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五章长辈恩怨

发布时间:2022-05-15 09:41:15

洛笙想不到哪里有“寒幽之火”隐约记得我有会出现过,它并没有被任何人也可以得到过。从此每天起早锻练身体,爬墙偷摸着去爬山头,再次询问慕白还能再次取得联系初级炼丹术,他的答案是也可以,在里面她不需灵火也能轻松上手,还也可以温故药草名字熟去学习新的草药书籍,堪称是便捷。木屋中自此每日起早锻炼身体,翻墙偷摸着爬山头,询问慕白还能继续联系初级炼丹术,他的答案是可以,在里面她不需要灵火也能上手,还可以温习药草名字熟学习新的草药书籍,可谓是便利。。

>>>《携着系统重修仙》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长辈恩怨》精选

洛笙想不到哪里有“寒幽之火”隐约记得有出现过,它并未被任何人得到过。

自此每日起早锻炼身体,翻墙偷摸着爬山头,询问慕白还能继续联系初级炼丹术,他的答案是可以,在里面她不需要灵火也能上手,还可以温习药草名字熟学习新的草药书籍,可谓是便利。

木屋中洛笙运转《灵心诀》随同《九转玄天法》结合锻炼,九转分就大阶段,每一阶段需要熟识九次,对已经修炼过功法的她来说,只需要境界提高,随之可以施展相应阶段的术法。

炼气期入门有着记忆相较于轻松,可凡人界灵气稀薄哪能是比得修仙界,时至今日她顶多修炼成炼气期八阶,超出同龄人。

这也是多亏了不知名的蓝色珠子一级聚灵珠功效,越到后面就突显了凡人居所灵气薄弱的弱势,寻了一根绳子戴于脖颈处,珠子散发琥珀色泽。

两年后,东岭山。

“鹅爷看尽人间繁华,为伊消得鹅憔悴。”大鹅摇头摆脑,背过翅膀俯瞰山下袅袅炊烟鹅身散发妖兽二阶修为。

“鹅爷天赋异禀,让天地遽然失色。”

每次修炼时大鹅总来烦叫陪它玩,她就上街买了几本书,随手一扔,自此鹅爷沉迷上古文诗籍了,从满口乱七八糟话变成文绉绉的鹅言鹅语。

“回空间呆着去。”洛笙看到这一幕好笑的将大鹅收回玉凤手镯。

洛笙回到洛府跃过高墙,小猫般蹑手蹑脚回房,被早已等候多时的洛云渊一把拎住后脖衣领。

“小妹,你又贪玩偷溜出去了。”

低沉男音自耳边响起,过了童音年纪的二哥洛云渊,冷脸看着被拎着的洛笙。

洛笙小脸垮下喃喃道:“怎么换着路线的堵我。”

“别避开问题,又偷溜去哪玩了。”声音不冷不淡,透露说话人蕴藏的怒意。

“哪有,我是给爹娘采了灵草,二哥你瞧。”

说着,洛笙翻手,手上小片草叶绿植被连根拔起安静躺在她的手上。

绿植叶片细小,微风拂过,叶子随风轻飘挪动位置。

洛笙将手中灵草握紧。

“哦——看来是又上山采野草。”

她眼底狡黠划过:“这是灵草,对身体大有效用。”

“莫是当我傻?分明就是在山上玩耍顺手拾来的野草,都同你说了山上不安全,豺狼虎豹吃人,很是危险,你怎的不听。”

洛云渊将拎着她后脖颈的衣裳领子松开,头疼的扶额。

这已经是抓住偷跑洛笙第几回,平日即使知道她偷跑不过要是不找好有可能回府路线,怕是难逮。

“要是想去,你便带上二哥,看来是小妹长大了不想和二哥一同玩耍了。”

洛云渊顾作难过,十二岁年龄眉眼俊意,鼻子笔挺,浓眉眼睛微挑,薄唇下抿,精致雕工的俊脸露出受伤神色,让洛笙觉得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坏的坏人。

“我没......”

