶了公主。陈锦一怒之下令魔气入体,日日夜夜折磨严句。”

这个猜测得到了元柔等人的认可。若是如云寄所言,那可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不,”余声声摇了摇头,“陈锦只是普通的修真者。”

元柔几人听后皆是惊讶:“修真者?”

昨日回了房间后,余声声收到了系统的任务提示,要求调查清楚严句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于是连夜去黑市打听了一番,这才知道了一些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对,”余声声点头,修长的手指轻点在纸张上,“陈锦在五年前来到凡间,而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无怪乎几人惊讶,对于修真者来说,凡间是他们入了修仙一道后,基本不可能再去的地方。凡间灵气稀薄,无法支撑他们继续修炼,可以说入了凡间等于修为永远在原地绕圈,不得增长一步。

另外……

余声声顿了顿,斟酌了一会,说道:“黑市中皆传,严句今日的荣华富贵全是陈锦一针一线绣出来的。”

“说严句原本只是萧家山村的一个穷苦人家,连进城的路费都出不起,更别说在中举前能三番五次的购置贵重的物品与高官相交。”

赵山河点点头,赞同的说道:“确实,锦娘的名声也是这几年才传出来的。”

云寄一听,立马兴奋的拍了下桌子,起身准备往外走,“那我们去找锦娘,这事不就迎刃而解了!”

“大师兄,师姐你们等着,我去去就回,这就把陈锦给抓回来!”

云寄如泼猴一般,转眼就到了房门口,眼瞅着就要掐诀飞走了,余声声见状忙喊住他:“慢着!别……”

终究还是满了一步,话未说完,云寄早已不见了身影,剩下几字从余声声口中缓缓吐出,“陈锦已经死了。”

等到云寄知道陈锦早已身死的消息回到院子时已经是深夜了。

第二日,几人起了个大早。

元柔给严句用了些温补的药。肉眼可见的,严句的脸红润了起来,赵元菱欣喜的捧着元柔的双手,泪水从眼角落下,给这位美人平添了几分我见犹怜的柔弱。

大概是高兴极了,赵元菱也不顾自己的身份,转头对管家说:“今日我下厨招待几位,你且叫厨房送上最好的食材。”

“是。”

管家转身准备离去,赵元菱似是想起了什么,叫住他:“还有陛下前几日赏的鹿林的腿肉和邻国的果子也一并取来。”

“是。”

一顿酒足饭饱后,几人与公主闲聊起来。

“不知公主与驸马是如何相遇的?”

赵山河听到这话后,看向她。女子一袭红衣,夏日晚间的凉风吹得少女衣袖飘扬,几盏酒下肚,红晕渐渐攀上了少女的双颊,红的刺眼,红的发烫。可能是没用真气压下酒气的缘故,少女有些醉了,水雾了双眸,看上去与平时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相差甚远。

他没由来的觉得心中一悸,就像有人用温热的双手抚摸着他的心脏,烫的很。赵山河不动神色的举起酒杯,压下突然不受控制的面部。

参天古木的浓叶在晚霞余光下落了几片阴影在男子的身上,半光半暗见,叫人实在分不清楚他内心的想法。

公主兴许也是喝醉了,听到余声声的疑问后,脸上难得露出了娇羞,似是怀念了一会,开口道:“我与驸马相识算是一场意外……”

正值豆蔻年华的赵元菱因着公主的身份总是被母亲和侍从提醒着不能忘记礼仪。她是这个皇朝的公主,是所有女子的典范,一行一言都有无数的规矩需要遵守。

上元节当晚,顽劣的公主借了一套侍女的衣服,偷偷溜了出去。从小只在书中见过的街道骤然出现在少女的眼前,热闹嘈杂的叫卖声和熙熙攘攘的人群让这位公主沉迷。

和凡间话本子一样,出身尊贵的公主和俊朗的少年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对上了眼。

可人太多了,两人这一眼后被拥挤的人群冲散,眼瞧着再也看不到少年的身影,公主急忙扔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香囊,丢给了少年,只是还未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名字,少年就被人群挡住,再回眸,已不见了踪迹。

夜晚回了府内,被母亲一顿骂的公主却不似从前那般郁闷,只要一想到那少年,她心中就像吃了蜜饯一般,甜的很。

后来,公主总是偷偷溜出去,期望能遇见这位少年,可她才知道原以为很小的皇城原来竟是这么大,大到她似乎再也遇不到那个人。

几月之后,公主对少年的情感没有淡却,就像陈酿的美酒,时间越久,心底的四年越厚。

那日,她带着侍从前往山上的寺庙祈福,途中竟是遇到了几个土匪。少女哪见过这种情景,吓得快哭了,慌忙之间,一个日思夜想的身影出现了。

赵元菱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以为这又是一场黄粱梦,却觉得少年的双手炽热不似梦中冰冷。

他把少女搂在怀中,清朗的声音从公主头顶响起:“姑娘没事吧?”

成年男子温热的体温和有力的心跳传到赵元菱身上,惹得她羞红了脸,“没事。”

后来一切都顺利成章了起来,救下少女的男子成了朝廷重臣,娶了公主,人生赢家莫过于此。

公主从回忆中回来,饮下一杯酒:“我觉得我幸运极了,出生富贵,遇到个极爱我的夫君……”赵元菱摸了摸肚子,笑容愈发慈祥,“在驸马病好后,过几年膝下儿女环绕。”

“所以……”公主顿了顿,看向余声声,“驸马生病我也只认为是老天爷见我过的太顺了,想要惩罚我,可过的顺的是我,为何要惩罚严郎?”

笑容渐渐消散,泪水又沾湿了少女的脸颊:“若是严郎不在了,我活下去又有何意义?”

“公主,你醉了……”一旁的管家提醒道。

“是醉了……”

余声声:“公主不必在意我等,只管去休息就是了。”

赵元菱点点头,在侍女的搀扶下离开了。

赵元菱走后,现场沉寂了下来,她们怎么也想不到严句竟会如此。

元柔暗叹一声:“也不知公主是否知道此事。”

知道么?怕是知道吧,也可能不知道。无论知道与否,她们只知道公主定是爱极了严句的。

此事怕是难办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