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 / 2)

“太上护法,仙剑门万青峰拜请您现身。”青峰道人对着西南方,态度恭谨,神色庄严。

“老佛爷,弟子净空遭劫,请法身一现,拯救佛宗危难。”金佛双手合十,眼睛里金光忽隐忽现,闪闪烁烁。

半空中,倏地五彩祥云缭绕,一位面白如玉的中年道人飘然出现在云彩之中。

他双眸如星,散发出点点精光,身着白衫,宽袍大袖,随风猎猎作响。

他左手拿一拂尘,右手执一黑色的尺径圆鉴,对着虔诚地凝注自己的青峰道人,尽管轻言细语,却是散发出无上威严:“青峰,连这么一个元婴后期大圆满的孽障,都让你束手束脚,将来万剑门莫不要毁在你的手上?!”

刷地一下,青峰道人心跳铿然,脸色煞白。

他恭谨地站在师尊面前,嘴上唯唯诺诺,心中叫苦连连,不断发狠怒骂:

高杰,你这个兔崽子,你这个小煞星!

看你这次再怎么个神气活现!

你死定了!

在青峰道人的师门前辈太上护法出现的一刹。

西方倏地出现惊人异象。

那里先传来似有似无、若隐若现的梵唱。

梵唱如同天籁仙音,丝丝缕缕如温泉一般地滑过在场诸位高手的四肢百骸,直抵他们心灵深处。

倏忽之间,盘踞于众人心头的喧嚣暴戾,仿若被熨斗轻巧柔和地一抚而平。

紧接着,众人双眸同时看见,西部半空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金色原点,以那点为中心,出现一圈一圈的金色波纹,并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四周荡漾延伸开去。

一个巨大的佛陀虚影慢慢地凝实,瞬间就迅速缩小成正常人大小,宝相庄严地立于仙剑门太上护法对面,他法身魁岸,眉毛绀垂,颅骨圆耸,满脸笑容,似乎每个细胞都诉说着慈祥、平和、戏谑、洒脱。

此僧刚一现出法身,便对着太上护法道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顺口说道:“翁施主,我们不见经年,想来该有千余年了吧?火气不小啊,一见面就训斥最得意的关门弟子,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对小辈也不用这么严格嘛!”

“你这个臭和尚,说的比唱的好听,哼,慈悲戏谑外表,阴毒凶狠满腹。”太上护法满脸不屑,对着金佛口中的老佛爷一拂拂尘,冷然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曲平,你做的那些坏事我翁建伟可是一清二楚心中有数。”

老佛爷曲平脸上笑容更甚,迅速盘膝坐于强大佛气凝成的硕大云彩之上,合十的双手,右手一分,疾指仙剑门太上护法翁建伟,乐呵呵地道:“彼此彼此,翁施主,有些话还是别在小辈们面前乱说,免得被天下正道人士笑话,你以为然否?此番净空与青峰让我们现身的目的,不用我说,我想翁施主也该明白,这个高杰确实不易对付。”

翁建伟一抖拂尘,脸上布满冷意,接口说道:“不错,曲平,这个小子确实有些麻烦。单从他年岁不大便修炼到元婴后期这一点来看,没有一些逆天法宝断不会如此!何况,方才眨眼的工夫,他便一连收了十多位化神期高手,就连炼虚期的玉剑书生,在他手下拼了**元神,也没有走过三招!你那爱徒净空,虽说施展心禅佛光,却是敌不过傀儡禁,若不是小徒临危摆出捆仙困神阵,他的小命可要报销了!”

“呵呵呵,翁施主,不用这么刻薄嘛,这哪像大门大派的作风?”老佛爷曲平连声道着佛号,“阿弥陀佛,老衲这厢有礼了,先为小徒净空道个谢,感谢翁施主教导有方,**了这么一位出色的关门弟子。闲话少说吧,那个小煞星若是不除,青罗星正道人士就一天不得安宁。还是按照老规矩办……”

两人一阵神识交流。

“翁施主,小煞星身上未出现的逆天宝物归我,傀儡禁归你,怎么样?”

“臭和尚,傀儡禁归你,逆天宝物归我,否则,这桩交易,到此为止!”

“你总是那么贪心,翁施主,哪一次合作不是你拿大头我取小利?难道我真成了你的跟班不成?”

“臭和尚,我贪心?嘿嘿,假若没有我的帮忙出手,就凭你一个杀人越货的野和尚,能灭了浩天峰隐世不出的佛宗太上长老法印和尚曲平?能够得到他那神通广大的无边法力?能得到他的镇派绝技心禅佛光?哼,又怎能来一个桃僵李代偷梁换柱,以曲平太上长老的身份在佛宗高高在上呼风唤雨?哼,哼哼,别忘了你的身份!”

“善哉善哉,翁施主翁建伟大人,就按你说的去做吧,我也不过说说而已。”

……

没有人知道,一场瓜分交易就在神不知鬼不觉中迅速地结束。

仙剑门太上长老驾驭云头,左手拂尘向前一指,右手那只尺径方圆的黑色圆鉴便飞向正前方数里外,并以奇诡的速度迅速变大,一丈、两丈、十丈、百丈,千丈,最终那面巨大的黑色圆鉴就迅速地遮住了大半个天空,于是一大片仿佛漫无边际、幽蓝阴森的光芒出现。

而天空则如流动字幕一般出现了三个字“搜魂鉴”。

阴森幽蓝的光芒愈来愈盛,笼罩着千丈方圆的地方,在它普照范围之内,只要是隐藏之物无不显形现影,而且无所遁逃,若是修真者,其修为更是无法抑制地大幅度下降,直至原来的三层。

看来,高杰除非暴露神环的秘密,从此隐身环内再不跨出一步,否则,无论是天上人间,必遭人神追剿,直至形神俱灭。

幽蓝阴森的光芒之外,八人神态各异,心思各不相同。

四位炼虚期修士皆目露惊诧,心神剧震,对他们而言,能够见到仙剑门的太上护法,佛宗的太上长老,那是莫大的机缘,就跟得到一件宝器、一颗仙丹没有什么区别。

翁建伟驾临云头,不断运转搜魂鉴,凝目搜寻蓝光内的诸多物件,目光里闪过一丝丝贪婪与狠厉,心头升起一种天下尽在我股掌之中的狂傲。

冒名顶替的浩天峰佛宗老佛爷法印和尚曲平,慈祥戏谑的脸上波澜不惊,一副胜券在握的淡定,同时身上多出了一股若隐若现的阴沉之气。

佛宗太上长老金佛,他脸上现在满是幸灾乐祸的表情,浑身都迸发出得意忘形,和刚才慈眉善目的模样比较起来,几乎是判若两人。

青峰道人尚能保持平静,但是看向师尊太上长老翁建伟的眼神,却是充满了狂热。

幽蓝阴森的光芒中,突然出现一道人影,人影迅速凝实,并施施然漫步而行。

一袭蓝衫,随风轻飏,尺长黑发,滑过脸颊,八尺英挺身躯,随着蓝衫的飘动,皱褶之下,隐隐露出凹凸有致的健美线条,整个人风神如玉,气质高贵,然而浑身却散发出一种彻骨的冰寒,仿佛是从万古冰峰穿越而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