她摇手欲辩解的话对上更委屈神情的洛云渊生生收住,洛家人就是美人胚子,连自家哥哥都是妥妥美男一枚。

“好啦好啦,笙儿知晓了,以后有好玩的一定带二哥。”她认错态度诚恳。

说是这么说,这句话已经不下几十遍,但修炼之事哪能带上二哥。

一个足不出府的小女娃凭空会修仙,还堂而皇之跑去山头带上小男孩洛云渊,怕被当作妖魔上身给抓起来。

“既然没事,那笙儿就走了?”

“回府就别到处走动了,府里来了客人。”

“客人,谁啊?”洛笙歪着脑袋思索。

两个月后才是万剑宗来北湾收徒,这个时候会是何人来洛府。

洛云渊看出她小九九,怕闯入院主厅冲撞来客:“爹娘眼神十分凝重,想是这些客人很重要,吩咐下人来叮嘱,万不能去打搅。”

“好。”

洛笙乖巧点头答应,不过她感觉这次来的客人,恐怕与洛府被灭之事多少有挂钩。

说不定今日就是事情的开端。

她又哪能是听话的主儿,悄摸着院子正厅常接待客人的会议正厅窗户旁而去。

“碰!”重重巴掌拍向桌面。

玉冠黑发微发福的中年男人猛然从木椅上站起:“洛明浩!别不知好歹,我不过是看往日相处上敬你一声大哥!”

男子的声音雄厚刹时间传遍整个院子。

“五弟,别说了,我是不会回去的。”

洛笙悄咪着伸出脑袋,她英俊爹爹对面坐着肥得流油的中年男子,棕色米黄色边长袍穿着在此人身上格外异常臃肿。

“谁在外头!”中年男子察觉到有人,扭头朝窗外看去。

凭着敏锐直觉她早先一步收回伸出窥探的脑袋。

她现在已是炼气期八阶,不说修仙界,但在凡人界有修为少之又少。

令她没想到的是此人居然是修仙者,还是修为比现在的她还要高的筑基期修士。

“宿主是否开启升级奖励—隐身收敛气息功能”

蓝色字符漂浮脑海,洛笙极快在内心道了声:“开启。”

“咯吱。”

关紧的木质大门被男人打开,左右望去不见任何人影。

洛笙小心翼翼侧身入了主厅内,找个干净的角落端坐,明目张胆的看着。

他见没人,怕被说学艺不精下了面子,关上房门对洛明浩嘲讽道:“没想到你沦落到这个地步,在蝼蚁界也会有不听命令的胆敢偷听的蚂蚁。”

“五弟消消气,我命了下人不许靠近正厅,许是看错了。”柳淑婉看了眼窗户没看到人和善道。

“谁是你五弟,你这女人可别乱攀亲戚。”

洛明磊看向洛明浩:“大哥你又是何必呢,为了区区女人逃婚,要是当初你和......”

“闭嘴!怎么对你长嫂说话,我做何事轮不到你这晚辈指指点点。”洛明浩宠妻如命,宠在心尖尖上的妻子,哪受得过当着面的被人辱骂,族内排行老五的弟弟也不可以。

洛明磊面色阴郁,散发威压席卷面前两位他口中的蝼蚁。

“不好,这男的好不要脸,居然对凡人之体的爹娘散发威压。”

洛笙神经紧绷,脸憋得通红,神识外放抵御筑基期初期修士部分威压。

即使是微小威压对于凡人来说都足以致命,练气期八阶修炼凭借神识比其同修士强大,抵御住大部分威压,小部分还是落在了洛明浩身上。

洛明浩面色难看紧握拳头,一字一句道:“你们又想怎样,当初自愿废除修为离开洛家,现在找回来就是想嘲笑我们夫妇二人?”

洛笙字里行间中听出了爹爹怒意滔天,已经被废修为意味着与修炼无缘,经脉断裂,心中悲哀。

“自愿废除?洛家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实话说,要不是族长年岁已高,非要见你,我们又何必兴师动众寻你。”

洛明磊又坐在木椅子上,两脚搭在木桌上手中折扇“刷”打开扇了扇蛮不在乎打量正厅。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