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生死境(二)

发布时间:2022-05-15 10:43:33

秘境内的余声声自然不明白外面突然发生了什么,更有甚者不明白她的一举一动会豪无得以保留的展现在的大庭广众之下。但是她倘若明白了也会说什么,借宗门的地方,大麻烦宗门的人,交纳一点儿小利息她是也可以去理解的。余声声现在的仅有眼前这修罗族一人。她不着痕迹的上下打量着修罗族脸余声声现在只有眼前这魔族一人。。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章节目录<<<

《第九章 生死境(二)》精选

秘境内的余声声自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甚至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会毫无保留的展示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过她若是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借用宗门的地方,麻烦宗门的人,收取一点小利息她也是可以理解的。

余声声现在只有眼前这魔族一人。

她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魔族脸上的花纹。黑色的花纹如墨一般顺着脸颊向下画出一个弧度。

这是……元婴期?

余声声皱眉,双眼微微眯起。内心大惊,元婴期的魔族怎会在此秘境中?难道是开启这秘境的弟子出了差错?

头顶的太阳正对着两人,刺眼的阳光让余声声看的有些不真切。空中不知何时飘来一朵乌云,白光被遮了大半。

余声声这才发现魔族脸上流利顺畅的花纹在某一处被红色的印记盖住,又衍生出一个新的花纹。

余声声心下明白了前因后果。

此魔族原本应该是元婴的修为,但不知道有何变故,修为倒退了一个大境界。眼下只是金丹修为,而非她所看到的元婴。

魔族像是看透了余声声心中所想,桀桀一笑,“小姑娘,你觉得我是金丹便放下心来了?我不过是因为功法暂且显示金丹修为罢了,本质来说还是元婴修为。你不过筑基后期,与我差了一个大境界,又有何本领能杀了我!”

魔族心情不错,千百年的没尝过修真者鲜血的味道了,这一次又是个皮滑肉嫩的姑娘,心情更加舒爽。紧盯着余声声的那双黑色的眸子贪欲几欲要溢出,腥臭的透明口水顺着嘴角最终滴落在地上。

余声声面上不显,像是早知道魔族会这么说。游刃有余的看着不远处的魔族,“你会隐藏修为又如何?还不是被困在这秘境之中?”

少女收起手中的夜明珠,提着剑,漫不经心的朝魔族一步步走去。

魔族只当余声声在硬撑,讥讽一笑:“那就让我来看看你得本事!不过在此之前……”

魔族眼珠子骨碌一转,对着空气某一处说道:“无关人员就不必观战了,我荀支魔祖暂且没有让人当作猴看的想法。”

说完,荀支魔祖朝着空中一个弹指,那处细碎的灵石碎片从空中洒落在地上。秘境外属于余声声的那块传影石顿时暗了下来。

“好了。小姑娘,你喜欢哪种死法?老祖今日心情不错,你想要的都可以满足你。”

长剑在少女的身侧上下浮动,蓄势待发,余声声勾唇,懒懒一笑,看起来无害极了,可说出来的话却与这容貌大相径庭:“我想要你死!”

余声声不等荀支反应,一把抓过浮动的长剑。右足在地上用力一蹬,直直朝荀支心脏刺去。荀支到底是个元婴修为的魔族,这点速度在他眼中就像放慢了数十倍一般,轻易躲过致命一击。

“小姑娘何必白费力气,不如现在乖乖束手就擒我也好赏你个痛快!”

余声声竭尽全力的攻击对荀支而言不过是挠痒痒的程度。

体内的真气一点一点的流逝,荀支像个没事人一样轻松躲过无数攻击。

余声声暗道不好,手中的剑诀不停。她得想个办法……

余声声开口道:“我们做一笔交易……”

荀支没理会余声声,眼内一片漠然,时不时朝她甩出几道法决,像是在逗弄地上的蚂蚁。

余声声也没指望荀支会理他,因为她知道她手中的这样东西荀支一定会心动!

“我手中有璃空丹。”

“璃空丹?”

