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 / 2)

“你你你、你记住你过的话,我尤美丽一定会将此事禀明府主爷爷,哼,到时候当心你的命!”尤美丽马上就暴露出了她的毫无顾忌与心直口快,脸上因为玄木毫不犹豫的拒绝而顿时愤怒得乌云密布。

玄木马上反唇相讥地眯起眼睛不以为然道:“虽然波府深不可测,几乎能够号令青罗星,不过府主也不会不问青红皂白地责罚于我吧?否则,又与古魔余孽的残忍无道之行有什么区别?而通过你方才一番话我就晓得,你这种袒护古魔余孽的行为,绝对不会得到波府府主半分首肯的,只会给府主、给波府至高无上的威名大抹其黑,大为影响波府赫赫声名巍巍风范!哼,府主不仅不会褒奖你,反而会出手严惩你的!我奉劝你一句,若是聪明的,就趁早收手,否则一失足成千古恨,到时候被重惩可就不美了!”

很显然,若论耍嘴皮子,尤美丽根本不是玄木的对手!

就这么两三个回合,尤美丽就铩羽而归大败而回!

她气得花枝乱颤柳眉倒竖七窍生烟一时语噎!

不过玄木虽然嘴上战胜了尤美丽,暗地里却是开动机器地心思百转思绪万千——这尤美丽身份特殊,她既然能够拿出只有府主方能使用的府令,那就明,她眼下所大半是真,绝对绝对是与波府大有关联之人,而且是深受府主宠爱有加之晚辈!

否则,府主怎么会将身份象征的府令赠与她尤美丽?

就算不是赠与,是尤美丽暗中偷盗而来,那也能够旁证她尤美丽与波府府主大有关系,甚至都是经常接触的亲近之人,要不然又怎么能够将府令那般容易地偷窃到手呢?

不管从哪方面来谈,尤美丽此女,都是波府府主心目之中相当之人!

恐怕有谁一旦得罪了她,那他最终肯定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若有谁竟敢伤害了此女,府主很可能恼羞成怒大发雷霆的!

一个弄不好,甚而至于就因此会丢了脑袋!

玄木是老成精的修士,见过听过的类似情形多了去了!

故而瞬息之间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想了个七七八八,心中马上就计议已定!

不过正当他准备采取退兵策略的同时,一条信息却如闪电一般地破空劈进他的识海!

玄木马上一个踉跄地大惊失色,这这这、这该如何是好?

一时之间,玄木竟然心生寒气,眼冒金星!

以最为猛烈的方式劈斩进玄木识海的信息.自然出自紫琼庄庄主紫墨君之手.

信息的内容很简单.却足以掀起玄木心海的惊涛骇浪..

玄木.这尤美丽自自话.难道她是波府府主之孙女.那她就是了吗.

这冒名顶蘀的多了去了.在青罗星又不是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更可况.就算你见过真的龙首府令.那又如何.

只要修为到了一种境界.这赋令也不是没有可能造假的.

像我像五岳派赤霞子这种境界.就可以不必花费多少代价就能够炼制出来的.

所以.玄木.你就不必因为波府府主曾经救过你一命.而在心中准备放水高杰.以报答其救命之恩的.因为直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这尤美丽就是波府之人.

而且最为的是.就算她尤美丽真是波府府主的嫡亲孙女.那又能如何呢.

难道波府府主竟然敢冒下之大不韪地袒护古魔余孽为祸青罗星吗.

玄木.我紫琼庄庄主紫墨君在此严肃地命令你..

马上去斩杀古魔余孽高杰.不得有误.

否则“荡魂音”之密下尽知.

这一段信息.紫墨君根本就是采用最为暴烈的方式.渀若削金如泥的利剑一般.直接刺进玄木的识海的.

玄木马上就明白.紫墨君是在暗示他.绝对不可以对高杰手下留情.

否则.他.玄木.很可能会在今遭致紫墨君的辣手.

一个袒护古魔余孽之人.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除了魂飞魄散.还能有第二种选择吗.

更可况.他.紫墨君.已然舀整个仙剑门最为隐秘之事来要挟了.

一旦“荡魂音”之事公诸下同道.仙剑门还不是如古魔余孽一般地人人喊打.

那巍然屹立于青罗星修真界正派前列的赫赫声威、光辉形象岂不一下子就会轰然倒塌.

想不到紫琼庄庄主紫墨君心思竟然如此歹毒、算计竟然如此狠厉.

为达目的.不计后果.不问是非.不管道义.

只要对己有利.他紫墨君可以不择手段无所不为.

就算仙剑门心狠手辣.他紫琼庄庄主.恐怕更满手血腥.

玄木心中哀叹一声.不管为自己还是为门派.都得与紫墨君暂时联手.

不竭尽努力地灭掉高杰.从今往后恐怕他玄木以及仙剑门通通都不得安身了.

玄木如今身不由己.他确实想遵从尤美丽之言.放弃对高杰斩杀行动.以报波府府主的救命之恩.可如今深陷阴森诡计.只能按照紫墨君设定的计划走下去.

想到这儿.他.玄木.突然怀疑起来.自己与诸多门派的修士强者.是否齐齐不自觉地落进了紫墨君早就设定好的计划之中.这围剿五岳派高杰的计划.是不是也是紫墨君精心安排好的.而高杰.很可能根本就不是古魔余孽.而是紫墨君居心叵测的计划中的一个必需铲除的人物.

这这这、这紫墨君不是正道修真门派的中流砥柱吗.不是一言九鼎的巨擘吗.

难道、难道竟然是欺世盗名之辈.如果这一切都存在而不是假象的话.那么这紫墨君究竟在玩什么把戏.他究竟再下一盘什么性质的棋..

在这盘棋中.我仙剑门处于什么地位.

五岳派是不用的了.自然是首当其冲第一个需要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