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 / 2)

可是小妖孽高杰,却将他们四人一下子从至高无上的神坛之上貌似很轻松很容易地拉了下来,仅仅一招,就彻底粉碎了笼罩在他们身上的瑰丽神圣的光环,顿然之间让他们变得如同凡人一样地稀松平常!

这完全比连扇他们四大护法几十耳光还要更让人丢尽脸面丧失尊严!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只觉得胸中怒火上涌,他脑袋都要裂开了!

袁史马上直奔高杰一冲而去,裹挟着冲天杀机地在高杰身外八尺处站定,怒火奔涌,本欲开口痛骂高杰,却念及明有众人在场,暗有五岳派赤霞子存在,再者顾及紫琼庄威严与声誉,不得不硬生生地忍下了就要爆炸燃烧的怒气!

他深呼吸一口气,咬牙切齿地恨声道:“高杰,若是你自断一臂并说出如何为非作歹的真相,老夫可以让你选择一种直截了当的爽快死法,否则,你一定会后悔遇到我们紫琼庄四大护法!”

每一个字,都仿若从喉咙深处挤出来,每一个字,都赛比那尖锐无比的钢锥!

高杰哈哈一笑,相当不屑地瞥了袁史一眼,并马上伸出右手食指一弯一勾,极为轻蔑地大肆揶揄嘲弄道:“袁史袁史,原本就该死!老匹夫,既然你父母早就给你起上了这个自掘坟墓式的漂亮名字,那你还不马上就过来送死?!”

这一番话说出来,顿时令袁史眼神转动,杀机暴涨!

这小子居然拿老子名字说事?!从来没有人敢如此不逊!

袁史一下子就身躯僵硬,满脸怒火,脸庞通红如炭,浑身气得颤抖!

他死死地盯住高杰,一字一顿地道:“你!该!碎!尸!万!段!”

“还有剉骨扬灰对不对?”高杰脸上讨打似的马上堆满无良的笑容,愈加有力地激怒着袁史大声道,“一招打败紫琼庄外门四大护法之一的万宽,我高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紫琼庄外门四大护法皆是浪得虚名之辈,通通都是些土鸡瓦狗而已!”

同时地眉毛往上一挑,完全拿下巴去看待袁史!

好像这位紫琼庄四大护法真是阿猫阿狗一般的模样!

似乎非常了解高杰的心思一般,庞光首先心有灵犀地一晃脑袋很配合地远远叫道:“善哉善哉,高杰你真是好样的!别看这袁史是紫琼庄外门护法,但是我瞧他除了那一副傻大个身材尚算差强人意外,其神通修为并不比虚有其表的万宽好到哪里去!”

高傲马上非常会意地以一副欠揍的笑脸借口讽刺道:“这袁史结局还不与万宽一样吗?瞧瞧瞧,他正吹胡子瞪眼来着,其模样其心态完全与高手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谁都看得出来,这位袁史就是纸扎泥塑的东西,还不被高杰三下五除二地给一下子就端了?”

反正骂死人不偿命,背后有五岳派赤霞子这个大靠山,根本用不着担心自身安危,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帮上兄弟兼祖师赤霞子弟子高杰一把,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就是说说话儿,又不会伤筋动骨的,出出口恶气还不行吗?

再说都被人欺负到门上来了,不做点口头行动上的表示,那岂不太吃亏了?!

五岳派有庞光、高傲开了个头儿,马上众多弟子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似的,你一言我一语地纷纷声援起来:

“他们这些所谓的强者,原来就都是纸老虎,根本经不住高杰的一招轻打!”

“嘿嘿,别看紫琼庄外门四大护法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哪个不是银样蜡枪头的假男人?”

“嘿嘿,说我们五岳派开派祖师赤霞子的亲传弟子是古魔余孽,分明是眼红心热五岳派这修炼福地,故意找借口除去最能够发扬光大五岳派绝技的翘楚弟子,狼子野心有目共睹,我呸!呸呸呸!”

“还说是青罗星修真界最讲义气最讲人道最**度的门派,是些什么东西!我看,他们所行所为根本就同古魔余孽没有两样!今天我马鸣啸领教了,所谓的名门正派,所谓的修为强者,原来名就名在一个打不过就再来一个的车轮战,强就强在欺世盗名胡乱杀人无所不用其极!”

“哼,你晓得不?我们五岳派开派祖师为何将亲传弟子高杰逐出门墙?”

“那是为何?你别卖关子了,告诉我,小声点儿!”

“好吧好吧,看你那小样儿我就告诉你吧,原来呀这是祖师爷的一大计策!”

“一大计策?耶耶耶,怎么一大计策法啊?你说明白点儿,我头脑有点反应不过来!”

“说你笨,你还真笨,简直是笨到家了!难道你不晓得高杰已经得到了祖师赤霞子的真传?得到了真传就意味着什么?那就是高杰能够发挥出来的……”

“我马鸣啸就是再笨也想得到,高杰至少能够发挥出祖师**层神通,也就是说除非遭遇像紫琼庄庄主紫墨君那般的人物,高杰可能会落败,毕竟祖师赤霞子与紫墨君修为不相上下,不过若是对上在场其他人物,那根本就是切菜砍瓜的一般简单,难怪高杰一招制敌哩!”

“你终于聪明起来了!孺子可教也可教也!嘿嘿,祖师赤霞子真乃大智慧人物哦,就这么顺水推舟地将高杰逐出门墙,以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就一概与我们五岳派无关了!”

“高!高!真高!祖师真是一箭多雕,算无遗策哪!”

“那是!哼,祖师的修为智谋又岂是眼前这些最尖皮厚腹中空的人物可以比肩一二的!”

……

五岳派门人弟子,从来没有这个时候心里想的嘴上说的如此惊人一致,从来没有这个时候如此同仇敌忾,也从来没有这个时候众人心中都这么地以五岳派利益为重,完全彻底地抛弃了曾经的嫌隙恩怨!

高杰心中更是对这些同门充满了感激!

他心中非常明白,真实情形并非如此,他们这般说得有鼻子有眼,完全是为了混淆眼前这些超级高手视听,尽一切努力地为他高杰挣得一线生机!

尽管高杰也晓得这一线生机是那么渺茫,几乎都没有实现的一点点可能!

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后退的理由,更没有放弃的权利!

他只有去正视这必败的结局,去直面这恶毒的计谋!

能够拥有这些知情知义、为他殚精竭虑的兄弟!

纵然最后死了,哪怕灰飞烟灭,也值!

五岳派门人弟子在窃窃私语着。

说到最后声音尽管细如蚊蚋,但是却并未能逃过一干高手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