荀支总算提起了兴趣,手中的法决停下,直直看向少女腰间的乾坤袋。

“你可知乾坤袋的主人身死后便会化作无主之物,到那时莫说是璃空丹,你袋内的所有宝贝连同你得血肉都为我一人所有。”

黑衣黑发黑眸的魔族赤红的舌尖舔过嘴唇,带起几段银丝,看起来诱惑极了,前提是忽略掉他魔族的身份。

“既然提出了交易,那我自然有法子在你杀了我之后销毁掉璃空丹的方法。”

余声声毫不畏惧。

对于魔族虽然前世死的早没有太多经验,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在抱剑阁的这一小段时间里,每天师姐们都会要求她去屠魔洞观摩学习她们对付魔族的手段。

大多数魔族所在意的无非两件东西:修真者的血和璃空丹。

璃空丹之于魔族,宛如隔不断减不去的毒药,引他们沉醉不说,更能显著提升他们的修为。只是有一点缺点,服下丹药后,内心对于修真者鲜血的渴望会急剧加倍。可这一点缺点在魔族看来也是无伤大雅的。

璃空丹只能由真气纯澈的修真者炼制,所以在魔族璃空丹是一味有价无市的丹药。

“说说看。”

荀支兴致来了,懒散的站立在原地。

“一株伏魔草。”余声声语调平静,“我知道你有。”

伏魔草伴魔族而生,每个魔族生来都会带着几株伏魔草。伏魔草对于魔族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于修真者有巨大的用处。

荀支轻哼一声:“我为什么要给你?”

余声声:“因为你需要璃空丹。”

“要么交易,要么我现在就毁掉璃空丹!”

荀支思索了片刻,点头应道:“行。”

下一秒,他手中就出现一株叶片为黑色的小草。在魔气的侵蚀下,小草细弱的根茎左右摇摆,好似马上就要拦腰折断了。

“给。”

荀支手腕用力,手中的伏魔草挣脱主人的掌心。

那边余声声亦如此,面色坦荡,放置丹药的玉瓶脱手而出。

一切看起来正常极了。

可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就在玉瓶触碰到荀支掌心的那一刹那,轰天裂地的声音响彻整个山洞,源源不断的烟雾从荀支的掌心迸发而出。

余声声闭上双眼,立马把手中的伽蓝舟放大,输入真气。驾驶着这片轻舟迅速离开。

浓厚的烟雾阻断了荀支的视线,他心下大怒。赤色的血丝布满黑眸,凌冽的魔气从体内散出。烟雾顿时消了大半,可原地哪有什么人了,只余下那株伏魔草,柔弱的躺在地上。

荀支捡起余声声遗落在地上的伏魔草。掌心用力,绿色的叶枝顺着掌心流下。

那枚璃空丹也随着爆炸化作青烟,散了个干净。

荀支目眦尽裂,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我要杀了你!碎尸万断!用尽所有刑法!!”

余声声没有听到荀支的怒吼,就算听到了那又如何。修真者与魔族本就有不共戴天之仇。若是今天不杀死魔族,那么明天死的就是她!

*

蓝色的孤舟上,余声声倚靠在座椅上喘着粗气。

刚刚的情况太危险了!

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从荀支手下脱险,她筑基修为,硬碰硬对上伪元婴的荀支,就算剑修是群打起架来不要命的疯子,跨级战斗狂人也熬不住筑基和元婴之间的差距。

幸好出发前顾晓师姐给她了一个飞行法宝。此物名为伽蓝舟,舟身呈蓝色,移动速度比之渡劫毫不逊色,就是启动前需要吸收足够的灵力。

这就是为何余声声提出要与荀支做交易。

在她提出交易的那一刻,这舟就已经在为逃命做准备了。

待呼吸平稳后,余声声便打坐平稳呼吸。

她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找到余成,然后杀了他。在荀支那浪费了许久时间,恐怕余成早已杀了不知道多少魔修了。

况且……

余声声想起进入秘境前余成诡异的笑容。

恐怕来者不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