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1 / 2)

再次将神识波频率范围扩大,直到变化了近百次,方才将频率调到与白云完全一致。

而真实情形终于一露而出,神识波将获得的信息转换成影像几乎同步地传到高杰识海。

也就十分之一息的工夫,高杰终于看到,有五个身形诡异、衣衫各异的修士强者,正面目无情地隐现于白云之后,他们嘴唇翕动,似乎在交流着什么。

未等听到此五人交谈的内容,高杰暗中散放出去的神识不得不马上地一收而回。

因为这个时候,他听到了李啸展大声怒斥的声音。

“安静!安静!安静!”李啸展晓得五岳派再议论下去,就会对韩旭、对他极为的不利,其实他担心的并非眼前这些五岳派门人,他担心的只有两个人,一个就是眼前的高杰,另一个就是直到现在尚未出现的五岳派开派祖师赤霞子。

开玩笑,赤霞子的大名他李啸展早就如雷贯耳,紫琼庄庄主也即其父紫墨君一再提醒他,倘若赤霞子出现,须得小心应付,若确实功力深不可测,那就避其锋芒。

虽然我并非真正的李啸展,而是夺舍的古魔残魂,不过这个紫墨君既然如此提醒,五岳派赤霞子恐怕绝非一般修士强者那般容易对付的!

再说,查看李啸展识海内的信息,这个赤霞子的确有些神通,倒是要小心一二的。

李啸展心内想得如此之多,其实时间只不过一息也没有。

在五岳派众人安静下来之后。

李啸展这才将手一挥地说出了一番让众人颇为信服的话来。

李啸展说的究竟是什么话,居然让在场诸人频频点头心中暗自称是呢?

环视了面前众人一眼,尤其在庞光、马鸣啸脸上足足停留了两息的工夫。

待得在场五岳派众位门人弟子尽皆沉静下来,李啸展方才声音奇寒地道:“你们的怀疑也不无道理,但是这世上不合乎情理的事情多了去了,我想你们不会没有听过阴沟里翻船这句俗语吧?他高杰能够被修为远不如他的韩旭破除布置于修炼洞府的法阵,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然后话音迅速地拉高,目光同时变得利如寒刃地反问道:“以弱胜强的战例在青罗星上演的还少吗?他高杰不也一次次地上演了这种神话吗?难道只允许他高杰去战胜强者,却不承认韩旭有能力这么做吗?这岂不是强盗逻辑,难道不是吗?!哼,下面我再举出一个有力证据,看你们还怎么为高杰这个古魔余孽狡辩抵赖!到时候可别怪我紫琼庄四公子李啸展翻脸无情!”

李啸展话音一落,就直接冲紫琼庄外门护法之首的万宽一指地肃然道:“万护法,麻烦你出来解释并指认一下!”

众人听闻李啸展之言,齐齐将暮光移向走至李啸展身前的万宽,心里大都如此想到,我们这位高杰师祖,难道真的确如李啸展所言,是个不折不扣的古魔余孽吗?要不然,看他李啸展那架势那模样,怎么就这么自信满满运筹帷幄的呢?

就算高杰心中也在嘀咕,这个李啸展要么在骗人,要么就真的在施展什么以假乱真的法术来蒙蔽五岳派众人的视听!

“主人你要小心啊,这个万宽修为不下于三级金仙,而且全身气息隐而不发,就算泄露而出的一丝,也让老奴颇感诡异,其强横的攻击性恐怕非同小可!”环叔的声音在高杰心头蓦然响起。

“环叔放心,眼下我就算不用你交予我的方法,运用神识波已经能够比较清晰地甄别这紫琼庄外门四大护法的真正修为了!方才之所以不能准确判断,是我对神识波的认识与运用尚未全面、透彻与娴熟,如今通过不断变化神识波频率,倒是能够迅速地锁定对方,更能够分辨其修为、气息运作的线路、特点。”高杰未免除环叔的过分担心,即可将这段内容以信息的形式一下子输入环叔识海。

“那就恭喜主人了!不过老奴仍然要提醒主人,如今老奴可以随时出入神环,完全可以作为一支奇兵,给予对方出其不意的攻击,甚至可以起到出奇制胜的效果的!”环叔随时地补充道。

“我也有此打算,不过对方无论是明里还是暗里的,势力都很强大,不是单凭你我二人就能应付得了的,而且我隐隐发觉,隐藏于玉珠峰峰顶的五个老家伙,其神通尤为深不可测,绝对绝对堪比九级金仙的存在。所以,我打算一旦有机会就避其锋芒逃之夭夭的!”高杰面上声色不动地与环叔进行着信息交换。

“老奴也作此想,一切以主人马首是瞻!”环叔马上就闭口不言了。

紫琼庄外门护法万宽一走至高杰面前五尺开外,马上便稳如如磐石地站定,而又气定神闲地对着高杰一笑,同时双手蓦然伸出,五指伸屈之间嘴里大喝一声“还不出来更待何时”!

于是高杰识海竟然腾地出现了一阵刺痛,随即高杰大为震惊地发现,收藏于神环内的铜鉴,也就是韩旭曾经配合着窥灵术施展的铜鉴,竟然从他额头祖窍硬生生地被万宽双手一下子拉出,并一路放大地奔他摊开的手掌飙飞而去。

这这这、这究竟怎么回事?被我收藏在神环内的铜鉴竟然被万宽施展神通给取走了?

难道、难道韩旭临死前居然将自己的一丝魂魄寄付到了铜鉴内?

否则,这铜鉴怎么、怎么能够被万宽探囊取物一般地拿走?

不可能啊,神环即便不是王品神器,其神通强大罕匹,又岂是区区一个九级金仙所能操控的?这这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

不仅高杰震撼,就连看到此幕的五岳派众修也无不惊悚!

他们双目睁得铜铃一般,不少人脖子伸的老长地注视着这一切!

万宽待得铜鉴像一枚铜钱大小地落入了他的掌心,双目一瞪高杰,口内在大喝一声道:“玉简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