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1 / 2)

唐彪满脸怒色,对着高杰双目圆睁,大声斥责:“高杰,你以为胜了第一场就了不起了不是?放肆,跟我停下你荒唐的谬论,听掌门继续讲话,居功自傲,缺乏教养,没有礼数!”

“师叔,弟子高杰想问上一句,”高杰迅速一躬身,施了一礼地问道,“如果你站在我的位置上,凭着你那凝气期六层的修为,去与佛宗的心惠展开一战,有没有取胜的可能呢?”

就在高杰方欲张口再说下去的一刹,金一凡站了出来,大声说道:“唐彪师叔,请恕弟子直言,弟子深感高杰师弟所说不是一般正确,而是特别正确!”

“我也如此认为!我们五岳派所有弟子,都应该像高杰那样有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壮举!高杰,我李啸展支持你!为五岳派荣誉而战!为五岳派尊严而战!就算战死也绝不后悔!我李啸展做你的铁杆追随者!”

高杰怎么也想不到李啸展居然跟金一凡一样地站了出来,并站在了他的一边!

因为洞悉了金一凡就是九幽洞府暗藏五岳派的鹰犬,他这么做高杰晓得不安好心,就是为了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既打击了他高杰甚至会让五岳派分崩离析,又借五岳派之手严重削弱其余宗派的实力,最终为他九幽洞府一统青罗星铺平道路!

对李啸展高杰了解不多,也只有暂时把他视为忠诚五岳派的精英弟子了!

李啸展自然很清楚高杰的心理,眼角闪过一丝狡诈与阴险,暗道,高杰,你个丧门星小瘪三,你再也想不到站在你面前的绝对绝对已经不再是李啸展而是我韩旭了!

哼,我要笑着让你一步步地走向绝境!

我要笑着让你看到你所有的朋友爱人一个个地在你眼前是死去!

尤其是你所深爱的夏雪,还有那个你现在都不晓得自己已经爱上了的黑妞!

我要把她们占为己有!

我要让你痛不欲生后悔不已!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死又不能死!

我要让你哭,我要让你跪在我韩旭面前求我!

哼,你个兔崽子,走着瞧吧,你的好运走到头了!

但不管怎么说,高杰眼见有不少弟子站在自己一边,底气自然更足了!

于是他以更为肃然严厉的目光注视着唐彪脸上那密布的不善与恼怒,没有任何停顿,即刻补充道:“弟子也只是发表意见而已,师叔莫怪!你看,不是有金一凡、李啸展两位师也对掌门以及师叔你表示了反对意见了吗?现在呢我高杰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就是我心中怎么老是觉得师叔对弟子战胜佛宗心惠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并且没有丝毫的兴奋呢?难道说弟子战死了,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吗?师叔能够对弟子、对诸位师兄师姐解释一下其中的缘由吗?”

王天、高傲、夏雪、马鸣啸、乌冰雁、李啸展、金一凡等修为颇高的弟子,都抬首看向了唐彪,而且连净月长老、杨伟长老武怀义长老也将头转了过去,不少人疑惑的目光中,还有深藏着的不满甚至愤怒。

唐彪那张驴脸立马变得通红,刚要扬起颤抖的右手,却马上放下了,气得浑身哆嗦:“你……我……你你你、你太放肆了!”

楚山深陷的双眼半眯了起来,倒是两手一摊,一凝高杰,略显大度地沉声说道:“师弟,少说两句吧,高杰打断我的话,虽说无礼,却是好心。高杰,你继续说。”

“谢谢掌门宽容。”高杰再次躬身施礼,肃然道,“佛宗的心惠,其实至少是结丹大圆满的修为,但是对上我,第一招就用上杀招,第二招更是灭绝人性,即使结丹期弟子对上他,绝对会肉身溃灭,元神萎靡甚至消亡的。从大比武组委会的补充规定,以及由我和尹涛参与的比赛具体状况来分析,即使我们想保住小命,照目前形势来看,恐怕对手也绝不会让我们活着离开赛场的,或者只能成为一个残废后方能离开赛场!既然如此,弟子想,我们恐怕只剩下了一条路,那就是拼,拼可能是死,但是不拼,肯定必死或必残废无疑!”

