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1 / 2)

那人就躺在一个朝阳的山洞内。

洞内有灵泉,非常适合人的生活。

我见到他之时,他已经处于弥留之际。

当时我吓了一跳,呼吸也陡然急促了起来。

此人瘦骨嶙峋,身上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肌肉!

全身上下只剩下了一层超薄而透明的白色皮肤,晾在骨架之上!

眼睛深陷如两个深洞,嘴根本不能合拢,也是一个洞,只不过洞里散落着惨白的牙齿!

看我惊讶诧异的样子,此人给我传来了断断续续的话,声音极其微弱!

我看不到他的嘴唇在动,只看到嘴里的牙齿稍微移动着位置:“看来……还有一救,也许……道门仍在。这位道友,我左手上的是……藏宝阁,里面法宝不少,右手上……的是一枚玉简,它是一个空间,玄妙无数。以后,将两……者分开,藏宝阁放在……门派重地,玉简由你分身保存……也许如此就会碰上什么机缘,拯救你的门派,更可化解……青罗星的……灾难,还可以……还可以……”

他的声音消失了,而我却更加震惊了——

这位挣扎于死亡线上之人,至少存活了五六千年,他之所有能保持最后一缕灵力不散,根本就是依靠着强大的神通以及体内储蓄的法力勉强而痛苦地维持!

而维持的根本目的,便是为了等到一个人,交付这两样貌似普通却分外重要的东西!

尽管这希望是那么渺茫,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可是他依然忍受着几千年的折磨、痛苦,奢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实现的一丝可能!

我完全能够从他那断断续续、如风中游丝的声音里听出来。

我感觉这两样东西,不仅举世间珍贵罕匹,而且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让我震惊的,还有他那似乎无所不能的神通,即便与我相见仅仅一息,却是对我了如指掌,好像老朋友一般,字字句句都切中我的心思。

虽说我久经血腥,看透生死,尤其数千年修炼,更让我淡薄了七情六欲。

然而刚刚发生的一幕,还是掀起了我久违了的情感风暴。

这位无名高人在魂飞魄散的一刹,给我传来一道极其微弱的神念:“搜集青罗星的……混沌灵气……装在玉简第二区域的玉瓶之内……等待开启空间的有缘之人……”

终于,我再也感受不到他任何气息,只是看见他那白色透明的皮肤、全身雪白的骨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解、成灰、消散,似乎这个山洞从来就没有生命存在过的痕迹,里面只遗留了一枚指甲大小的玉简、一座鸽蛋大小的藏宝阁。

也许这位大神通者,来不及告知我更多的东西,或许他对我有很深的提防警戒之心,他如此做只是万不得已中的无奈做法,除此而外,别无选择。

我看得出来,假若再过片刻,即使没有人来,他也会立即形散神消的。

他浑身生机已然完全断绝,只不过靠着对渺茫希望的执着,才又坚持了须臾,存在了片刻。

不知什么原因,鬼使神差般的,一从那山洞出来后,我便开始疯狂地地收集起青罗星的混沌灵气,并将它一点点储藏于玉简第二区域中的玉瓶内,收集来的奇花异草、灵石灵泉则放置于玉简第一层,至于藏宝阁,就按照那位大神通者的建议,放在了五岳派重地,并派至少结丹期的长老守护。

我花了一年时间,进入第三区域,又花了两年时间,才勉强进入第四区域,而后边四个区域,无论怎么绞尽脑汁费尽心机,我一直都是不能进入。

由此我便猜测,能够进入后面所有区域的,仅仅拥有开启的修为与法诀还是远远不够的,还得是有缘之人,对于这个缘分,我也能猜想出个七七八八,大概与第二层玉瓶中的混沌灵气不无关系,或许与古神的身份也有点联系。

从此之后,我便让自己的一个分身去四处游历,仿佛大海捞针似地找寻着有缘之人,并时常深入绝阳谷,探究其中奥秘,打算竭尽所能地弄清五岳派高手到达元婴后期便遭遇劫难的真相,寻觅五六千年来青罗星未见修真高手顺利飞升仙界的真正原因。

不久之后便有所收获。

探险绝阳谷之时,我发现了火界的存在,并遇到了捆仙困神的诡异阵法。

可惜研究了无数岁月,到如今我也没有理出个头绪。

但是我知道,绝阳谷绝对隐藏着什么秘密,火界、捆仙困神阵,肯定是某个或者某些强者早就布置好了的,其作用如何,我始终未能研究、推演出来。

大约在五千五百年时,我对火界有了一些认识,发现它可能是一件仙器,甚至于是神器,专门吸收青罗星地心之火,而且五岳派五指峰所汇聚的天地灵气,很可能是青罗星这个修真星的灵气,这汇聚而来的灵气就是涵养火界这件仙器或者神器的。

但是我用了百年的时间去研究,却心惊胆颤甚至满腹怨怒地发现,这个火界就像妖魔一般,正在愈来愈往噬人、噬魂的方向发展,附近方圆数千里的凡人,每年之中总是有一些莫名其妙地死亡!

他们在死亡前的一刹,其魂魄都毫无例外地飞往绝阳谷火界存在的方向!

就是我们五岳派的弟子门人,只要修为还没有迈入凝气期三层以上,有时竟然也摆脱不了这种仿佛既定的悲惨命运!

我非常震惊,殚精竭虑,思考着对策。

经过了大约一年的辛苦钻研,我对火界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火界不仅靠着青罗星灵气的涵养,也依赖五岳派地底深处的阴|水灵气的滋润,更不拒绝锁妖阵内所有妖物的妖气的培育、凡人魂魄的催化。

我总有一种感觉,随着火界的愈来愈壮大,它会把青罗星上生活的所有生灵吞噬殆尽!

杰儿啊,在那一刻,你知道我有什么样的感觉吗?

我觉得我那位师傅,一再关照我守护的,不是绝阳谷,不是五岳派,不是我家人后代的平安,更不是青罗星平民的幸福,而是一个噩梦,是一场灾难,是生灵灭绝,是滔天罪过!

难道绝阳谷的火界,才是青罗星真正的灾难吗?!

五千三百年前,我找到了一种阻止它继续妖魔化下去的方法,那就是找到一个火属性的修真高手,封印进火界的时空之门,让他来控制火界,至少是阻止火界散发捕获生魂的诡异气息。

我的分身日夜散开神识,时刻注意火属性的修真者或是妖物。

千百度地寻找,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火属性大高手,早就修炼成人形、几乎要飞升妖界的妖物——蛇妖。

我邀请青罗星几位从不世出的大高手,联合围攻蛇妖。

可惜蛇妖修为高深,功法超绝,以我们几个人的力量,都不能将他活生生的捉取,只好退而求其次,用计谋牢牢地缠住他,再一步一步地将他慢慢引进绝阳谷的火界。

在进入火界之前,为防万一,我已经让五岳派三位修炼火属性功法的元婴后期高手,潜伏于火界入口处。

这个入口是我寻找了将近千年才发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