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萧家山村(三)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4

“几位大人,这里是石城县内最好是的客栈了。”客栈并不大,一共仅有两层,第一层摆满了座椅,店小二爬在桌子上,脑袋一点儿一点儿的,像是要睡着了了。啪——宁朔见状狠狠地的拍了男子一下,“狗蛋哥,来客人了!”店小二被这一巴掌打的措还来防,吃痛唉哟一声,“宁朔客栈不大,总共只有两层,第一层摆满了座椅,店小二爬在桌子上,脑袋一点一点的,像是要睡着了。。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萧家山村(三)》精选

“几位大人,这里就是石城县内最好的客栈了。”

客栈不大,总共只有两层,第一层摆满了座椅,店小二爬在桌子上,脑袋一点一点的,像是要睡着了。

啪——

宁朔上前狠狠的拍了男子一下,“狗蛋哥,来客人了!”

店小二被这一巴掌打的措不及防,吃痛唉哟一声,“宁朔你小子……”

转眼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六人,骂人的话被他吞进肚子,笑着迎了上来:“几位住店?”

“六间房间。”云寄拿了银子放在台子上。

“好嘞,几位里面请!”店小二跟在几人后面,不着痕迹瞪了宁朔一眼,嘴巴一张一合,无声说道:你小子给我等着!

宁朔也不怕,叉腰同样无声回道:今晚见,谁怕谁!

说罢,转身准备离去,却被正在上楼的赵山河叫住:“小郎君可知哪里有卖舆图?”

宁朔不解问:“舆图?哪的舆图?”

元柔:“都云州的舆图。”

宁朔思索了一番,道:“几位大人要是不嫌弃,今日等我一晚上,我为大人们绘制,算是此行的赠品。”

元柔笑了笑:“不嫌弃,麻烦小郎君了。”

宁朔别开脸,脸颊红润:“不麻烦。”

第二天一早,宁朔便将都云州的舆图送来。说来也巧,这城石县与萧家山村同属于都云州,倒是省去了不少路上的时间。

萧家山村所在的地方很小,小到近乎可以忽略不计,也得亏了宁朔能将它画出来。

几人得到舆图后也不停留,留了几枚银子,便立马朝萧家山村飞去。

*****

无机质的眸子泛着瘆人的红光,血色月光下黑色的倒影如同蛰伏而出的巨兽,萧条冷寂的山村内枯黄的落叶随着风在地上发出厉鬼般的嘶吼。

习锦织:“有人么?”

空旷的山村寂寥无声,冷风吹过,腐朽的门板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

一行人沿着村内唯一一条看起来是路的小道走了进去。

习锦织摇摇头:“没……”

人字还未说出口,滔天杀意突如其来。

余声声立马反应过来,向走在最前方的习锦织大吼道:“小心!”

可惜还是慢了意布,杀意如一柄无形的剑把习锦织掀翻在地。

习锦织闷哼吐出一口鲜血。

可她到底是大门派的弟子,虽然在杀意刚来的时候没有反应过来,但她被袭击后迅速在空中画了几笔,以手为笔,真气为墨,天空为纸画了几道符。

她左手也不闲着,掐诀给一行六人附上一层保护罩。

云寄手持一只银色毛笔与习锦织一起被其余四人围在中间。

余声声警惕的看向四周。

那道杀意的主人在袭击了习锦织后就躲藏了起来,他们几人神识在山村扫了一圈又一圈,但都没找到可疑的人,只在地下发现了几道活人的气息,想来应该是山村原本的居民。

没有找到,并不代表他走了,最坏的设想是对方的境界高出他们太多,以至无法探测到他。

六人脑海中的弦绷到了最紧,也在这时敌人出现了!

无数身影或从房屋或从树木的影子中钻了出来,它们面目丑陋,腥臭的黄色液体从它们那尚且能称之为嘴的地方流下,凹凸不平的背脊如同黑夜中此起彼伏的山峦。

它们不由分说的朝着几人攻来。

几人对视一眼,朝着几个方向冲了出去。

余声声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些怪物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气。每一只身上的魔气不算太多,像是一缕细丝,但这一缕细丝也是经过千锤百炼无数次凝练提纯后的细丝,那一点魔气让她微微作呕。

余声声皱眉不解:魔族什么时候有这种怪物了?

