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 / 2)

武怀义激动得闭上了双眼,牙齿将嘴唇咬得流出血来,虽然高杰败局已定,但是他对这位年轻师祖坚韧的毅力、顽强的意志,钦佩之至,打心眼里地赞赏。

高傲紧抓住马鸣啸的左手,捏得马鸣啸龇牙咧嘴,痛苦不堪,他俩脸上同时露出浓烈的关怀之色,只恨修为太弱,根本不能为这位虽年轻却是铮铮铁骨的硬汉,帮上哪怕一点点的小忙。

夏雪心头猛地一阵剧痛,眼中忍不住露出莫名的忧伤。

她蓦地腾空而起,嗖,如同一道白亮的闪电,射向血海深处。

武怀义看着起身飞逝的夏雪,轻叹一声,心中似有所悟,却心痛得摇头不语。

“血影焚天!”

黑脸汉子大声呼喝,只见他浑身火红,如同一尊火神,离地三尺,夹着血影焚天那强横绝世的威力,旋转中爆发出强大的气势,而这些气势瞬息间转化成天地灵气,再几乎同时地凝成了一道直径丈余的红色圆柱,冲吞噬高杰的恐怖光球直指而去,为它提供源源不断的灵气元力。

巨口似乎通灵,裹挟着狂霸气势,第一次冲向高杰。

交错旋转的符咒一刹间狗仗人势,诡异地凝成凄艳凶残的利齿,发出快乐欢愉的尖啸。

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高杰一边张嘴大吼“你去死吧”,一边用右手向前迅速地一抛,一颗拇指大小的蓝晶晶的透明圆珠,快若惊鸿,迅如奔马,划出一道细亮耀眼的蓝色光芒,轰然钻进向他吞噬而来的百丈巨口内。

十丈之外的黑脸大汉,当然已经看到了高杰的垂死挣扎,冷冽地看着高杰,凝声道:“我说过,你被杀是我的使命,更是你无法更改的命运!高杰,此珠威力再大,恐怕也没有力量让你支持到最后甚或起死回生。或许一开始就施展,你还有一线生机,只是如今,你必死的命运已然注定!”

蓝色透明的圆珠,是高杰结义大哥蓝虎修炼几千年的一件极品妖器,在飞升之际留赠高杰作保命之用,保他脱离生命之虞三次。

高杰不知此珠是否真如蓝虎所言,威力无穷,能救他三次于生死存亡之中!

不过他心中却是无比肯定蓝虎绝对不会欺骗自己,如果出现意外,那也只能怪对方修为太高,神通恐怖,但是想来一个化神后期的修士,无论如何,总是难以与飞升期的妖虎比肩!

蓝色透明圆珠,一进入恐怖巨口,就爆发出耀眼的蓝色光彩,以无与伦比的穿透力,从各个角落各个部位,快若闪电地射出巨口。

而巨口在瞬间居然诡异地变成了蓝色,并在距离高杰一线距离之处,刷地停止不动。

盘旋在巨口四周由火属性阳火灵气凝成的符咒,再也禁不住蓝色圆珠骇人的爆破力量,嘎嘣嘎嘣,一息之间全部破碎成为蓝色的冰晶,再迅速汽化,成为无色无味的阳火灵气。

黑脸大汉脸色大变。

他怎么也想不到,高杰这个新出道的五岳派小修士,居然有飞升期妖物的极品妖器,而这件妖器又蕴含几乎无穷的阴|水灵气,这阴|水灵气又恰是自己这件火属性宝器的克星。

“你怎么拥有极品妖器?怎么可能?你不是正道门派五岳派弟子吗?怎么会拥有妖物的宝器?”黑脸大汉急促的声音里,充满了震惊。

一脸震怒的黑脸大汉,震惊之后立即平静下来。

他对着操控蓝色圆珠的高杰冷冷地道:“高杰,你不要得意,你所使用的毕竟只是一件妖物宝器,却并非原主人在此,效果自然大打了折扣,至于鹿死谁手那还得看下面一战,接我最后一击——飞虹炼魂吧!”

