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1 / 2)

“他们可以回到神界,而且神界的修炼资源要远远超过青罗星,不过他们不敢回去,因为一旦回去了,就会被神界天道门发现,天道门会立即将这些曾经禁锢却逃脱的古妖、古魔残魂铲除殆尽的,而且是心神俱灭的那种!至于滞留于青罗星,其缘由肯定与这些大有关联啰!”

“那我高家万年的悲剧是不是也跟他们有着必然的关联呢?”

“主人傻了不是?古神与古妖、古魔本就是水火不容的,虽然古妖与古魔之间也有利害冲突,但是他们往往会为了各自利益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并无所不用其极地去共同对付古神!”

……

说来话长,其实也就电光火石的刹那。

李啸展马上对着站在距离五岳派众修不远处的各宗派掌门一稽首道:“今天,我代表紫琼庄将青罗星各派掌门请到这里,是有一个有关我们各派生死存亡、甚至青罗星安危的重大消息公布!这个消息就与五岳派内门弟子、赤霞子弟子,也就是高杰有莫大关系!”

李啸展稍停,脸色马上一场肃然而又政企凛然地伸手一指高杰,厉声责问道:“他,高杰,就是我们青罗星高层曾经追杀过的古魔余孽!”

五岳派众修一时大惊失色,眼珠子掉了一地,张开的嘴巴足以放下一个鸡蛋。

四周陷入了片刻的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这种寂静下一刻就被打破了!

“善哉善哉,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庞光伸开双臂将站在他前面的人一拨而开,箭步走至李啸展三尺而外,小眼睛睁得溜圆地大声怒喝。

李啸展对着分开众人走至他面前大声喝问的庞光冷然地一笑。

他声音奇寒无比地道:“念在我们曾经是同门,我不再计较你的不逊无礼!”

“庞光,四公子仁心宽厚,已经对你法外施恩,下不为例!”紫琼庄护法万宽侧脸对着庞光一瞪眼睛地厉声喝道,“否则……”

李啸展左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马上阻止道:“万宽叔叔,且慢责罚,否则倒叫青罗星清水国各门各派掌门以及精英前辈说我们紫琼庄以势压人以大欺小了,我李啸展可不愿这般落人口实!庞光,你说吧,我给你一个问责的机会!”

面对李啸展一放而出的强大灵魂威压,庞光对高杰一再示意他不可强行出头的眼神视若无睹,他颤抖着身子应答着李啸展,显得极为义正词严:“看来我庞光得尊称你一声紫琼庄四公子了!善哉善哉,李啸展四公子,请问,明知我庞光修为只是筑基而已,为何公子却拿出强大到足以让曾经的同门灵魂崩溃的地步?难道这也是大名鼎鼎、素以仁义服人的紫琼庄一贯所为吗?这不得不令我五岳派这个小小修士怀疑起四公子的光明正大,因为四公子所说所为严重失实更自相矛盾,不得不让我庞光产生道貌岸然的伪善之感,难道不是吗?”

话音方落,五岳派门人就尽皆交头接耳叽叽喳喳起来,喧哗之声愈来愈大。

高傲挺着胸膛两手一分人群地从后面走了出来,大声道:“我也感受到这让人窒息的灵魂威压了,请问这位紫琼庄四公子,你这不明摆着是说的比唱的好听吗?这叫我们如何相信你呢?”

马鸣啸、李艺伟、李智等人也是一一走出人群,异口同声地责问李啸展。

本来,李啸展是想用这种强势的方式让庞光知难而退。

在他看来,自己一旦抖出了紫琼庄四公子身份,拿出炼虚威压,再加上身旁四位修为深不可测的紫琼庄外门四大护法虎视眈眈,这小小的筑基弟子庞光肯定会选择驯服至少也会闭口不言的!

但是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庞光竟然如此不怕死地继续问责,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悲壮架势,这些非但让他紫琼庄四公子李啸展蒙羞,闹了一个不仁不义地下场,而且一个处理不当,就会更让紫琼庄的声誉在他四公子初次亮相的重要关口严重受损!

这是作为紫琼庄四公子的李啸展绝对绝对不能允许而且必须杜绝发生的!

虽然他李啸展如今的真正身份是从搜魂鉴内逃出的古魔残魂,只不过借用了紫琼庄四公子李啸展的肉身罢了,但是他毕竟是以李啸展身份出现的,而且在恢复了古魔记忆之后,他就马上明白,自己如今更不能直接地暴露自己真正身份,一旦如此,必然会遭致神界天道门那些神通广大的神人追杀,尤其像他这种并未完全能够恢复魂魄与神通的古魔而言,危险更大,将会面临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绝境!

他与逃出搜魂鉴的古妖通过秘法联系之后,晓得青罗星如今正被他一手掌控,除此信息而外,李啸展一无所知。

当然,李啸展绝对不会蠢到将自己的真正身份对古妖和盘托出!

毕竟他们之间的联合是面对天道门这个强大对手时的暂时合作,他们都晓得,在都以魂魄寄居别人肉身这个不利前提之下,古魔、古妖合则两利,离则两伤,只有暂时地捐弃前嫌,携手并进,方才有可能在青罗星将受损魂魄涵养到最佳状态,若是再找到一具像高杰这么完美的肉身,他们就完全可以顺利地飞升神界,而不用去在意天道门那些除魔除妖的对手了!

头脑中转过了如此多想法,李啸展原本冰冷的脸上顿然不屑地一笑:“面对古魔余孽,也怪我气愤得一时大意,居然忽略了收敛散发出来的灵压!庞光,你问吧!”

庞光面对着李啸展脸上那快要吃了人的笑容,毫无所惧地大声问道:“请问紫琼庄四公子,若说他高杰是古魔余孽,那又怎么瞒得过神通广大的祖师赤霞子呢?那么岂不是说我们五岳派曾经横扫青罗星修真界的赤霞子祖师眼光、修为太差,连古魔余孽也分不甚清?再说,即便高杰是古魔余孽,那他对青罗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我庞光与在场的众位五岳派门人,记得一个多月前,他高杰可是当众将处于生命危险中的几千修士拯救出来的!若他高杰真是古魔余孽,这又怎么解释?”

“是啊,我高傲以为,四公子必须拿出证据!其实就算拿出了证据,我也绝对绝对不会相信,高杰是古魔余孽!就算他是,至少我高傲绝对不会与他反目成仇,因为我的命是他救的,他可以随时拿去!更何况,请问四公子,你见过这么好心的古魔余孽吗?!”高傲看了高杰一眼,语气坚定地补充着说道。

马鸣啸听了二人之言连连点头,并与李智、李艺伟分别地击掌以示拥护。

五岳派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是如此想法,开玩笑,说高杰是古魔余孽,那将收高杰为弟子的赤霞子祖师爷置于何种位置?这不是明摆着打了赤霞子祖师爷的一个耳光吗?

这这这、这紫琼庄四公子李啸展,究竟打的什么算盘?

李啸展听了庞光、高傲的一番话,再看到五岳派众修的表情,心中气怒至极。

不过,他面上却仍然沉静如水地道:“好,马上我就会拿出充分的证据,看你们还有何话说!若是再执迷不悟,我李啸展绝对不会心慈手软,为了清水国青罗星修真界以及黎民百姓,说不得动用雷霆手段的,到时可不要怨我李啸展不讲情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