楚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凝目注视高杰,有些疑惑地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对了,高杰,既然心惠修为那么高深,但是你却是筑基后期大圆满,为什么能够轻松地战胜强敌呢?”

高杰心中顿起疑窦,掌门楚山怎么避开问题实质,转换话题来了?

他心中虽是疑惑重重,但是再次躬身,王顾左右而言他地不答反问道:“难道掌门没有听说过五岳派开派祖师爷赤霞子的事么?”

“究竟怎么回事?”楚山心中大惊,忙问道,“难道这和赤霞子祖师爷有什么关系么?”

站在高杰身边的唐彪眉头略动了几下,眼底闪过一丝不易为人察觉的狠厉之色。

金一凡更是竖起耳朵,注目高杰,做倾听状。

李啸展那英俊绝伦的脸上,也是肌肉动了又动,似乎想问什么却什么也没有问出口。

其余门人弟子也是满脸激动,赤霞子可是他们心中崇拜的偶像级明星人物!

既然高杰提到了开派祖师,后面一定大有文章!

暗笑一声,高杰装傻装到底地说道:“在成为五岳派内门弟子前,我见过赤霞子祖师爷的大弟子几面,他给了我一些功法,并指点了我多次。问他名字,他说以后自然会知道,只是时机未到,暂时叫他无为老人。这一次,我就是用这位无为老人的法术打败小和尚心惠的。”

唐彪脱口而出:“简直是一派胡言!”

李啸展一听,嘴角抽动了数下,然后就再次平复了下来。

金一凡则心头巨震,这是真的吗?若真是如此,那那那……

而楚山却是心中一凛,面色连变,停了数息,脸上方恢复了平静。

他目光仿若两根锥子一般盯住高杰,再次问道:“你真见到这位祖师爷大弟子了?有什么凭证吗?”

高杰心中计议已定,神情严肃地答道:“掌门,赤霞子祖师爷大弟子曾经跟我说过,不得泄露他任何行踪,一旦泄露,便以他弟子身份出现,对五岳派掌门等人的意见、命令,如觉得不妥,非但可以不用遵守,还可以修正完善,而且如果五岳派一旦发生剧变,可直接参与其中。今天,正是五岳派多事之秋,我高杰便遵循师尊吩咐,直接参与五岳派内外事务了!”

“无稽之谈,怎么凭空冒出一个祖师爷赤霞子的大弟子来了?哼哼,他居然还是你的师傅?!那么,当初你拜我为师干什么?这根本就是在编故事,难道不是吗?”

唐彪怒发冲冠了。

“是不是编故事,你问问楚山掌门,赤霞子大弟子也就是我师尊,曾经给他传过几次话,而且吩咐他将一种功法由你唐彪转交给我。”高杰满脸冷漠,声色俱厉道,“跟我老实点,唐彪,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肚子里那点坏水,我一清二楚。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可以灭了你?不是我吓唬你,我师傅如今就在五岳派,我倒是不相信,如今,有谁能够翻得了天!想出卖五岳派的利益?不可能!那是妄想!”

说完,浑身立即放出一股王者的霸气,对着楚山道:“楚山掌门,你告诉他们,赤霞子确实有这么一个大弟子,他曾经给你传过话!”

楚山脸色一整,目露精光,一本正经地道:“他是让我传过话,而且他也的确自称是祖师爷赤霞子大弟子,但是谁又知道你说的那个无为老人是不是他呢?这个世界上,同名同姓之人多了去了!高杰,先不说你无礼,你说,我总不能凭你这么一句话,就信以为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