半空中的黑脸大汉,神态极为严肃。

他将双手紧扣胸前,连续结出手印法诀。

顿时一道道红色光芒大盛,将他牢牢地裹住。

随着他身体的飞快旋转,一道红色光柱飞向蓝色的巨口。

从半空中看去,仿佛架起了一座数丈长的虹桥,气势惊人,景象壮观!

天地间的阳火灵气,通过彩虹之桥,浩浩荡荡源源不断地冲向蓝色巨口!

巨口开始慢慢地泛红,并向高杰爆射而来数以万亿计的噬魂气息!

黑脸大汉在半空中旋转的速度则更快、更急、更加疯狂了!

高杰此刻在心中暗暗叫苦,他根本没有预料到,蓝虎赠予自己的蓝色圆珠,在爆发惊世骇俗的杀伤力的同时,需要大量地抽取自己体内蕴藏的阴|水灵气。

哗哗,哗哗,哗哗,他都能听见阴|水灵气从体内流出体外流向蓝色晶珠的可怕声音。

若不是在蓝虎修炼的洞窟内吸纳不少阴|水灵气,不用对面的黑脸大汉动手,自己恐怕就会因为阴|水灵气的过度抽取,而马上命丧黄泉、告别于世了!

即便如此,为了对抗巨口恐怖绝世的吞噬魂魄之力,他也只好无可奈何地竭力配合,主动给蓝色圆珠输送阴|水灵气,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今对高杰而言,已经势如骑虎!

神环内储藏的灵气用完了,用体内富余的灵气,体内富余的灵气用完了,抽取丹田那个阴|水灵气凝成的蓝色元婴的灵气。

蓝色元婴脸色愈来愈苍白,双眼愈来愈暗淡!

高杰感受到了一种来自死亡的巨大威胁!

这蓝色元婴是他修炼出的主婴。

从一开始进入五岳派起,高杰修炼时间最长、花费心力最多、炼化最成功的,便是阴|水灵气,蓝色元婴便由这种灵气凝结而成;另外两个元婴分别是白色元婴、红色元婴,由阳水灵气、阴火灵气凝结,都是附属元婴,之所以能够快速地修炼成功,主要源于蓝色元婴修炼之完美,凝结之上乘。

这就好比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一样,就如同有大神通者开拓了一条平坦、结实、漂亮的大道,后来人可以坐享其成,直接通过这条道路欣赏一路的风光一样。反过来说,如果前人所栽之树、所筑之路毁了,后来人还如何能够纳凉、如何能够轻松自由地去赏看那路旁风光?

如今,高杰丹田内主元婴已经精神萎靡,似乎正在踏上一条不归路。

可能因为消耗过于巨大,或者来自巨口的噬魂之力无法阻挡,高杰蓝色衣衫震碎,身体已经见血,在那张似乎能遮住半个天空的巨口吞噬下,身体剧烈摇晃,仿佛暴风雨中枝头狂舞的一片树叶,马上就要飘落。

噗嗤——

一口血箭射出高杰的胸腔,他的脸色则随之煞白。

看到这一情形的五岳派众位门人弟子,齐齐失声惊呼。

他们都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情,然而他们除了表达愤怒之外,又能做些什么?

只有李啸展嘴角的肌肉牵动了一下,那不是悲伤,那是幸灾乐祸,那是暗自窃喜!

高杰已经身负重伤,嘴角挂着往外蠕动的血迹,身体摇摇欲坠。

四周其余宗派之人,无论是明里暗里的,都在看着对决比拼之中的高杰,他们呈现出的表情尽管迥然相异,不过都隐含着幸灾乐祸的成分,而五岳派这边,更多的则是无尽的关怀、叹息、绝望和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