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生死境(三)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3

天阴沉沉的,放佛被什么东西遮住了,太阳都看得并不大真真切切。放低的滚滚乌云像是汹涌澎湃波涛拍击上船的海浪,不断地给地上的人施加压力。不多会的时间,余声声就了把这座并不大的秘境找了个遍,期间还杀了五六个筑基期魔族。可她但是也没找到了余成的踪迹,他就像平空蒸发掉了不多会的时间,余声声就已经把这座不大的秘境找了个遍,期间还杀了六七个筑基期魔族。。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第十章 生死境(三)》精选

天阴沉沉的,仿佛被什么东西盖住了,太阳都看得不大真切。压低的滚滚乌云像是汹涌波涛拍打上岸的海浪,不断给地上的人施压。

不多会的时间,余声声就已经把这座不大的秘境找了个遍,期间还杀了六七个筑基期魔族。

可她还是没有找到余成的踪迹,他就像凭空蒸发了一般。

余声声压下心头的烦躁,一剑击杀了又一个魔族,随手甩了甩剑上的鲜血。

“余成,我知道你在这,出来。”

没有人回答她。少女脚边的小草随着风轻微颤动,头顶的乌云逐渐变厚,偶尔一两道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天空,随之而来的是轰隆隆的雷声。

余成这时倒是挺能忍的,想起他在余家明里暗里欺压她的画面,余声声讥笑一声。

“余成,你就这么胆小怕死?连你妹妹的仇都不敢报了?”

激将法,对于聪明人从来不管用,但显然余成和“聪明”这个词从来都不沾边,甚至可以说是冲动愚蠢的。

“余声声!”

虚空中突然传出了一道声音,伴随着剑光迅速来到余声声身边。

余声声冷哼一声,果然不出她所料,余成这心性能入剑道已经是他们余家祖上显灵了。

她侧身一躲,站在眼前的就是寻找已久的余成。

他衣衫凌乱,湿润的泥土黏在衣袖上。褐色的鲜血早已干涸,指甲缝里还有几根植物的根茎和新鲜的泥土,一道长而宽的伤口自额角一直延伸到下颚,凹凸不平的血痂似黑暗下的伏动山峰。

浑身上下没有一处皮肤是完好无损的。

“余声声,今天我就要杀了你给我妹妹报仇!”余成双目赤红,嘴唇控制不住的颤抖,脖颈上青筋根根分明。

顾不得身上传来的剧痛,他抬起手中的剑猛冲向余声声。

余成手中的剑是他的父亲也就是余家家主余昊空斥巨资为他打造了,用了不下数种珍贵的材料,这才练出他手中那把玄级下品宝剑——止声剑。

意味着所到之处,杀人止声。

余昊空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这个儿子身上,可惜……

被宠坏了,就算再多的好资源用在他身上也是浪费。

两把剑相触后锵锵作响,余成剑上未加任何真气,像是要与余声声进行纯粹的肉搏。

战场上哪里的君子之礼,修真者与人相斗时不用真气若是说出去了定会有许多人笑话。余成气愤极了,也忘了这个道理。

余声声一道干净纯粹的真气打在余成的持剑的那只手上。余成闷哼一声,手微微颤抖一下,像是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两人的剑还在空中僵持着。余声声抬脚踢向余成膝盖内侧,余成见状立马撤剑后退几步。

余声声皱眉:“余成,你嗑药了?”

她在看到余成的时候就觉得他身上有着强烈的违和感,但她并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只能暂且放下。现在和余成交手后才知道那股违和感从何而来。

余成伤势严重,甚至可以说是要人性命的。他身上的大多数肉裸露在外,源源不断涌出的鲜血早就侵湿了他的衣服,可余成像是个没事人一样。想来是他服下的丹药起的作用。

男子手下动作不停,不屑一笑,笑容像是在嘲讽,又像是在挖苦:“是又如何,我现在金丹初期,杀你一个筑基绰绰有余!杀了你就能为我妹妹报仇!”

他在服下丹药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修真路要断在此处了,可那又如何,只要能杀了余声声为余清漪报仇,那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余声声懒得理他。对于他这种自掘坟墓的行为,她没有任何想法。

余成服下丹药后修为暴涨,虽然是有点难对付,但外力始终是外力。刚刚那一剑余声声已经试探过余成体内的真气,虚浮且极其不稳。稍有不胜余成的修为便会跌落下去。是以余成不算什么特别大的威胁,不过可能会受点伤。

空旷的平地上,一男一女对立站着,自那招之后,谁也没动,像是雷劫酝酿着最后一击。

耀眼的火星从天而降,止声剑剑身被染成了赤红色。强烈的热气让数尺之外的余声声也出了不少汗。

余声声挑眉:“梵天剑诀?余昊空当真疼爱你,把传家宝都给你了。”

梵天剑诀是余家的传家宝,除了家主以外任何人不得学习这门功法,违者家规处罚。没想到余昊空冒着被家规处罚的风险也要把剑诀传授给余成。

余成手持火红宝剑,心念微动,宝剑如一柄锐利的长枪,脱手朝着余声声迅速飞去。

余声声躲闪不及,脖颈被剑锋划出一道长长的细口,滴滴鲜血从伤口溢出。余声声没管那道伤口,在战场上任何的分神都是致命的,更何况余成还高了她一个境界。

余成见伤到了她,一阵得意,长剑又是朝她狠狠刺过来。

剑锋携着凌冽的剑芒化作数道虚影如同天火一般在余声声头顶散开,形成一道不可躲避的剑网。

密不透风的剑网裹挟着丝丝真气同时朝余声声袭来。

余声声躲避不能,只能从乾坤袋中取出一鼎宝塔。那宝塔数息之内便化作两人高的模样,将余声声罩了进去。

下一瞬,所有真气全都打在这宝塔之上。

这宝塔可抵御金丹期修士三击之法。她必定不能一直缩在宝塔内。

余声声在叮当声全部止住后,立马收了宝塔,祭出手中长剑,以迅雷之势来到余成身边。

只是余成也不是吃素的,躯体一闪便躲过了这一击。

“这……到底谁会赢?”

场外的传影石不知何时恢复了。

余成和余声声这一决斗让不少低阶修士都来观看。

余声声是实打实的筑基期,余成虽然嗑药上的金丹,真气虚浮,但架不住人家有个家主爹,法宝、剑诀无一不全。

“不知,看这情况两边对半……咦,大师兄?”

一人向赵山河行了礼,其余人这才看到他。

于是纷纷向他行礼,“大师兄。”

赵山河摆了摆衣袖,说道:“无碍,我也是刚刚过来。现在什么情况?”

那弟子迟疑了一会,回道:“余声声师姐受了轻伤,余成师弟倒是没有受伤。目前来看余成师弟的胜算更大一点。

余成的胜算更大一点?

赵山河的视线移到传影石上,画面上一男一女战局焦灼。两人都狼狈极了,看起来似乎余声声更为狼狈……

但也只是看起来罢了。

余成脚下已经站不稳了,反观余声声足下有力,真气充足。

怕是下次遇到了这位师妹还要道一声恭喜了。

可到底是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就不得而知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