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一章坦荡鹅爷

发布时间:2022-05-15 09:41:15

“也没也没,鹅爷怎么可能会是小贼,这是救济天下苍生的大举进攻!”大鹅眼神坚定地大义凛然:“本美如冠玉、仪表堂堂、气宇气宇、才貌双全双全、震古烁金滴帅帅帅鹅怎么可能会是小贼!”“说了那么多,你叫什么,做为妖修现在总有个名字吧。”洛笙会觉得大鹅有趣的都忍问着。大鹅愣住,挠着鹅冠思索:“本鹅就是鹅爷啊,名字,名字是什么……?”。

>>>《携着系统重修仙》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坦荡鹅爷》精选

“没有没有,鹅爷怎么可能是小贼,这是救济天下苍生的大举!”大鹅眼神坚定大义凛然:“本美如冠玉、仪表堂堂、气宇轩昂、才貌双全、震古烁金滴帅帅帅鹅怎么可能是小贼!”

“说了那么多,你叫什么,作为妖修以前总有个名字吧。”洛笙觉得大鹅有趣忍不住问道。

大鹅愣住,挠着鹅冠思索:“本鹅就是鹅爷啊,名字,名字是什么……?”

鹅脑焦糊摇了摇头,打量眼前人类,按照身高样貌面前人类属于孩童时期,这个年龄的人类心思单纯脑袋不灵光最容易被骗了。

脑袋灵光一闪,小豆眼滴溜溜转。

它顺了顺背上毛发,昂头挺胸,叉着鹅腰霸气道:“喂小女娃子,既然你知道本鹅乃妖修他日必定重回巅峰,认俺鹅爷做大哥保你一生平安。”

“咔嚓咔嚓咔嚓—”拳头捏得咯吱作响。

练气期二阶气势攀登,给鹅强劲紧迫感,洛笙眯眼笑道:“认谁做什么?”

“大哥,您是我鹅爷大哥,您说什么是什么。”狗腿鹅雪白鹅毛倒立,黄颈嘴打颤,豆大汗珠滴落,俩桔黄爪子发软,扑通伏地。

“这么不经吓?”

要是妖修转世也不应该那么窝囊,练气期二阶的威压都能吓破胆,这鹅很奇怪啊。

“没有名字你就暂时跟着我,就叫你大鹅好了,一视同仁。”洛笙拍拍鹅头。

“要不要那么随便啊!”大鹅石化。

“那行,飞鹅、大鹅、白鹅、清蒸鹅肉、红烧鹅肉、油炸大鹅……”她说着说着,画风突变,肚子咕噜咕噜饿得作响:“你喜欢哪个名?”

为啥每个名字都离不开鹅字,还有后面的食材名称是什么情况!

难道鹅爷不好听吗?!

“鹅?”石化鹅双爪腾空又被洛笙抓着细脖,慢悠悠拎回木屋。

“求求求别吃鹅爷啊啊啊!”

想不到一世英名败在人类的奶娃娃身上。

鸡群、鹅群、鸭群毕竟不是冷血动物,洛笙前脚想去找点水果垫垫肚子,顺便抓了只兔子回来裹腹,下一刻就看到了公鸡指挥大部队溜入木屋执行拯救大鹅计划。

堂而皇之来救鹅罢了。

说是拯救,灵智不全,各种粪便木屋里面、周围到处都是,微微洁癖洛笙怒了,怒意蒸腾,不管是哪只鸡鸭鹅拉的,通通抓起来一阵毒打处理,惨叫声在木屋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

横“尸”遍野。

昏迷不醒的动物醒来时,闻到一阵阵肉香味儿。

洛笙悠闲坐在篝火前看着一地缓缓醒来的家禽淡淡道:“你们醒了,要不要来一口?”

肉香蔓延木屋周围弥漫鼻尖。

“大魔头又杀生啦!”公鸡刚醒来见到眼前一幕惊叫晕死了过去。

在它们眼里,女孩正坐在篝火边,眼睛通红无比血盆大嘴流淌血液可怕至极,嘴里还说着恐怖的话。

“大鹅,它怎么又晕了?”

大鹅疏松鹅骨,怂怂蹲在洛笙旁边:“你正在吃肉它们当然会害怕啊!”

