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萧家山村(一)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4

光秃秃的洞穴内空无一物,一位容貌秀美的女子坐于在蒲团上,一呼一吸之间带有某种独有的韵律。半响,少女呼吸的节奏突然低沉,闻言平稳下去,长吐出口气,缓缓地睁开眼睛双眼。余声声察觉到体内的真气统统凝练完后后,明白自己了再次突破金丹了。自上一次与余成的交锋过去的了两半响,少女呼吸突然急促,旋即平稳下来,长吐出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眼。。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萧家山村(一)》精选

光秃秃的洞穴内空无一物,一位容貌秀丽的女子端坐在蒲团上,一呼一吸之间自带某种独特的韵律。

半响,少女呼吸突然急促,旋即平稳下来,长吐出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眼。

余声声察觉体内的真气全都凝练完毕后,知道自己已经突破金丹了。自上次与余成的交手过去了两年,余声声也在那场战斗中感悟颇丰,回来后立马闭关修练顺利突破。

刚一睁开眼,一直白色的纸鹤穿过结界来到余声声的手上。

纸鹤上还带着熟悉的气息,“师妹,师傅已出关,速来。”

余声声听完后也不耽搁,掐了一个“净尘决”又换了一件得体的衣服后心神一动,眨眼间就来到峰顶,走进屋内,行了个礼,说道:“师傅。”

厅内总共四人,主坐上的正是闭关已久的伏羲剑尊,顾晓和季玫分别坐于她的下位。

“起来吧。”伏羲摆摆手,看了看这个虽拜在自己门下却没怎么教过的徒弟。

“金丹初期了?”

伏羲恐她贪速修为不稳,便打出一道真气顺着余声声的经脉一寸寸探过去。

真气入体,余声声下意识抗拒一下,但又立马放松下来。师父的真气没有恶意,可若是她抵抗久了,对自己的修为经脉也是有影响的。况且师父并无恶意,余声声更加放松。

冰凉的真气在少女的体内运行了一个大周天后才撤出,不动神色的压下心中的惊讶,随后欣慰一笑:“不错。”

伏羲收下这个徒弟纯粹是因为在剑修中女弟子较少且处于弱势的地位。她是个女子自然懂得在这种感受,想着能给女子多一点庇护便多一点。恰好余声声的天赋也不算太差,入了她门下也不会让旁人嚼了舌根。

伏羲的目光落在前方的少女身上,少女一脸乖巧,可能是入了金丹,面容没有任何变化,倒是周身的气质沉稳了些。

“是师父指教有方。”

余声声觉得自己的喉咙紧,声音干涩,放不开。无怪乎她紧张,这三年的时间见过这位师尊的次数总共才两次,一次拜师,一次现在。这频率还不如门派中神出鬼没一心向剑的大师兄来的多。

倒是伏羲剑尊看出她的不适,绷着的脸缓和了几分,走下座位,纤细滑嫩的手在少女的脑袋上摸了摸,略带几分笑意道:“那么紧张作甚,我是你师傅,又不是外人。”

伏羲剑尊的手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女修的手,她的手上有几处厚厚的茧,这是她多年练剑留下的印记。

温热带着厚茧的手就像记忆中母亲那样——安稳、温暖。

余声声一愣,母亲在她小时候就时常生病,为了健康,被送到了城外一处安静的地方养着。因此她为数不多关于母亲的记忆就是那温热的手掌抚摸过她的双颊,双目歉意的看着她,声音单薄,像是风中随时会折断的花:“声声,对不起,母亲下次一定和你一起去。”

她觉得眼眶有些温热,泪水几欲要出来。

伏羲剑尊像是看出来她心中所想,又抚了抚她颚边的鬓角,“好孩子,先坐着吧。”

余声声点头,不着痕迹抹去眼角沁出的泪珠,和两位师姐坐在一起。

见三人坐定,伏羲看向几人:“此次叫你们三人前来是有事情要交予你们。”

几人一听有任务,神色更加严肃,专注地看着主坐上的女子。

抱剑阁的任务一般由弟子自行选择,此次任务由师父亲自发布,想必是非常重要的事了。

季玫环顾了一圈,问道:“大师姐呢?”

余声声与顾晓皆点头。刚刚在进来的时候她们就发现了,大师姐晏安并不在此。

伏羲道:“你们几人任务不同。你大师姐是领队任务重些,昨日收到任务后便出发了。”

伏羲:“此次是宗门发布的任务,宗内弟子皆被分派了不同的地方。”

又从袖中拿出一卷卷轴递到余声声手中,“你且仔细看看。”

“是,师傅。”余声声起身接过伏羲递来的卷轴。

卷轴上写着这次任务领队与所有弟子的名字。

伏羲又把两张卷轴递给季玫和顾晓:“看完后便去找你们的领队吧。一会还有长老会,师傅先过去了。”

三人:“恭送师傅。”

季玫和顾晓也没着急打开自己的卷轴,凑到余声声身旁。

季玫看清上面写的地点后大惊道:“萧家山村!?”

余声声从未见过季玫如此神情,立马问道:“师姐怎么如此惊讶?这萧家山村有问题?”

季玫:“何止有问题,简直是邪门!”

“前几月有弟子经过萧家山村是给宗门传信说这山村有魔族。进去后再想联系那弟子却怎么也联系不上,没过几天那弟子的魂灯也弱了不少。又过几日,宗门又派出了几名弟子过去,无独有偶,又失踪了。”

季玫又往下看了几眼:“领队是大师兄?看来宗门对这件事相当重视。”

顾晓听后面色凝重,拍了拍余声声的手,叮嘱了句:“师妹注意安全。”

当事人余声声听到师姐门说这才注意到领队是赵山河,心中不免暗道一声晦气。最可怕的就是前后受敌,前有萧家山村的魔族,后有赵山河随时会捅出的一刀。可除了她本人和赵山河没人知道他们之间的怨恨,也没人知道仪表堂堂,温文尔雅的大师兄想要杀她。

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呢,赵山河代表的就是正道新一代的光,他和谁有仇,那一定是另一个人的错。更何况赵山河风姿俊朗,那张脸就算是在修真界也是数一数二的。

有次余声声得了一话本子,估摸着是一位女修的,上面写着美男排行榜,排在第一的就是赵山河。

若是赵山河有意,修真界的女孩子就算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她淹死在抱剑阁。

余声声压下心头沉重的思绪,面带笑容,故作轻松道:“师姐没事,有大师兄在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季玫和顾晓两人对视一眼,松了口气说道:“也是,你大师兄现在元婴初期修为,遇到一般的魔族基本不是事。况且他还是个剑修手中还有众多法宝,护住你们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余声声听后心想:护住我们……若是他手中有个容纳整个修真界的罩子,也能精准找到她然后毫不留情的把她踢出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