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1 / 2)

五岳派大殿顿然笼上了一层五彩光罩。

而此刻,大片大片的黑色云层,迅速地凝聚,其内雷光游走,轰隆之声回荡不绝。

直径数十里的巨大漩涡,就在五岳派上方五千米高空不断地旋转,发出噬人心神的威力。

一道雷霆从那巨大的漩涡内巨龙一般,咆哮着一降而下,嗖的落在了五岳派上方半空。

巨响回荡之中,这雷霆散开,化作无数细微的电光,在五岳派主峰附近游走,迅速凝聚成一股巨大的光剑,狠狠地砍向高杰。

高杰的身子蓦然一颤,双目露出五彩光芒。

无数的雷霆凝聚,再次降临一道,同样落在五岳派上方半空,使得五岳派大殿剧烈地摇晃,五指山也跟着震动起来,山峰边缘位置甚至还有大量的山岩崩溃成碎石,须臾地就化为了齑粉。

直勾勾地盯着头顶那巨大的黑色漩涡,高杰能清晰地感受到,这第一道、第二道、第三道甚至第四道雷霆,依靠着刚刚被五彩瑞光淬炼得赛逾金刚的肉身,自己就是不动用任何法宝,都是可以硬生生地承受得了的。

但是第五道以后呢?

他有一种直觉,不经过顽强地拼死搏斗,小命恐怕都难保。

高杰依然保持不动,极为谨慎地望着头顶上空环绕的黑色漩涡。

那里面的力量,他可以感受得到,正在慢慢地酝酿,正在愈来愈强霸。

“这便是神劫么……没想到小爷我高杰的修炼,居然可以引起神劫,想必老天爷也嫉妒我幸运又恐惧我将来的神通,于是再也控制不了地降下天威,妄图灭杀我以绝后患吧?”

高杰双目一瞪地眼露永不服输的奇寒之光。

“也好,这神劫越来越强,小爷索性就立即上前不再等待,去瞧瞧会不会被神劫活活劈死!哼,我倒是要和它斗斗,看到底鹿死谁手!”

高杰冷笑,盯着头顶那黑色漩涡!

他目中闪烁恨意与傲色,奔那巨大的黑色漩涡飞身而去。

环叔目光连闪,匆忙给高杰传去一道神念,提醒他道:“主人小心,此次神劫特别怪异,一旦有何不妥,老奴提醒主人,立即身退!另外,老奴告禀主人,此神劫中蕴含极为丰富的阳火灵气,收不收?”

“收,当然要收,尽一切可能地去收。”高杰答得毫不迟疑,“对了环叔,还有那些雷霆,可以收吗?”

环叔对着高杰朗声一笑,紧接着就换上肃然的表情。

他郑重其事地迅速给高杰传音:“这些雷霆,其实就是阳火灵气所化,主人收进神环第三层之后,将来可以将它凝成万千雷霆,随时调用。若是没有开启神环第三层,这是想也不用去想的事情!”

听了环叔的解释,高杰不再言语。

到这时他也说不清,遇到神劫是运气太糟还是运气太好。

不管怎样,高杰心中打定了主意,先收了蕴含在神劫之中的阳火灵气再说。

在冲向巨大的黑色漩涡之际。

高杰双目闪动,心中忽地闪过一道意念。

雷厉风行,想到就做,这是高杰行事的一贯风格。

他马上连续展开秘技瞬通,折向西南方向那五六千里之外的荒蛮之地。

他不想因为自己渡老天降下的神劫而殃及了五岳派。

至少要把带给五岳派的危害降至最低限度。

这是他所能做到,也一定能够做到的。

随着渡劫者愈来愈靠近蛮荒之地。

神劫重心也愈来愈跟着西移。

巨大的黑色漩涡仿若也会瞬通一般地如影随形。

它紧紧追着高杰死死地不放,仿若饿狼猛虎一般。

数十里黑色乌云凝成的漩涡,眨眼之间就笼罩了方圆千里的蛮荒陆地中心。

身在漩涡中心的高杰,忍受着全身深入骨髓的剧痛,竭尽所能地收取着阳火灵气。

一道又一道雷霆,临近高杰之时,都毫无例外地折返到他的额头,汇成一道若小指粗细、犹如实质的光柱,一闪即逝之下通通进入祖窍。

它们,大都被神环摄入其中,有极少一部分,对高杰产生了致命的摧残。

暴|强的雷霆,进入高杰**、筋脉、关窍,横扫着他的生机,毁灭着他的**。

高杰竭力运转着丹田处那个阳木灵气凝成的绿色元婴。

绿色元婴几乎同时地散发出强盛的木性生机。

滋润高杰不断受损的肌肤、筋骨、关窍。

雷霆毫不留情地摧残着高杰的肉身。

而绿色元婴则不断地修补着主人千疮百孔的身体。

如此循环往复地一边摧毁一边修复,达到了一种怪异奇特的动态平衡。

在生与死之间,在身体碎裂的痛苦与筋骨**愈来愈强健的快乐之间,高杰不断穿梭、腾跃、翻滚、搏击、长啸、暴喝。

仿佛被高杰激起了滔天的愤怒,云层越来越浓郁,大量云层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黑色漩涡旋转得更为剧烈蛮横,似乎要把高杰给硬生生地撕裂,恶狠狠地毁灭。

片刻后,又是数道雷霆裹挟着狂暴呼啸地降临。

一部分落在了蛮荒陆地上,蛮荒陆地再次剧烈地颤抖。

中心位置马上又有了碎裂,再次出现了一个深有数丈的巨坑。

一部分被高杰吸纳,一部分落上其身体,凶狠狂野地粉碎撕裂着他。

以高杰为中心的四周,马上腾起了一蓬人形的黑红两色的血雾,并迅速地扩大。

那是雷霆撕裂身体后由高杰体内爆出的鲜血弥漫而成。

不过没过上千分之一息工夫,这些血雾便陡然消失,被高杰丹田内木属性的元婴一下子一吸而尽,更重新转化成了滋润他高杰受创身体的勃勃生机。

※※※※※※※※※※※※※※※※※※※※※※※※※

万里之外,仙剑门太上护法本尊翁建伟,早就观察到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