不管是前世还是书中亦或是藏书阁内都没有这种魔物的相关记载。它们像是刚刚诞生的婴儿,只知道使用蛮力攻击。

余声声长剑脱手,化作流光,穿过数十只魔物的心脏后又回到她的手上,银剑上没有一丝血迹,平滑光亮的剑身上倒映着她清秀的面容。双眼坚定的看着前方的敌人,宛如一位不知疲倦的将领杀敌鼓舞着在场人的信心。

渐渐的,这种简单的方式所能杀死的敌人愈来愈少,到最后仅剩下几只。

活下来的魔物无一例外在感受到长剑出手的那一刻都迅速的躲了过去。

此刻的它们孜孜不倦汲取着战斗失败后的经验,体内的魔力使用的越来越纯熟。似乎是所有魔物的思想是连在一起的,它们彼此分享着悟出的招式,死去的魔物也将它们的经验传给剩下还活着的魔物。

在余声声看来这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它们像是无穷无尽一般,杀了一只,又出来十只,庞大的数量所带来的经验让所有魔物快速成长。

银色、金色、蓝色的剑光交织在一起,碎肉和四分五裂的尸体与鲜血成了山村的地毯,每个人的脚下渐渐汇聚出一个小小的赤色的湖泊。

体内的真气随着怪物的成长更加迅速的减少。

余声声拿出几粒回气丹,一把吞下,体内的灵气回了大半。

被包围在四人之间的习锦织手中出现一座土色宝塔,少女纤长的手指翻飞,巨大的岩石从天而降,“往后撤!!”

余声声等四名剑修也不墨迹,立马收回手中的长剑,来到两名法修的身边。

云寄也不闲着,银色的毛笔在空中挥舞画出无数红色的符文,那符文瞬即化作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其余几人同时还注意到的是,地下不知道何时钻出了郁郁青青的藤条,藤条迅速生长把大部分的魔物捆的扎扎实实。

熊熊烈火遇到助燃物燃烧的更加旺盛,巨大的岩石精准的砸在每一个魔物的要害。不多时,魔物去了大半,众人的视线总算空了下来。

就在几人松一口气时,更多的魔物一瞬间又涌了上来。

饶是修养极好的元柔也粗鄙起来:“艹,没完没了了!”

余声声心下一沉,暗叫不好。

煌煌晨曦自天边而来,打在一个魔物的身上,魔物顿时消散,化作尘埃。

余声声大喊:“它们怕阳光,再拖一会,马上天就要大亮了!”

说完,白衣女子持剑冲了上去。

双方像是不知疲倦一般打了不知道多久,天终于亮了。

所有魔物在那一瞬间躲在黑色的阴影中,来不及躲藏的魔物,被灼热的阳光顷刻燃成灰烬。

几人与魔物打了一夜,累极了,也不顾形象直接坐在地上。

赵山河仍然站在原地,清晨中,柔和的光打在余声声的身上,光晕模糊了少女的脸颊,脸上软软的绒毛清晰可见。少女含着笑,在和旁边的人对话,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玩的,笑弯了一双眼。

赵山河因修为最高,昨夜所管辖的范围是最广的,在余声声右侧一点。他装作不经意一般引了不少强力的魔物到余声声那边。一开始还在意女子是否会发现,后来他干脆缩小了自己的范围,可余声声像是没有看到一般,杀了那些魔物后还默默扩大了自己的范围。

一夜下来,女子身上的白衣早已污浊不堪,魔物的鲜血和她在地上翻滚后的泥土均粘在衣服上,秀丽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划痕,成珠鲜血从伤口里溢出,让少女无端多了一份英气。

眼前的与以前不同了,赵山河莫名得出这个结论。前世他杀余声声的时候,还是个没有多少脑子的人。

一切的变化都是从沈念和她起争执后发生的,不管是在那夜还是在与余成徐武相斗时。

她以前都在藏拙?

赵山河黑色的眸子像是穿透了重重障碍,落在一双坚毅的双眸上。那双眸子的主人,眼底先是错愕,而后是躲闪,像是在害怕他。

他想起那天在后山去取石头花,少女也是这般表情。

他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朝着少女温润的笑了。

一旁的元柔看直了眼:“声声,大师兄笑起来可真好看啊……”

余声声想该怎么形容那笑容呢,含笑的眸子里温柔化作了一滩水,温柔又霸道的把你圈在他的领地,像是一只护食的野兽。旁人稍有夺食的念头,都会被他锋利的爪牙撕得粉碎。

此刻,在他眼里,她就是男人的食,独一无二的所有物。

正常来说,少女此刻怀春亦不是什么违反常理的事,违反常理的是这个少女是余声声……

赵山河只见少女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眼底的害怕就快溢出来了,他脸上的笑容一顿。

她的嘴唇蠕动几下,说了句:“卧槽,好可怕。”

然后立马闭上眼睛,不断重复着:“心中无男人,拔剑自然神!”

这下他确定了一件事,余声声确实和上一世的那个她不太一样了。

她变得……

更蠢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