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2 / 2)

“放肆,你怎么连这么大绝密信息都说出来了?难道你不想活了吗?”

“不不不,师祖,徒孙一时高兴得口不择言了,请师祖恕罪啊!”

“好了好了!有消息传给我说,五岳派有一个叫做高杰的,是混灵根,据说夺得了内门弟子第一,有这回事吗?”

“师祖明鉴,确实有这回事情,而且据弟子调查,五岳派藏宝阁最最厉害的宝物,也已经被他所得!”

“哦?那你得想方设法地在暗中出手,死活不论,只要那件宝物!”

“徒孙省得!徒孙一定竭尽全力为师祖奔走效劳!只是、只是五岳派有个美女夏雪……”

“师祖知道,我答应你便是,一定将她炼制成极品炉鼎赠予你,如何?”

“谢谢师祖!徒孙为师祖甘愿赴汤蹈火!”

……

传音方一结束,金一凡就意得志满地哼起了流里流气的小调!

他以为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中,他以为自己已然稳操胜券!

却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个黄雀就是高杰!

高杰在洞府外布置的护罩其实就是故意为之!

金一凡神识刚刚悄悄潜入,他就几乎同时地洞悉于心了!

而待其神识一收而回,他便跟踪追击一般地紧猎其后,自然对金一凡修炼洞府内后来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了!

看来,一场大风暴真的就要来临了!

高杰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

……

三天后。

西峰。玉珠峰

此峰山前平地,方圆六十万丈,地面都铺着极为坚硬的大青石,因其地域宽广,兼有青石,故美其名曰青石广场。在五岳派来说,青石广场是最为宽阔、平整的一处所在。

尤其青石广场北部,紧靠玉珠峰前方,据说开派祖师曾运用大法力大神通,高高竖起一面高十五丈、宽三十丈的巨型石壁。

石壁纯白如玉,然而在早晨傍晚霞光映照之时,竟然会氤氲起薄薄的粉红灵气。缕缕丝丝的灵气缭绕中,石壁闪烁着淡淡的五彩光华,迸发出诗情画意、摄魂夺魄之美。

虽说此壁厚度只有一米,然而即使是凝气期的修士,只要能够运用灵力,便可以在上面书写文字、描画图案,神奇而巧妙。

理所当然地,这块大型神奇的石壁,被青罗星修真界好事者评为第一奇石。

有关参赛者的相关事宜、具体安排就在这面石壁上显现,前后二十天的大比武,若有什么变化,有谁晋级,都会有专人将信息在上随时更新,一看便知,十分醒目,极为方便。

此时,距离八点的大比武开幕式还有十分钟时间。

高杰稍吃了一些五岳派为所有参赛内门弟子特备的早餐,提前来到了青石广场。

一来到这广场,嗬,人倒是挺多的,散开神识这么一扫视,足足二百人,十分热闹。

五岳派所有外门弟子齐上阵,正穿梭在宽广的青石广场,端茶倒水,忙于俗事。看着四周,高杰发现三派二宗的位置分得极为明显,整个广场分成五方,分别搭起高大的帐篷,每派每宗占据一方,都布满了桌子椅子,桌子上放着果蔬点心,以便边吃边观摩、休憩。

三派二宗,除开五岳派,其余宗派之人高杰都不认识,更谈不上熟悉。所以,他也仅散开神识略微探查一番,便找到五岳派所在方位,不紧不慢地走进帐篷内。

帐篷内主座上坐着五人,中间为掌门楚山、楚山左首依次大师伯武怀义、小师叔也即高杰的原本师傅唐彪,右首两位估计也是师伯,高杰不认识。

高杰一进来,所有内门弟子都将目光凝住于他的身上。

王天递给高杰一个友好的眼色,夏雪冷冰冰的脸上,似乎又那么一些明媚。

金一凡则冷漠地半闭着眼睛,声色不动,高傲仰着头颅,若不是掌门与师伯们坐在主座,高杰心想,他那头颅怕不要翘到天上去。

高杰对诸位同门略微点点头,再迅速对着主座上的掌门、师傅以及众位师伯,躬身施了一礼:“高杰见过掌门、师叔、师伯。”

“哟呵,现在架子不小啊,连师傅都不放在眼里了!”一个威严而又冷厉的声音在高杰耳边炸响。

高杰抬头一看,脸上没有任何神色变化,声音自然也是冰冷刺骨:“哦,原来是唐彪师叔!师侄高杰实在想不到师叔也会说风凉话,不过高杰愚钝,师叔此话怎讲,能否解释一二?”

“怎讲?你还好意思问怎讲?我做过你的师傅吗?难道你都不记得了?哈哈,哈哈哈,见了师傅面,居然连招呼都不打了?我今天倒要请教一下,这世上还有这种忤逆不道的做法吗?”唐彪见高杰如此问,好像心中大怒地马上拍案而起。

“师叔,怎么能怪师侄呢?这根本就跟师侄没有任何关系!”高杰心如止水一般地不为所动,很是平和却愈加冰冷三分地解释道,“不错,师叔曾经做过我高杰的师傅,可是现在五岳派上下没有谁不晓得,我高杰被第一长老韩旭收为了亲传弟子!既然如此,我又怎么能够违逆现任师傅呢?我这不是讨骂吗我?我现任师傅的性格师叔又不是不知道,他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他决定下来的事情,有谁能够反抗一二的?再说若是反抗,又能反抗出一个什么样的漂亮结果来?”

高杰看到唐彪在自己说话过程中脸色一下子铁青起来。

他心中大乐,不过面上却是依旧如常,一如既往的冰冷四溢。

他稍微顿了一下,以似乎很诚恳的语调继续说道:“说实话,我高杰到如今都如此心平气和地与师叔说话,如果没有记着以前师叔对高杰的好处,我完全可以不予理睬的!我的师尊可是五岳派第一长老!而且我高杰,如今好歹也是五岳派内门弟子第一修士!”

“好好,真好,你现在长本事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不把师傅放在眼里了?居然拿你师傅拿你自身修为来压我唐彪一头?”唐彪似乎火了,咚的一下一拍桌子,厉声叱问道,“在内门弟子比试赛台上,你不是振振有词地讲什么永远的师兄永远的师傅永远的父母这类话的吗?难道我这个师傅就不永远了?难道我对你做出心怀叵测之事了?所以你冠冕堂皇的理论就屈从于你的师傅第一长老韩旭了?是不是?”

楚山、武怀义等人也点了点头地望向了高杰,看他究竟怎么解释。

一见此景出现,高杰马上明白特别兴师问罪的背后,定然大有玄机了!˿╄Ɛ(b;É我的超脑能建模˒ǒ6b;ÉᨬAb0;F⁚b2;ƐʐκȂ͇▅bb;஺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