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十八章 公主府(二)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4

“这衣服但是锦娘之作?”赵山河手中动作一顿,略为惊讶,随即打赏目光落在赵元菱身上:“公主慧眼,这世间锦娘的绣作真伪难辩,公主只远远超过瞧上几眼就看出,那真很难得。”公主掩面笑了笑,虽已为人妻但听见更年轻俊美的男子的夸奖,无论是哪个年龄段的女子都会公主掩面笑了笑,虽已为人妻但听到年轻英俊的男子的夸赞,不管是哪个年龄段的女子都会觉得害羞,“不过是家中比其余人家多几条锦娘绣的裙子罢了。”。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公主府(二)》精选

“这衣服可是锦娘之作?”

赵山河手中动作一顿,略微吃惊,随后赞赏目光落在赵元菱身上:“公主慧眼,这世间锦娘的绣作真伪难辨,公主只远远瞧上一眼就看出来,当真难得。”

公主掩面笑了笑,虽已为人妻但听到年轻英俊的男子的夸赞,不管是哪个年龄段的女子都会觉得害羞,“不过是家中比其余人家多几条锦娘绣的裙子罢了。”

“公主,老爷在里面等着呢。”管家在一旁小声的提醒道。

赵元菱歉意的笑了笑,引着几人入了房间,“各位大夫瞧瞧我家老爷得的到底是什么病,我们寻了许多名医都不见好。”

或许是女子的第六感,她觉得这几位与之前来的那些自诩天下名医的郎中都不同,老爷的病说不定马上就能治好了。

余声声一行人来到床前。

一位男子倚靠在床上,身上的针眼比他们刚刚在外面听到的更加恐怖,衣袍被鲜血染成褐色。密密麻麻的针眼大的小孔遍布在肉眼看见的皮肤上,就像是被缩小了无数倍紧密排布的蜂巢。

有些孔已经化脓,黄色的液体从里面缓慢渗出,依稀可见粉嫩的软肉。男子唇色苍白,因为伤口已经完全看不出面部的颜色,只有一双黑色无神的眼睛,透露着人还活着的信息。

虽然面目已经全是伤口,但依稀还能看出这位宰相是位面容英俊的人。

几人中,属元柔的药理知识最为贯通。四人站在元柔身后,静静等待。

因在凡间,众人也不好直接使用灵力隔空探测,只能按照凡人的法子一步一步来。

余声声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男子,嘴中不断有魔气吐出,而后更多的魔气从各个小孔钻入他的体内,浓厚的魔气几欲要把他整个人淹没,体内的生命力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流逝,可再缓慢的速度也架不住生命力只出不进。

若是他们再晚来两天,这位天才怕是要英年早逝了。

没一会,元柔收手。

赵元菱向前几步,满脸焦急:“如何?”

元柔宽慰的笑了笑:“公主……”

一只熟悉的手挡在了元柔身前,“公主放心,我等回去商量一下用药,明日再给公主答复。”

余声声错愕的看着赵山河。据她所知,赵山河并非是随意会打断别人的人。况且严句的病虽重,但也不是不治之症。

严句身为当朝重臣,救他算是与这个国家的命运息息相关的事情。天道素来爱惜凡人,到时候功德金光必然少不了他们。

对于修道之人,功德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每多一分功德,他们日后飞升就会多一分保障。这是对修为百益而无一害的,赵山河也不像是会拒绝的人。

赵山河将元柔拦在身后并未多说什么,余声声等人也只能压下心中的疑虑,只待回了院子再询问。

赵元菱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听到这话后,顿时松了一口气,而后抓住元柔的衣袖:“大夫,多谢,若是治好了严郎,不管你们要什么我都答应,”赵元菱抹了抹眼角溢出的泪珠,这个消息,她等的太久了,不管这些人是不是骗她的,至少她愿意在此刻相信他们。

——————————

“如何?”

等管家一走,余声声抬手设了一个结界,询问道。

元柔也不隐瞒,“严句身上的伤确实是魔气所造成的,这股魔气侵蚀他体内太久了……”

云寄挠头:“不应当啊,正常的魔族遇到这种身负天命的气运之子都直接把他吃了,时间越久,天道发现的几率越高。就算是不怕因果的魔修,也不会如此啊。”

确实。余声声在看到严句的第一眼就发现了极强的违和感,他体内的魔气与其说是要他的命,不如说是在……

赵山河像是听到了余声声内心所想,说道:“折磨他。”

对,没错。这股魔气虽然浓郁,但更多的像是在折磨严句。没有魔修会费尽心思让一个人浑身上下都是伤口,却不致命,只是一点一点慢慢地损耗他的生命力。

“师兄今日为何阻止元柔?”

听见余声声的询问,几人也纷纷眼带疑惑看向赵山河。今日的事,确实不像赵山河的作风。

赵山河笑了笑没说话。

倒是一旁的元柔皱眉,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今日我在为宰相输送灵力的时候,听见他说了一个名字……好像叫什么……陈锦?”

赵山河突然开口:“陈锦?”

几人朝他望去,余声声开口道:“师兄听过这个名字?”

赵山河:“是听过,今日我阻拦师妹也是这个原因。”

见几人疑惑的目光,赵山河也没卖关子,说道:“你们可记得我的衣服是谁所织?”

“锦娘?”

赵山河点头:“不错,陈锦就是世人口中的锦娘。锦娘的刺绣水平堪称一绝,她所绣的衣物只在达官贵人手中流传,甚至连富商都不一定能买到。她的织品是钱财更是地位的象征。寻常人家能有一件她所绣的织品都能在周围炫耀许久。”

“关于锦娘,坊间有不少传言。有说她是天上的神仙下凡,也有说她是天下第一美人,也有人说她是……”

其余几人齐声:“她是?”

赵山河笑了笑:“说她是当朝宰相严句的发妻。”

“发妻?”

几人心下一沉,顿时身后莫名生寒,若是真如赵山河所说的那般,这背后的弯弯绕绕可就不是随便解决的了。

严句体内的魔气与陈锦无关那自然是最好,若是有关……那救严句一是还要多加考虑一番。

空气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压得沉寂了片刻,余声声突然问道:“巫源有消息了么?”

宁承恩摇摇头,他那天分组时独自一人去寻找宁承恩。但找遍了京城,都没有巫源的任何气息,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云寄问:“他会不会是骗你的骗你?巫源并没在京城?”

宁承恩摇摇头,他并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但可能时出于多年的相处时光,没由来的觉得巫源就在这座城内,只是暂时躲起来了或者说根本不想见他。

见没有消息,余声声也没继续追问下去,转了个话题询问道:“那魔气能追溯到主人么?”

元柔摇头:“不能,那人的修为高出我太多,少说也得两个大境界了。”

所有的线索到此处像是中断了一般,巫源为何入魔?还有一名抱剑阁弟子去了哪?魔气到底是属于谁的?严句体内的魔气到底是不是陈锦造成的?

此刻众人就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见不到一点希望。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