“哦。”洛笙自顾自吃了起来:“饿了一下午了都,你要不要来一口?”

一众仇视的眼神看着大鹅,大家来救它,只有它还蹲坐在人类旁边。

“我知道你们已经开了灵智,但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我不是活菩萨说什么不会杀生的话,你们没有实力就是被屠宰的命运。”洛笙强喂一众刚开灵智动物毒鸡汤。

傻乎乎的家禽类灵兽没有修炼,被人类发现不过还是逃不了被吃的命运,万剑宗练气期弟子未辟谷期嘴馋儿的人吃的都是开了灵智的家禽,以防凡尘杂质堆积丹田。

灵脉灵气浓郁,动物生活在那里很容易就开了灵智。

它们生来被人类圈养,想反抗只有不断修炼改变自己的命运,成为妖修,修成正果,而不是依附他人。

公鸡举起翅膀指着大鹅:“鹅爷我们一起出生开了灵智,现在又要沦落成人类的口粮,你到底是站在哪里的!赶紧去攻击那个人类!”

大鹅略一迟疑,摇了摇头:“这个人类说的没错,你们开灵智全都是因为本鹅,就连在东岭山野兽聚集地带活下来,也是鹅爷没日没夜操劳谋计,俺也会有走的一天,你们总不能一辈子依靠着鹅爷。”

它想找到丧失记忆的部分,迟早都要离开东岭山另辟新路,总不能成群结队的带着鸡鸭鹅探寻未知秘密,有可能失去它们的性命,如果一直将光阴虚度安逸生活,内心隐隐不甘,心底不停告诉自己,这很重要一定要寻回。

“把你们一并带出来已经是……”

“没想到我们看错你了!我鸭姐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前年你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早被判定死亡,被农夫拖走丢掉,结果不仅复活了醒来整个鹅都不一样,肯定是妖怪附体!”一只母鸭子怒吼。

始作俑者笙边吃边围观。

动物大战一触即发。

两方指责,叽里呱啦叽里呱啦各种兽语,听得头大。

“好了,说完了?叽叽喳喳的,你们的小命还在我手上。”洛笙擦了擦嘴挑眉看了眼大鹅:“看来你鹅爷做好事最后结果也不一定是好的。”

“我决定留在这个人类身边了,我知道你们是关心鹅爷,这个人类没有那么坏,你们不要为我操劳。”大鹅低头,它想用缓兵之计救救这些伙伴。

“呸!说得好听,你要是走了我们就在这里活不下去了,都怪你把我们带出人类圈子!”一只鹅啐了一口怨怪起大鹅。

“对啊,要是还在农家牧场里,顿顿不是好吃好喝,还至于在这里喝湖水,成日担惊受怕野兽来袭。”鸭子赞同道。

公鸡小鸡嘴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它沉默了。

“原来,原来你们是这样看鹅爷的……”烟嗓音沙哑。

公鹅不甘示弱,随着族群一起骂道:“还以为自己是鹅长,叫你一声鹅爷就飞了,自作多情,谁要你施舍!”

大鹅背过身,月光洒落大地,阴影打在它瘦小鹅脸上,孤寂可怜,心里涌上苦涩,豆眼含泪欲哭,强忍憋着不想丢脸。

这群口粮太嚣张了。

洛笙起身被大鹅拦住,她看懂了大鹅的意思:“你这个时候还想着它们,你听听它们怎么说的。”

鹅爷耷拉小脑袋祈求道:“求您放了它们,我鹅爷侠肝义胆一生,愿意跟随您闯荡,从此再不欠它们一分一毫。”

洛笙叹了口气:“行吧。”她提着鸡鸭鹅脖颈一脚一个踢老远:“你们走吧,今儿我就看在大鹅的面子上不杀你们,赶紧滚,再来,明儿杀了垫肚子。”

凶狠的呲牙咧嘴吓到一群牲畜,撒腿就跑。

洛笙扭头看向大鹅时,它小眼里泪水止不住往下掉。

“滴答滴答滴答。”豆大泪珠一颗颗滴落地面,泪水向四处扩展,止不住的眼泪有形成小股溪流势头。

边哭边撕心裂肺嚷道:“呜~鹅爷好心救它们出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